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俞歡觀點:一場記者進不去的公聽會

2016-09-01 06:20

? 人氣

場內公聽會,場外如臨大敵?(尹俞歡攝)

場內公聽會,場外如臨大敵?(尹俞歡攝)

財政部19日為公眾知情權及公共政策討論做了最壞的示範。

前陣子財政部國產署悄悄發出公聽會的會議通知,公聽會的內容,是要檢討國產署在排除國有地佔用時是否有遵守國際人權兩公約的精神。從受邀的老師、人權團體口中得知公聽會一事,兩周前的周一我致電國產署、確認記者是否能參加公聽會。周三國產署回電,表示「公聽會沒有公告讓其他記者知道,如果只有你來,對其他記者不公平,」拒絕讓我參加。我回覆,很樂意國產署把訊息昭告天下,畢竟這麼重要的公聽會不能只有我知道。第一個理由被反駁,國產署接著又換了套說辭,指「有記者在、可能會讓參加會議的人發言有顧忌」,再次拒絕媒體參加,並強調公聽會後會發新聞稿,「你不去公聽會也沒關係。」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公聽會拒絕記者參加。公聽會當天我仍到了現場,看著大門緊閉、出入管制甚嚴的財政部,加上公聽會簽到單旁提醒「本次公聽會不開放媒體參加」的紙條,儼然一副擔心媒體會來「鬧場」的態勢,不禁覺得有些荒謬。後來多個受邀出席公聽會的人權團體在財政部門口開完記者會、要進入財政部時,發現媒體竟不能參加,因而當場「聲援」起包括我在內的記者,大喊「讓媒體進去」、「林全都開放直播了,你財政部比林全偉大嗎?」更有人直言「媒體進不來、那我也不進去了!」

名為「公聽會」卻拒絕開放媒體採訪。(尹俞歡攝)
名為「公聽會」卻拒絕開放媒體採訪。(尹俞歡攝)

記者勤快竟成被拒絕入場的理由

或許多人幫腔真的比較有效,又或許是擔心公聽會開不成無法交待,財政部最後終於同意放行,幾名記者在所有與會民間團體的庇蔭下跟著來到公聽會會場。諷刺的是,門口又有張大大的海報,寫著「『檢討國有土地清理活化及管理政策』公聽會未開放媒體採訪」。(真心感謝當時協助的人,記者沒做好自己的工作、沒能捍衛自己參與的權利,反倒還得讓你們在捍衛家園的同時多伸出一隻手來幫忙。)

會後主持會議的財政部政務次長莊翠雲快速離開公聽會現場,我追上前、表明今天原來被拒入場、未來財政部公聽會是否能保持開放?莊翠雲僅微笑不答、快速閃進電梯。

先不論你認為所謂「佔用」國有地的人居住權該不該被保障,但或許可以先想想記者最後沒有進去公聽會現場的後果:財政部在周五晚間發布以這場公聽會為主題的新聞稿,長達近3小時的公聽會、數10名專家、學者、民間團體的發言被簡化為464字,其中「部分專家學者及民間團體」的意見更只佔了兩句話:「會中部分專家學者及民間團體認為,政府應深入瞭解國有土地占用成因,區分類型,以不同方式與民眾溝通處理,而非一律以訴訟排除,造成民怨。」其餘則都是「財政部說明」、「財政部將進一步研議」。

財政部舉辦國有土地清理與管理制度公聽會,卻拒絕媒體入場。(尹俞歡攝)
財政部舉辦國有土地清理與管理制度公聽會,卻拒絕媒體入場。(尹俞歡攝)

並非財政部的回應或未來修法方向不重要,但這完全沒辦法讓當天沒到場的人知道更多。新聞稿不僅對當天到場陳情的基隆貴美雜貨店、瑞芳快樂山等個案的訴求及發言隻字未提,更重要的是一件事關人民遭迫遷、國有地追討爭議的議題,就這樣被簡化成幾行短短文字,而當天各種為何該或不該保障佔用者居住權、政府「追討」國有地時該有的磋商程序、甚至「追討」的國有地公益性必要性討論,全部付之闕如。

公聽會不開放,豈不成了「私聽會」?

討論國家如何在活化國有土地時保障居住權,本來就是公共議題,有社會討論的空間;而媒體的報導,不就是為了提供未能到場的人了解、參與討論的機會?更重要的是,這些國有土地的「追討」,事關台北市6千5百戶、全台4萬6千戶非正式住居居民,以及國有土地的「真正所有人」、也就是每一位國民。難道居民、甚至是國民沒有權力擁有一個好好了解這些爭議和討論的機會嗎?而所謂的「專業」,若沒辦法和不專業者溝通、相互了解,又怎麼可能讓人信服?

「公聽會」顧名思義就是公開聽取意見之會,對公眾揭露之會,這也是為什麼公聽會必須開放的道理。公聽會除了聽重點在「公」,不是「私聽會」、「秘聽會」,不是只徵集少數人意見,受邀與會是意見代表,他們的同樣要受更廣大的「公眾」檢驗,若有不足之處,才得以補足之。如果財政部拒絕對公眾揭露,那就召開秘密會議,不能以公聽會之名取寵。

據悉,這不是第一場財政部不對媒體公開的公聽會。而財政部拒絕媒體採訪、拒絕公眾討論,背後究竟是自恃高高在上、拒絕與社會溝通,還是只願躲將整件事留在暗處不被發現?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