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關稅當武器、推行保護主義、破壞多邊體制……《外交事務》:就算民主黨上台,也難解除川普對全球貿易造成的傷害

2019-08-18 15:47

? 人氣

中美貿易戰: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G20大阪川習會(AP)

中美貿易戰: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G20大阪川習會(AP)

美國總統川普自競選期間,就不遺餘力地撻伐自由貿易,就任之後更不斷退出多邊貿易協定,以此威脅重新談判,美國期刊《外交事務》指出,川普開徵鋼鋁關稅、實行市場保護主義,都對美國經濟造成損害,同時失去原有的國際領導地位,還讓其他國家政府仿效,拿關稅當成貿易武器,不過美國主要目標是與中國「脫鉤」,而不論川普2020年是否連任,全球貿易模式已回不去了。

全球主義派出走 民族主義派主導政策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時期的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EA)國際貿易投資高級經濟學家鮑恩(Chad P. Bown),與美國貿易政策專家、達特茅斯學院教授厄文(Douglas A. Irwin)聯合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撰文指出,川普政府初期還有全球主義派人士科恩(Gary Cohn),試圖緩和川普為首的民族主義派退出貿易協定,以及祭出關稅。

不過科恩2018年中辭去白宮首席經濟顧問一職,美國貿易政策即由民族主義派主導,「川普對國際貿易與協商的想法過度扭曲,認為貿易是零和遊戲,不是輸就是贏,本末倒置把一次性協定看得比現存關係重要,且沉浸在把關稅當武器的世界,外交上仰賴邊緣主義,不斷祭出威脅讓情勢惡化」,而川普祭出的關稅更遠高於歷任前總統。

全球貿易戰風險升高,美國總統川普對進口鋼鋁製品課徵懲罰性關稅,中國業者也受到衝擊(AP)
全球貿易戰風險升高,美國總統川普對進口鋼鋁製品課徵懲罰性關稅,中國業者也受到衝擊(AP)

川普與俄羅斯沆瀣一氣 抨擊WTO制度

文章以加徵鋼鋁關稅為例,美國境內7成鋼鋁交易量的鋼鋁都來自美國,進口配額也很穩定,並未有進口激增的情況,而多數進口鋼鋁來自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德國及其他盟邦,自中國和俄羅斯進口的鋼鋁量極少。此外,美國鋼鋁業的工作機會驟減,主因是生產及進口技術被機器取代,「1980年代要花費10小時的人力生產1公噸鋼鋁,現在僅需要1小時人力」。

美國近來更與俄羅斯沆瀣一氣,抨擊世界貿易組織(WTO)運作75年的貿易體制影響國安,而川普政府極力拉抬鋼鋁業,甚至不惜祭出傷害自身經濟的措施:提升鋼鋁價格,以此向其他國家傳遞美國執行經濟民族主義(economic nationalism)。文章指出,川普政府的關稅政策讓國際社會看清美國對待盟邦的方式,警覺到美國願意放棄已建構起來的貿易模式。

2018年10月1日,加拿大與美國達成《美墨加協定》後,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面帶笑容。(AP)
2018年10月1日,加拿大與美國達成《美墨加協定》後,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面帶笑容。(AP)

不願簽協定 歐盟同意談判以拖待變

文章稱,川普施壓加拿大與墨西哥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目前仍躺在美國國會,因為美國國會一開始就不支持重談USMCA,並以此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但若美國國會最終未批准USMCA,加拿大和墨西哥會大感失望,因為加墨2國認為有必要通過USMCA,作為因應川普開徵關稅的措施。

日本、歐盟也相繼與川普政府展開貿易談判,為的就是拖延美國加徵貿易關稅,而日本願意簽署協定,但歐盟僅願意談判,無意簽訂協定,不僅是農業貿易衝突,還有川普在歐洲不受歡迎的考量在內,因此藉由談判來拖延時間,等待川普下台。此外,川普政府攻擊WTO已不只限於言語,還阻擋WTO上訴機構的法官任命,若2019年12月前未通過任命,WTO將無足夠法官審理貿易訴訟。

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11個會員8日在智利聖地牙哥簽署協定。(美聯社)
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11個會員國在智利聖地牙哥簽署協定。(美聯社)

美國換民主黨上台 也難解除對中關稅

文章直言,倘若現有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被破壞,新的全球貿易局勢將會由具歧視性的貿易集團支配,不僅增加商業成本、更難談出貿易協定,還會鼓勵進行貿易報復。該文表示,儘管傳統派自由貿易學者也不同意容忍中國傾銷便宜貨的行為,但川普政府的回應方式並不對,而是應與傳統盟邦聯手對中國提出訴訟,交由WTO裁定,或是攜手進行制裁,施壓中國。

美國2017年正式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後,剩餘的11個成員國談成《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而鮑恩與厄文在文章中強調,美國應尋求加入CPTPP,因為中國不喜歡CPTPP,此協定對美國有利,若美國能夠加入,就能施壓中國進行貿易制度改革。文章稱,若川普2020年沒有勝選,新的美國政府有機會挽救貿易政策,但解除對中國的關稅卻相當難。

文章直言,就算換成民主黨上台,也不太願意解除對中國的關稅,因為美國聯邦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就支持川普對中國祭出關稅,而舒默10年前曾提案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開徵額度比川普的關稅額度還要高。此外,中國打壓新疆維吾爾人引發的人權危機,也會促使民主黨對抗中國,甚至會讓貿易協商愈談分歧愈大。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