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獨派大老如何成為蔡英文的施政困境

2016-09-01 06:30

? 人氣

獨派大老吳澧培30日接受訪問時批評林全內閣及外交部長李大維,震動蔡政府。(資料照片,余志偉攝)

獨派大老吳澧培30日接受訪問時批評林全內閣及外交部長李大維,震動蔡政府。(資料照片,余志偉攝)

政治影響親人友誼最嚴重的,應該是2004年的總統大選,那一次有無數個家庭、朋友、同事因為藍綠立場不同而爭執、甚而割袍斷義;我們從那次選舉學到的最大教訓是,即使立場不同仍應維持友誼、或至少文明的禮儀;十幾年後的今天,我們再次看到親人因為政治立場而絕裂,這次不只是在藍綠之間,而是在綠營中要再分出顏色。

獨派大老吳澧培因為不滿蔡政府任用國民黨時代裁培出來的人才李大維,憤而和擔任國安會祕書長的侄子吳釗燮絕交;然而,作為在台灣歷史上有代表性的家族,這並不是吳家第一次出現重大分歧。

吳澧培家族是台灣的縮影

吳澧培這一代的歧異,是時代的悲劇。1949年吳澧培的二哥吳澍培就讀台中一中一年級時,只因為參加讀書會遭當時的國防部保密局逮捕,並坐了12年的牢。吳澧培形容,吳澍培本來對共產主義雖抱好奇心,只是一知半解,但經過獄中12年的再教育,待他釋放出來時,已經徹頭徹尾成為一名信仰堅定的共產主義信徒。後來兩岸往來頻繁,吳澍培還以台灣代表的身分受邀參加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的慶典,並多次受邀為中國國慶的貴賓,在中國備受禮遇。吳澧培曾在自傳性的《一個堅持和無數巧合的人生》一書中,描繪這段歷程。

說來諷刺的是,吳家因為吳澍培的入獄,各自選擇不同的政治道路,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厭惡國民黨。但一統一獨,資本主義對上共產主義,各自有不同的信仰,吳澧培形容,「我們兄弟感情很好,但就是不能談政治」

但即使如此大的鴻溝,兄弟之間仍然是恩重義篤、尊重對方不同的信仰;相對的,這次對上同是綠營的晚輩吳釗燮,吳澧培卻祭出嚴厲的絕交處分,這也許有氣話的成分,但同樣是至親,卻出現一輕一重的分別,呈現的是另一種時代的困境。

吳澧培深責於吳釗燮的是,他在520前曾建議吳釗燮,包括外交部長、陸委會主委、國防部長等國安系統的人事,不宜由認同「九二共識」、「一中原則」的人來擔任,否則無法落實總統蔡英文「維持現狀」的政策。

所謂維持現狀,是由誰定義的現狀?

吳澧培之所以義憤,在於他並未要求蔡政府要任用台獨主張者,並未要求蔡政府推動台獨,他僅僅要求「維持現狀」,問題在於,何謂現狀?何謂維持現狀?事實上,這正是蔡英文和馬英九間最大的爭執。對主張九二共識的馬英九或蘇起而言,他們認為九二共識就是現況一中各表的描述,唯有九二共識才有維持現狀的可能。蔡英文不肯接受九二共識,但蔡英文在選前及選後都已公開承諾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她的現狀說和馬英九現狀說,其實差距已經不大。但在過去的政治惡鬥中,九二共識派已被貼上急統的標籤,民進黨宣傳久了就成為綠營深信不移的真實,等到總統蔡英文有意重用前朝大員,是否主張九二共識就成為諾大的原罪。

細小的差別,成為絕對的價值信仰

加拿大有名的公共知識分子伊格納齊夫(Michael Ignatieff)曾經引用佛洛伊德的理論「微小差異自戀癖」。他說:「正因為族群之間的差異很小,所以必須積極表現出來。兩個族群之間的差異愈是細微,兩邊愈會奮力把這種差異表現成絕對價值。」

台灣的困難其實不在統獨爭議,而在於當多數人都主張維持現狀,政黨的最大利益就是襲斷現狀的解釋權,並將對現狀詮釋的差異無限上綱,在這樣的差異化策略下,九二共識是促統,為九二共識建立基礎的中華民國主張也是統派,藍營當然也是統派,到最後非綠的都是「非我族類」,當然,分割不會到此為止,即使是正統的深綠陣營,也還是可以一直切割下去。

這正是蔡政府目前的困境,所謂的「老男藍」竟成為施政不順的代罪羔羊,然而這正是過去幾年來不斷切割化的後果,就如林肯曾說過的「分裂的房子無法站立」,台灣的景況再惡化,蔡英文要面臨的問題可能是,破碎的國家要如何治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