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請問賴清德市長:到底是誰不願意談?

2017-04-06 06:20

? 人氣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先前曾赴行政院抗議。(洪與成攝)

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先前曾赴行政院抗議。(洪與成攝)

4月2日,台南市長賴清德受邀演講時,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教授當場批評:「南鐵地下化在二月時被國際人權兩公約委員宣告嚴重違反人權。政府明明有一個不需要徵收老百姓土地的計畫,卻還是選擇了迫遷居民。三年前端午節時,賴市長跟秘書長到我家來,提到大埔案當做例子,你說『在台灣抗爭是不會成功的,看看大埔案,張家的人死了,房子也被拆了,你們還要繼續抗爭嗎?』」據報載,賴清德市長只回答「南鐵地下化是一個很長遠的工程,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明的,會再找時間安排面對面的對談,並說『只怕是你不願意見我』。」

奇怪,什麼叫做「只怕是你不願意見我」呢?數年來,南鐵居民極力要求的,不就是所有人都能夠面對面把話講清楚的「聽證」嗎?

 

 

2017-04-02-.賴清德出席《新新聞》30周年社慶系列「台灣的新十年」專題演講活動-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發言-蘇仲泓攝
賴清德出席《新新聞》30周年專題演講活動,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質疑其根本「罔顧人權」。(蘇仲泓攝)

賴清德市長既然知道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明白,為何在由他自己擔任主席的台南市都市計畫委會審查南鐵東移都市計畫時堅決不肯召開聽證,甚至以超時為藉口,將發言二十分鐘的陳致曉教授強行拖出會場,連尚未開口的徐世榮教授也遭池魚之殃?甚至,在台南市的都市計畫委員都已明白表示「最佳方案尚未出現」、「工程方面沒有足夠資料證明(鐵工局)沒有過度徵收疑慮」後,賴清德市長仍悍然宣佈台南市都委會通過呢?

到底是誰不願意談?

賴清德市長既然說他要找時間安排面對面的對談,為何連內政部都委會主席花敬群次長謊稱「具有聽證功能」的那場「擴大專案小組會議」,賴清德市長也不敢親自出席?擴大專案小組僅有逐字稿,而無交叉詰問的設計,當然欠缺聽證之效,但南鐵東移都市計畫在內政部審查一年多,賴清德市長從未在任何一次都委會中現身過。只怕,是賴清德市長不敢面對自救會居民吧!

每一次的公聽會、座談會和都委會的陳情時間,南鐵居民都視為和政府溝通的機會,儘管在進場人數和發言時間上遭政府百般阻撓,他們仍舊極力爭取進場發言。但每一次見面的機會、每一次可以和受迫遷戶溝通的時間,由賴清德市長率領的台南市政府團隊都僅以重複的官腔應付。從溝通互動座談會、工程技術論壇到都委會,沒有一次不是設下重重限制,沒有一次不是動用大批警察將會場與居民團團包圍。哪裡有要談的意思?

幾年來,賴清德市長不斷逃避聽證,他的「面對面」也只是藉由私底下的家訪,粗魯地闖入居民家中推銷照顧住宅。家訪前既沒有事先約時間,讓居民做好心理準備;家訪時也完全不理會住戶們只想留在原本生活圈居住的卑微請求,只是一味地宣傳照顧住宅多好、轉手可以賺多少錢、二十年後照顧住宅會有多繁榮。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曾當場直言:「二十年後我看不到,你看得到嗎?」讓賴清德市長啞口無言。

綜觀南鐵居民所求,許多人不過就是想要留在原本的生活環境之中而已。比起房屋的交換價值,他們更在乎的是將被徵收摧毀的居住紋理、生活脈絡和鄰里關係。只是長期將房屋商品化的台灣社會難以同理,將照顧住宅這項投資商品視為解決之道的賴清德市長更是無從理解。

(取自反台南鐵路東移臉書)
許多反南鐵東移的居民只是想生活在原先的土地上。(資料照,取自反台南鐵路東移臉書)

「人權難道是可以私下談的嗎?」一位堅決反對家訪的南鐵居民如此表示。南鐵地下化是公眾之事,到底有什麼不能在公眾監督之下、光明正大地談?

幾年來,每當居民講人權的時候,賴清德市長就顧左右而言他,導致雙方的對談完全無法聚焦。賴清德市長總是不斷地講工程、講城市發展、講交通壅塞,卻跳過這些問題和人權到底在什麼條件下互斥、什麼條件下則否的關鍵論證。賴清德市長不敢與自救會居民公開討論,卻一再對媒體放話,把幾十年來整座城市的規劃不當說成是南鐵居民的責任,把南鐵東移說成解決所有問題的萬靈丹,把人們對都市發展的期待全變成了政治語言,哪裡有理性討論的空間?

聽證是一個公開的平台。南鐵居民希望能讓公眾一同探究公共利益的本質,一同討論公共利益與人權的平衡點。而內政部和賴清德市長找盡了藉口,只為逃避聽證而已。

到底,是誰不願意談?

*作者是一群關心台南都市發展與人權的公民,我們是「南鐵居住正義青年小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