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潰敗了,「聖戰士的孩子」能回家嗎?7000名兒童人球滯留各國難民營

2019-08-17 13:00

? 人氣

將近7千名兒童被困在敘利亞哈爾難民營,他們的父母都曾是IS成員。(AP)

將近7千名兒童被困在敘利亞哈爾難民營,他們的父母都曾是IS成員。(AP)

今年年初,惡名昭彰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宣告潰敗,倖存成員淪為難民。但是也有至少7000名無辜兒童,因為父母當年投奔伊斯蘭國,不僅從小在暴力環境長大,如今也被困在敘利亞難民營,苦苦等待歐洲國家收留。

「聖戰士的孩子」想回國 只能父母雙亡

《紐約時報》(NYT)報導,比利時與法國6月時從敘利亞接收了18名兒童,他們的父母是歐洲公民,但都曾加入伊斯蘭國(IS)。輿論因此質疑,歐洲國家是否該冒著「極端思想擴散」的風險,收留「聖戰士的孩子」?

《紐時》指出,這18個孩子只是少數幸運兒,比利時與法國目前只願意收留「父母雙亡」的孤兒。如果孩子是被雙親其中一位帶去投奔IS,但另一位雙親從未離開歐洲,也有機會獲准遣返回國。

敘利亞哈爾難民營收容7萬餘人,超過1萬人是前IS成員和其家屬。(AP)
敘利亞哈爾難民營收容7萬餘人,超過1萬人是前IS成員和其家屬。(AP)

聯合國統計,IS從崛起到潰敗之間,約有4.1萬人從世界110個國家而來,自願效忠IS的願景。其中約1/3來自歐洲國家,包括改宗伊斯蘭教的歐洲白人。少數「聖戰士」帶著孩子遠道而來,多數則是在當地結婚、生子。

兒童受困髒亂難民營 也要與受害人共處

2019年初,IS最後一塊領土被庫德族武裝組織和美國等軍隊拿下,上萬名倖存IS成員四散奔逃,部分冒著被逮捕的風險逃回母國,其餘則是投靠難民營。

跨國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統計,位於敘利亞東北部、敘伊境內最大的哈爾(Al-Hawl)難民營收容的7萬人中,至少1.1萬難民是前IS成員和其家屬,包括7000名兒童,絕大部分不到12歲。

暴增的難民人數,也讓難民營的生活條件愈來愈糟。國際人道救援組織日前警告,哈爾難民營衛生狀況極差,糧食、藥品和乾淨飲用水都嚴重短缺。世界衛生組織(WHO)1月統計,近30位兒童抵達哈爾之後不久就生病死去。

敘利亞哈爾難民營收容7萬餘人,環境髒亂、物資奇缺。(AP)
敘利亞哈爾難民營收容7萬餘人,環境髒亂、物資奇缺。(AP)

更糟的是,難民營裡不只住了前IS成員,還有更多敘利亞與伊拉克平民,他們曾在IS暴政下遭到虐待、屠殺而流離失所。可想而知,這兩群難民彼此仇視,經常發生鬥毆和爭執事件。營區管理人員不得不將他們安置在不同區域。

後悔已來不及?母國不願接收

來自美國阿拉巴馬州、24歲的穆薩娜(Hoda Muthana),19歲就受到吸引加入IS,還曾在推特揚言「要讓美國人濺血」。穆薩娜在IS先後嫁給3任丈夫,生下一個兒子。但經歷逃亡和艱困的難民生活後,她流露深深懊悔,表示自己犯了大錯。「我想回美國,永遠不會回到中東。美國可以拿走我的護照,我不介意。」

然而,歐洲人權組織「兒童焦點」(Child Focus)執行長德保(Heidi De Pauw)說,很難替這些孩子帶來希望。

面對「聖戰士與他們的孩子」遣返案,多數國家可說是不情不願。曾加入IS的年輕人再怎麼努力證明「改邪歸正」,仍被歐洲大眾視為潛在威脅,連不到學齡的孩子也無法避免。法國2月份民調顯示,約2/3民眾反對接收這些孩子。

