張宇韶觀點:暗潮洶湧與網內互打─兩黨的權力鬥爭赤裸上演

2017-04-06 06:40

? 人氣

民進黨全面執政,權力鬥爭也暗潮洶湧?圖為直轄市長鄭文燦、陳菊、賴清德、林佳龍出席行政院會。(資料照/蘇仲泓攝)

民進黨全面執政,權力鬥爭也暗潮洶湧?圖為直轄市長鄭文燦、陳菊、賴清德、林佳龍出席行政院會。(資料照/蘇仲泓攝)

雖然2016年大選結果才剛決定台灣未來四年的權力格局:民進黨應該推動各項大政方針與改革兌現選前的政治承諾,奠定自己的執政優勢;國民黨則應該敗選中找回自己的核心價值與群眾基礎,並嘗試扮演好監督者功能。因此,在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前提上為下一次的大選做好準備,這才是穩定台灣政治的理性作為。

然而今年開春以來國民兩黨已經開啟了令人驚心動魄的權力鬥爭,讓許多人霧裡看花不知所云,媒體與政治評論者都在思考,兩個黨的權力爭鬥的所為何來?背後的政治邏輯又是什麼?直言之,兩黨都有自身的內在權力結構,但面臨的狀況有所不同,民進黨是有權力失衡的問題,國民黨則是陷入權力失靈的困境中。

民進黨的權力運作始終是建立派系共治與權力平衡兩項基礎上,不論過去的陳水扁或是蔡英文都扮演政治共主的角色,一方面維繫黨內的政治穩定與權力日常,對外則是能量的釋放者,藉以達到選票最大化的效果。2106年的選舉結果形式上讓民進黨取得全面執政的優勢,實質上也讓黨內的派系平衡的問題開始浮現,特別2014年九合一大選以來新潮流實質權力坐大後尤為明顯。

面對這個政治現實,迫使蔡英文必須以兼任黨主席的方式維持黨內的權力生態,並且透過任命林全擔任閣揆以及嫡系的穿針引線稀釋新系的政治能量。在這樣的人事格局下,至少保持了某種政治平衡。基本格局就是蔡英文-新系與非新系之間的博奕關係

然而隨著蔡英文保守的用人偏好,再加上林全啟用許多「老男藍」的內閣成員,這些新政務官對民進黨的政策理念與群眾基礎的理解有限,勢必陷入盲人摸象的困境;再加上總統府新貴甚不瞭解立法院的實際運作,使得政策議題難以推動浪費了席位的優勢。就在執政不力改革不彰的狀態下,導致蔡英文政府的民調直下滑。這使得小英必宣面對陳菊組閣的可能,但其組閣又牽動了新系與非新系在中央與地方的權力關係,如果再把未來2018年六都選舉的提名與派系利益嵌入其中,就構成了民進黨權力鬥爭的條件;在牽一髮動全身的考量下,都可能影響小英、黨內派系與實力派政治人物的政治利益。這可從高雄市長、新北市的初選爭議以及賴清德的動向得到解釋。

相較於民進黨桌面下的暗潮洶湧,國民黨則一改過去宮廷鬥爭劇情,一場由領先群與落後群所構成的「主席選舉大亂鬥」正上演中,其白熱化與激烈程度都超過往常,已經達到令人咋舌與費解的地步。

國民黨主席選舉亂象頻傳,現任黨主席洪秀柱(中)放任副主席陳鎮湘開砲,參選人潘維剛(左一)也號稱比郝龍斌(右二)更多拿下一都。左起為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潘維剛、吳敦義、洪秀柱、郝龍斌、詹啟賢。(資料照,顏麟宇、蘇仲泓、曾原信、盧逸峰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國民黨主席選舉亂象頻傳,現任黨主席洪秀柱(中)放任副主席陳鎮湘開砲,參選人潘維剛(左一)也號稱比郝龍斌(右二)更多拿下一都。左起為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潘維剛、吳敦義、洪秀柱、郝龍斌、詹啟賢。(資料照,顏麟宇、蘇仲泓、曾原信、盧逸峰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本來社會輿論對於主席選舉的期待,是建立在有意義的競爭與多人參選的條件上:希望透過理性的討論,將國民黨的核心價值、政治論述政策規劃甚至敗選責任的檢討說清楚,如此才有可能讓國民黨有振衰起蔽或度過寒冬的可能。顯然地,隨著選舉的失控與各種政治八卦化的效應,使得外界懷疑國民黨是否還能找回群眾的支持。

候選人之間的批評不僅赤裸且毫無保留,其這可從吳敦義與洪秀柱的交鋒文字與負面文宣看出端倪;代理人或發言人網內互打或是三方對戰時有所聞,先前是毛嘉慶批評郝龍斌,近期則是徐巧芯大戰蔡正元,國民黨過去所標榜的政治倫理與秩序蕩然無存;政爭或鬥爭的議題含括層面十分廣泛,從詹啟賢在2004年319陳水扁槍擊案中的角色、人頭黨員、排除資淺黨員競選黨代表、孫文學院討論馬英九的歷史功過,希望這些議題可讓對手一槍斃命.....風格恐怕連民進黨也感到自嘆不如,因為只有道德批判,沒有責任承擔,只有政治口水,沒有任何具體政治論述與政策主張,更談不上理念與價值的闡述。

一個在野黨的主席選舉何以如此劇烈?與民進黨高雄台南市長初選相較,因為選上又不保證握有任何入場券或是參賽資格。深入探討,這是國民黨長期「形式上團結」的官場文化產物,在執政的時候政治鬥爭都是以晦澀或是利益交換的方式進行,但面對敗選之後的重建,以及民進黨挾著「轉型正義」的各項咄咄逼人的政治操作,國民黨的政治人物與基層都有強烈的迫切趕與焦慮感,由於黨主席的又是在野時唯一的戰略位置,劇烈的政治鬥爭恐怕有其現實卻必然的邏輯,因為的確需要一個情緒的宣洩出口。其次,這是馬政府執政時期一連串政爭(例如馬王、換柱等)的延長賽,因此「一場結束所有戰爭的戰爭」的思維自然就油然而生了。

*東吳大學法律系兼任助理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