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無前例!被「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標題惹毛 北京驅逐《華爾街日報》3名記者

2020-02-20 16:00

? 人氣

《華爾街日報》網站截圖,仍可見到這篇引發爭議批評的文章。

《華爾街日報》網站截圖,仍可見到這篇引發爭議批評的文章。

吊銷記者證,5天內收拾行李,滾出去。這是中國政府19日傳達給《華爾街日報》3名駐北京記者的訊息,自1989年以來,中國第一次同時驅逐同一新聞社的多名記者。北京當局稱,此決定是對《華爾街日報》2月3日一篇評論文章的回應,該報導稱中國為「亞洲真正的病夫」。

然而就在前一天,美國政府才剛宣布18日起將《新華社》等5家中國官媒列為「外國使團」,形同對代表中國政府傳聲筒的官方媒體開戰。有專家認為,《華爾街日報》(WSJ)恐怕是捲入美中日益擴大的衝突之中。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譴責道:「成熟、可問責的國家理解新聞自由應報導事實、發表評論。正確的回應方式是提出反對意見,而不是限制言論。」

因「亞洲病夫」標題,拿毫無瓜葛的3名記者開刀?

中國與外國媒體的關係一直以來都很糟。在過去的10年中,中國政府多次拒絕或推遲外籍記者簽證,以避免記者就特定敏感議題進行報導,例如,調查中國領導人資產,或報導新疆遭到鎮壓。

但是,北京19日的舉動被駐中國外國記者協會(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FCCC)稱為「史無前例」,「FCCC會員及在中國的同仁越來越常遭受北京當局騷擾、監視、恐嚇。驅逐這3位WSJ記者只是當局採取的最新、也是最令人震驚的措施。」

北京盯上WSJ在北京分社工作的3名記者──美籍的北京分社副社長李肇華(Josh Chin)、鄧超(Chao Deng)以及澳洲籍的溫友正(Philip Wen),但「亞洲病夫」爭議性標題,是由完全不同人寫稿、其他分社編輯的。

真正的作者是該報專欄作家、美國保守派外交學者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他在文中指責中國官方掩蓋疫情真相,防疫救援行動遲緩,糟糕表現使海內外喪失對中共的信心。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9日批評稱,這篇文章帶有種族歧視色彩、聳人聽聞的標題,違背客觀事實又違反職業道德,引起廣大中國民眾的憤慨和譴責。

耿爽稱,中方多次向WSJ提出嚴正交涉,要求「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公開正式道歉並查處相關責任人,同時保留對該報採取進一步措施的權利」,由於該報「迄今仍在推諉、搪塞,既未公開正式道歉,也未查處相關責任人」,「中方依法依規處理外國記者事務。對於發表種族歧視言論、惡意抹黑攻擊中國的媒體,中國人民不歡迎。」

早有前例!中國多次侵犯外籍記者新聞自由

上一次直接吊銷外國記者的記者證是在1998年。在那之後的幾年中,北京大部分時候選擇放任過期、不再核發,而不是撤銷。但無論舉措為何,中國政府多次主動證明,中國確實是一個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

2012年美國《彭博社》(Bloomberg News)報導習近平家人擁有數億美元的資產;《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家人生財有道;兩家媒體都遭到中國政府藉由簽發記者簽證的方式刁難或封殺。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被關押者大多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被關押者大多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專注中國人權議題的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前駐北京特派員陳嘉韻(Melissa Chan),因為中國拒發簽證,2012年被迫離開中國,成為中國14年來首位驅逐的外籍記者。2018年,報導中共當局嚴密監控新疆維吾爾人的美國網媒Buzzfeed中國分社社長李香梅(Megha Rajagopalan)則遭到中國外交部拒絕為她換發新簽證。

2019年,WSJ駐北京記者王春翰(Chun Han Wong)、溫友正合作撰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弟被澳洲當局監查〉調查報導,揭露習近平表弟齊明豪賭、洗錢的荒淫生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痛斥這「毫無根據」的「小道」消息「企圖抹黑中國」,王春翰的記者簽證到期後將不予更新。這是該報第一次在中國遭到這種懲罰。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陳嘉韻一同討論「數位時代的政治宣傳」。(蔡親傑攝)
「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陳嘉韻一同討論「數位時代的政治宣傳」。(蔡親傑攝)

鄧超還在武漢 WSJ誓言繼續寫中國報導

2020年,WSJ竟有3名記者遭驅趕,總編輯莫瑞(Matt Murray)回應指出,李肇華、鄧超、溫友正寫出了該報在中國的「最佳報導」,「作為奉獻自己和才華、致力於報導中國新聞的專家,他們發表的故事,以精確、謹慎,知識性和影響性著稱。即使是現在,鄧超還身在武漢,使自己暴露於潛在的疾病之中,講述有關冠狀病毒的故事。」

莫瑞說,WSJ不會受恐嚇而卻步:「我們將繼續寫有關中國的報導,沒有恐懼或偏心,沒有政治宣傳,只有真相。」

WSJ執行長路易斯(William Lewis)則深表遺憾。他強調,該報「新聞部門與評論部門之間完全沒有關聯」,評論版面定期刊登各種人士的觀點,「文章標題有所冒犯完全不是我們的本意」。

外媒評析:美中衝突升級、中國新聞自由緊縮

爭議文章作者米德的觀點不能代表整個WSJ,中共高層當然不可能不知道「評論」與「新聞」的差別,但是他們疲於對付新型冠狀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又要與川普(Donald Trump)政府抗衡,感到被國際圍攻,需要作出反擊。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分析,中國傳達了明顯的訊息,當局近一步壓縮新聞自由與輿論空間,此外「中共因為處理新冠病毒疫情的措施遭到廣泛批評,中共本身處於極端危險境地,因此似乎想趁此時煽動民族主義憤怒情緒。」

被安置在武漢體育館裡的武漢肺炎病患。(美聯社)
被安置在武漢體育館裡的武漢肺炎病患。(美聯社)

由於前一天,川普政府才祭出新規,限制中國透過官方媒體在美進行的政治宣傳、影響輿論。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學者白明(Jude Blanchette)告訴《華郵》:「這絕對是(美中衝突)升級。」白明說:「這裡還突顯了一個更大的問題。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關係日益脆弱、不斷變糟,因為它們越來越陷入以牙還牙、針鋒相對的惡性循環之中。」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則引述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中國媒體問題專家若普尼克瓦(Maria Repnikova)分析:「美國宣布舉措之後,中國也有所反應,顯示兩者之間有某種程度的互動。」她認為,「種族主義標題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起廣泛關注,正值敏感(疫情)危機階段,(對中共來說)這也是一個對國內、國際展現其強勢的機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