「他們被當成威脅、高風險分子,兒童也包括在內,」華盛頓「中東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研究員李斯特(Charles Lister)說。

遣返步調慢 孩子成口水戰焦點

在法國,政府堅持一宗一宗案件慢慢審核,目前不到100位兒童獲准回國,還有約400位留在敘利亞。德國同樣只接收兒童,目前接收了15位孩子,還有約300位留在難民營。英國早已註銷了前IS成員的國籍,他們的孩子也無法回去。

「孩子絕不能因為父母的罪行受到懲罰,」比利時司法部長吉恩斯(Koen Geens)在2018年12月說。

伊斯蘭國潰散後,聖戰母親與子女無法回家(AP)
伊斯蘭國潰散後,聖戰母親與子女無法回家(AP)

不過,比利時政府似乎不同意他的觀點,該國2月份才針對2名前IS成員遣返案提出上訴,兩位當事人都有孩子。2012年以來,比利時共接回25位孩子,仍有162位留在海外。比利時願意接收10歲以下兒童,但10歲以上依個別狀況審查。

即使步調如此緩慢,「聖戰士的孩子」仍成為政治口水戰焦點。前比利時移民部長、極右民粹政黨「佛萊明利益黨」(Vlaams Belang)議員佛蘭肯(Theo Francken)也批評,現在接收部分孩子,未來就可能全部帶回來。

他在推特說:「不行、不要、不可以!他們的爸媽都已經不是本國公民了!」

難民營當地的庫德族政府則說,他們不想拆散家庭,更不想接收「失去國家」的前IS份子。目前只有少數穆斯林國家如哈薩克、科索沃已經將該國公民全部接回去;土耳其、俄羅斯也接回了不少兒童,但大多數也是孤兒。

拖愈久代價愈高昂

布魯塞爾智庫「埃格蒙特研究所」(Egmont Institute)研究員雷納德(Thomas Renard)指出,無論對當事人或從旁協助的社工而言,所有遣返案件都令人心力交瘁。

國際紅十字會(ICRC)近東與中東分部負責人卡本尼(Fabrizio Carboni)痛心呼籲,不能把兒童長久留在極端糟糕的環境和仇恨氛圍之中。

卡本尼說,這些國家當然需要付出一些成本(接收孩子),但他必須強調,各國政府拖延得愈久,要付出的代價「可能更高昂」。

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分崩離析,困於敘利亞東部的兒童坐上貨車,被疏散到他處。(AP)
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分崩離析,困於敘利亞東部的兒童坐上貨車,被疏散到他處。(AP)

比利時也派出醫療小組成立臨時診所,為比利時公民的孩子提供醫療救助。比國兒權代表德沃斯(Bernard De Vos)說,6名回到比利時的孩子已經接受心理評估,他們都沒有極端傾向,也已送往兒科醫院或寄養家庭接受照顧。

「我們的措施準備完善,相信可以幫助這些孩子,」德沃斯說。

誰是自願、誰是被迫?

比國醫護小組指出,部分女性加入IS不久就開始感到後悔。但也有不少人仍深信極端思想,甚至也參與過惡行。IS還針對年幼成員灌輸極端思想,訓練他們成為殺人如麻的戰士。2015年一名幸運逃出IS魔掌的亞茲迪族少年葉海亞(Yahya)披露,IS強迫8到15歲的男孩加入「訓練營」,他們被迫互相打架、練習砍娃娃的頭,不從就會遭毒打虐待。IS公布的影片中,也有少年負責槍斃或斬首人質。

一名比利時心理師路茨(Gerrit Loots)也承認,有些媽媽還是心向IS,不時會朝歐洲醫護人員咒罵或丟擲石頭。要分辨哪些人是被迫犯下惡行,哪些人深信極端思想,又或者處於「可教化」範圍,將是接收國的一大挑戰。

但德沃斯仍堅稱,比利時一定會接回本國公民,曾犯下恐怖主義罪行的女性將回國接受司法審判。

「這是唯一能做的事,我們沒有時間等待,必須把所有孩子跟母親都送回國,」德沃斯說。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