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恐怖組織魔掌卻落入另一個「監獄」!奈及利亞軍方把被綁孩童當恐怖嫌犯虐待

2019-09-16 12:00

? 人氣

奈及利亞軍方被指控把受害孩童當成恐怖嫌犯對待。(資料照,美聯社)

奈及利亞軍方被指控把受害孩童當成恐怖嫌犯對待。(資料照,美聯社)

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哈蘭」以非洲大國奈及利亞東北邊為根據地,歸順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後改稱「伊斯蘭國西非省」,該組之2014年4月綁走逾200名女學生,震驚全球。不過部分逃離博科哈蘭掌控區的孩童和年輕人,反而落入另一個「監獄」,美國《華盛頓郵報》揭露,這些人本是「戰亂受害人」,卻被當成「嫌犯」對待,不僅遭到毒打,還有被性侵的風險。

「博科哈蘭對我們還比較好」

「我為何要逃來這種地方?」18歲的法提瑪(Fatima)邊說邊落淚,她是被奈及利亞軍方近期關押的孩童與年輕人之一,曾在軍方拘留所內待了400天左右,且她與自己的嬰兒要和陌生人一起睡在地板,房間內更是蚊蟲到出飛,「博科哈蘭(Boko Haram)對我們還比較好」。被關在奈及利亞東北城市邁杜古里(Maiduguri)附近拘留所的7名10至18歲孩子稱,他們被禁止與外界聯絡。

這7名孩子告訴《華盛頓郵報》,他們都沒有與律師接洽,其中1名男孩被軍人毆打,1名女孩則說自己差點被士兵性侵,且被迫與家人分開,和不認識的人被關在一起,睡在地上的草蓆上,眼睜睜地看著其他人生病死去。人權觀察組織(HRW)9月10日發布報告指出,奈及利亞軍方把孩童視為博科哈蘭嫌犯,把他們關在環境惡劣的地方。

人權團體控軍方無證據就抓人

這份名為《「他們不知我是生是死」:奈及利亞東北邊關押博科哈蘭嫌犯的孩童軍方拘留所》(暫譯,‘They Didn’t Know if I Was Alive or Dead’: Military Detention of Children for Suspected Boko Haram Involvement in Northeast Nigeria)的報告多達50頁,直指軍方毫無證據就抓人關押,且環境條件極差,被關的孩童經常挨餓,在瘧疾肆虐的疫區,連蚊帳都沒有,還要共用開放的廁所。

「這些孩童都在安全地點,也有足夠的食物,並在釋放前側寫建檔和去極端化」,奈及利亞國防資訊代理主任恩瓦裘克烏(Onyema Nwachukwu)發布聲明表示,「孩童都有足夠的食物、衣物、醫療用品、禮拜處和家教,以及其他福利需求」,並稱自2013年起,至少有2200位孩童獲釋,他們被當成「戰亂受害者而非嫌犯」對待,但他未回應《華盛頓郵報》的採訪要求。

博科哈蘭、奈及利亞軍方都要躲

聯合國則稱,這段期間有超過3600名孩童被關在軍方拘留所。奈及利亞國防官員否認迫害、凌虐這些孩童的指控,強調博科哈蘭和其他激進組織愈來愈常利用小孩發動攻擊,因此要對來自激進組織控制區域的孩子進行觀察,以達到保護R和去極端化的目的。64歲的阿布都拉(Ahmed Abdullahi)說,2014年博科哈蘭入侵自己住的村子,當時2名兒子逃進樹林避難。

「他們不會想要離開樹林」,阿布都拉直言,「他們會成為博科哈蘭或奈及利亞軍方鎖定的對象」。法提瑪2018年夏季被轉送至邁杜古里一處拘留營,此前則在軍方拘留所關了15個月。她告訴《華盛頓郵報》,依然記得2014年某天前去姐姐居住的村莊途中,遭到持槍人士攻擊,被迫與1位戰士結婚,之後生下1名男嬰;16歲那年,她打赤腳帶著孩子逃離博科哈蘭據點。

兩年前遭博科哈蘭(Boko Haram)綁架的奈及利亞少女至今未歸,她們的母親承受莫大苦痛。(美聯社)
兩年前遭博科哈蘭(Boko Haram)綁架的奈及利亞少女至今未歸,她們的母親承受莫大苦痛。(美聯社)

不過法提瑪卻是落入另個「監獄」,「我每天都在祈禱能夠離開(軍方拘留所)」。14歲的葛古(Goggo)則說,她與家人藏在樹叢中,躲過博科哈蘭的攻擊,而當奈及利亞軍方趕到她的村莊時,卻指控她的父母是博科哈蘭成員,並毒打他們,那也是葛古最後一次見到爸媽。她表示,自己被關在軍方拘留所2年,約有200關在一個房間,室內的臭味讓她難以進食。

奈及利亞極端組織「博科哈蘭」開始利用孩童當人肉炸彈,行為令人髮指(AP)
奈及利亞極端組織「博科哈蘭」開始利用孩童當人肉炸彈,行為令人髮指(AP)

為求生加入博科哈蘭 逃跑反遭軍方關押

葛古還說,有天被1名士兵拉進另個房間,對方說要發生性關係,她尖叫引起其他士兵注意,才躲過被性侵的命運。15歲的格馬利(Gmarley)稱,自己的村莊2014年被博科哈蘭摧毀,博科哈蘭只給他2條路:加入他們,否則死路一條。為了活命,格馬利與博科哈蘭成員一起生活了3個月,期間學會如何製造炸彈,有天奈及利亞攻入博科哈蘭據點,他成功逃出,並跑回自己的村子。

「他們(奈及利亞軍人)拿槍指著我」,格馬利回想當時走進村子的畫面,「他們一直說我的父母是博科哈蘭成員」。18歲的馬拉姆(Mallam)則是與友人外出捕魚時,遇上博科哈蘭,同樣要他加入和死亡做抉擇。他們被帶進樹林,期間不斷被洗腦,「關於西方的一切都是邪惡的,消滅敵人是神的旨意」,之後給他和友人AK-47步槍,留在博科哈蘭營地。

奈及利亞民兵手持AK-47突擊步槍耀武揚威(AP)
奈及利亞民兵手持AK-47突擊步槍耀武揚威(AP)

馬拉姆告訴《華盛頓郵報》,他被迫與奈及利亞軍方交火,但都是閉上眼睛隨便亂射,因為若槍膛中留有1發子彈,他就死定了,這種生活持續了5年,最後與友人在黑夜中逃走,跑到距離最近的奈及利亞軍方地堡,但奈及利亞軍方拿槍痛打他們,他還被迫罰跪2天,至今已不記得被關押多久,「我內心已做了最壞打算,不論是獲釋或被殺我,我都無所謂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