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中梵外長歷史性首會,台梵邦交不穩?

2020-02-20 17:00

? 人氣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右)在德國慕尼黑會見梵蒂岡外長蓋拉格(左)。(翻攝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右)在德國慕尼黑會見梵蒂岡外長蓋拉格(左)。(翻攝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七十年的冤家在情人節這天見面。二月十四日,教廷外交部長蓋拉格(Paul Gallagher)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德國的慕尼黑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周邊會面。打從中共在一九五一年以勾結「美帝」、「蔣匪」為名,驅逐教廷公使黎培里(Antonio Riberi)以來,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教廷最高層級的官方會晤。

教廷雪中送炭,外長會晤水到渠成

庚子年一開春,中國流年不利,與美國的貿易戰還沒結束,武漢肺炎一發不可收拾,經濟停滯、民心浮動。中國崛起後,每年參與慕尼黑安全會議,王毅今年不只要正面回擊美國的挑戰,也要為遏制疫情的舉措辯護。

武漢封城後,多國忙著搶口罩、限制輸出,中國也禁止口罩出口,梵蒂岡在短短幾天內湊齊七十萬個口罩送到中國。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多次為疫情所苦的人們祈禱,中國教會收治感染者,天主教的進德公益也募捐了六百萬元人民幣,明愛會(Caritas)則動員全球網絡伸出援手。許多國家視中國人為瘟疫之際,梵蒂岡的雪中送炭,北京是點滴在心頭,醞釀多時的會面終於水到渠成。

兩位外交部長的歷史性會晤,雙方的官媒馬上幫高調。梵蒂岡新聞網稱會談氣氛親切,強調「二○一八年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的重要性,重申繼續雙邊機構對話的願望。」疫情還在蔓延中,但教廷肯定中國「為戰勝病毒所做的努力」。新華社的報導上,王毅說:「在促使國際社會支持、與中國合作以客觀、理性與科學的態度對抗疫情上,相信梵蒂岡能發揮建設性的角色。」

主教任命協議讓中共首次承認梵蒂岡的存在、教宗是中國天主教徒的領袖後,官媒聲色俱厲批評「境外勢力」的論調慢慢放軟。帶著民族主義色彩的《環球時報》,圖文並茂報導教廷以超高效率送口罩到重災區的義行。

美國副總統彭斯(AP)
1月底美國副總統彭斯(圖)造訪梵蒂岡,並與教宗進行會晤。(AP)

教廷會在兩岸維持均衡?

梵、中外交部長第一次會面,台灣再度擔憂「邦交不穩」。幾位熟悉台、中、梵的專家接受記者訪問時都表示,蓋拉格與王毅的會晤主要是疫情嚴重,梵蒂岡正巧可以表達患難真情,以實際行動支持。

此外,為期兩年的主教任命協議將在今年九月到期,雙方也必須為接下來的協商暖身。「會晤的確是歷史性的,但由此推論要建交,跳躍太快了,時機尚未成熟。只能說目前雙方的關係還很好。」熟悉國際政治的台灣專家說。

全球首位專訪教宗方濟各談論中國的義大利記者郗仕(Francesco Sisci)也指出,這次會晤說明:「彼此對協議都是滿意的。雙方的對話一直是由外交部主導,當時協議也是由雙方的副外交部長簽署,進一步讓兩邊的外交部長會晤是自然而然的。」

但梵、中一互動,台灣就猶如驚弓之鳥,擔憂「被斷交」。「不只是梵蒂岡,北京目前也無意對台灣施加更大的壓力。」郗仕接著解釋:「這也不是零合賽局,可能是多贏的局面。梵蒂岡與中國的關係改善也有助於兩岸關係。即使這是兩碼子事,而且相當複雜,也正是如此複雜,在宗教之外,政治的意涵也很重大,教廷會想辦法維持均衡。」

