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今天不讀書!明天當記者?

2016-09-01 06:0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提前與媒體歡慶記者節。(陳明仁攝)

蔡英文總統提前與媒體歡慶記者節。(陳明仁攝)

九月一日是記者節,台灣解嚴近30年,媒體市場如雨後春筍,百家爭鳴,新聞從業人員社會觀感每況愈下,坊間每以「今天不讀書,明天當記者」嘲諷媒體工作者是加工製造業,身為媒體人,內心百感交集,無限慨嘆!

媒體記者,秉春秋之筆,立讜言宏論,針砭時政,匡正弊端,影響力既深且鉅,夙有「無冕王」的美譽。

媒體傳遞新知,具有社會教化功能,英文稱新聞為「NEWS」,就新聞學而言,實際上涵蓋了North、East、West、South,東、西、南、北無遠弗屆的意味。

1987年台灣開放報禁,由於科技發達,資訊爆炸,歷經二十年春秋,媒體興衰起落,幾番人事更迭,回歸自由市場機制的結果,時至今日,台灣媒體經歷自然淘汰,所剩無幾,媒體記者面臨的下場是被迫減薪、資遣,甚至裁員,另謀出路。

長期以來,台灣的媒體弊端叢生,病態百出,各有立場,政治服務,公器私用,金權掛帥,不堪聞問。

殊不知,特種行業聘用媒體圍事者有之、少數不肖記者捲入恫嚇勒索新聞事件者有之、部份記者挾傳媒自重、騙吃拐幹者有之,凡此種種,冰山一隅,惡形惡狀,司空見慣,尤其甚者,所在多有,不足為奇。

照理說,正當良善的記者從事的是文化志業,傳遞新知,嘔心瀝血,貢獻所學,擁有與時俱進的社會脈動,絕非不學無數,劣質可惡的「文化流氓」可以相提並論。

殊不知,正因為媒體從業人員素質良莠不齊,每每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總令謹守本份、循規蹈矩,善盡職責的新聞同業痛心疾首,背了黑鍋,媒體形象毀於一旦。

受到自由市場機制衝擊,近年來,媒體記者為求保住飯碗,不得不配合報社業務行銷,報份推廣、置入專案、廣告招攬、人情公關,不一而足。

記者插科打諢,在外一條龍,虎虎生風,不可一世,回到報社,面對被壓得喘不過氣的業績評比,彷彿洩了氣的皮球,搖身一變成了毛毛虫,原本職司彰顯社會正義的記者,或許壓根兒也沒想過,被殺雞取卵的「無冕王」,有朝一日,竟然也會淪為失業勞工,被迫走上街頭,加入抗爭請願的行列。

媒體記者轉行並不容易?身無一技之長,僅憑兩片嘴皮子,光會寫稿、拍照,所幸藉採訪之便,熟識檯面上政商大老,記者轉職從事的工作包括:政客民代助理、政府機關新聞聯繫、民間單位公關企劃或發言人,又或者是乾脆自行創業。

這年頭,傳媒已非行方便之門的護身符,記者證也絕非是媒體工作的萬靈丹,媒體生存依靠的是閱聽率和廣告收益,時下有不少媒體從業人員,每天拿著記者證到處閒晃,報社無力支付固定薪資,記者收入來源仰賴的是單打獨鬥,光靠承攬廣告抽傭,車馬費支出猶恐不足,遑論糊口?媒體發行量少得可憐,影響力恰如螳螂撼樹,隔靴搔癢,時下這樣的媒體比比皆是,這樣的記者出入機關單位卻猶仍大搖大擺,故作姿態,真正是不求回饋,只求付出「幹爽的」,記者自我陶醉竟到如此這般地步,令人徒呼負負,可嘆復可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