天主教媒體《週報》(Settimanale)總編輯普瑞齊(Lorenzo Prezzi)也認為,教宗方濟各上任後致力於與北京對話,但不是很在意建交。「台灣一直相當憂心,可是從一九八○年代以來,教廷與許多國家簽訂了各種形式的外交協議。相信教廷也在思考,該以何種法律形式與台灣維持關係。」

教宗方濟各領導下的梵蒂岡被批評對中國認識不深。梵、中外長的歷史會晤前夕,香港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在美國領取了「魏京生中國民主鬥士獎」,也在紐約接受「生命網站」(Life Site)訪問,他說:「中共要的是完全的投降。」並抱怨教宗方濟各未曾嚴詞批評中國。值得注意的是,一年有上億人點閱的「生命網站」創辦人威司頓(John-Henry Westen)長期批評方濟各對離婚者、同性戀的包容態度,還要求教宗懺悔。

梵蒂岡靠近中國,美國攔不住

方濟各面臨美國保守派的激烈攻擊,甚至有主教批評他違背天主教的教義,要求他卸下教宗職務。美國副總統(Mike Pence)一月底晉見教宗時,也表達了對梵蒂岡與中國關係改善的憂慮。但全球最大強權美國也攔不住教廷往中國靠近,方濟各堅信對話是維持多邊關係、世界和平的關鍵。

教廷是政教合一的城國,教宗的子民在對手的地盤上。「梵蒂岡跟北京吵架的話,中國教徒的處境更艱難。如果有對話,至少有舒緩的空間。」米蘭天主教聖心大學教授喬凡尤里(Agostino Giovagnoli)說。

陳日君爭民主的硬頸精神令人敬佩,對中的強硬路線贏得不少掌聲,但他也不得不承認,現在很難與中國教徒直接聯繫,以免讓他們陷入險境。部分地下主教擔憂附和陳日君會招來麻煩,有的未必同意他的立場,多數選擇沉默不語。
籌集口罩送疫區的發起人之一,是在羅馬傳信修院擔任副院長的韓鐸神父,他便是來自早先教廷要求地下主教郭希錦讓位給地上主教的閩東教區。

主教任命協議續約有譜?

郭希錦委曲求全退讓,卻未能讓閩東教區地上與地下教會合一。批評者也指出,中國政府遲遲不承認郭希錦為主教,違背了協議。「可是我們不知道協議內容是什麼,很難說中國違約。」台灣專家說:「況且主教任命協議是針對新任命的主教,尚未觸及地下主教的處置。一些教區的壓迫是政治操作,超出了協議範圍。」

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將在今年九月到期,簽約以來只任命了兩位主教。台灣專家說:「這成績單看起來是有點少。」郗仕也認為,這個協議是勉強及格。普瑞齊則指出,協議剛簽訂時有所進展,但後來陷入停滯。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AP)
教宗方濟各想要訪問中國,無奈受武漢肺炎影響,目前未能成行。(AP)

在雙邊外交部長會晤後,續約已經有譜?台灣專家表示:「應該會在既有的基礎上檢討,然後續約,更樂觀的還有人認為,會轉成永久的正式合約。」由於之前任命的兩位主教是雙方已經對人選有默契,未來若要從頭摸索,或是教區情勢更加複雜,達成共識會更困難。

普瑞齊說:「北京有意維持協議,但中國諸事纏身,主教任命並非最急切的要務。」原本對梵、中關係樂觀解讀的郗仕態度也轉為謹慎,尤其武漢肺炎是預期外的巨大變數。

教宗想訪中,肺炎疫情作梗

教宗方濟各念茲在茲要訪問中國,會在疫情穩定後,以消災祈福之名成行?普瑞齊說:「如果教宗今天收到邀請函,明天就會出發。」關鍵在於中國的意願,以及需要多少時間安排。

雙方外交部長的會晤,讓彼此的關係稍稍加溫,郗仕說:「算是又跨出一小步,沒有退步,但前面依舊長路迢迢。」疫情讓北京罕見宣布推遲兩會,也沒有公布延期後的日期。「這表示北京不知道何時可以控制住疫情,眼前的混亂還解決不了,談續約和教宗訪問中國太遙遠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