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天安門大屠殺的距離》外交政策雜誌:中共寧可訴諸血腥暴力,也要保護自身政治威權

2019-08-17 09:00

? 人氣

大批學生與勞工走上街頭示威,抗議政府施政與共產強權的宰制。示威一開始並沒有領導人,隨著警方鎮壓行動日益高壓粗暴,示威也全面爆發為一場革命,此時全世界高度關注,那個共產強權是否會採取軍事行動……

上面談的不是2019年的香港,而是1956年的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Budapest);共產強權不是中國,而是蘇聯。當時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才剛與一代暴君史達林(Joseph Stalin)畫清界線,各方樂觀期待莫斯科願意談判解決危機。但是,那一年的11月4日,凌晨4時15分,蘇聯紅軍戰車殺進布達佩斯,血腥鎮壓,一個星期下來,屠殺近3000名匈牙利人。

1956年匈牙利革命(FORTEPAN / Nagy Gyula@Wikipedia / CC BY-SA 3.0)
1956年匈牙利革命(FORTEPAN / Nagy Gyula@Wikipedia / CC BY-SA 3.0)

華府知名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問題專家白明(Jude Blanchette)14日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撰文指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面臨2012年掌權以來最重大的政治挑戰──香港「反送中」運動,他與中共領導階層借鏡的歷史,很可能就是1956年匈牙利革命這類事件。

而且,對香港示威者很不利的一點是,北京當局的政治盤算可能與63年前的莫斯科如出一轍:當他們被逼到牆角,他們寧可訴諸血腥暴力、重創國際形象,也要全力保護自身的政治弱點與領土完整。

2019年8月3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將五星旗扔入海中(美聯社)
2019年8月3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將五星旗扔入海中(美聯社)

有些分析家研判,北京顧忌國際形象與國內反彈,最終會自我克制,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布朗(Kerry Brown)就說:「大動作將付出大代價,會被稱為『天安門事件2.0』,中共不會想讓惡名上身。」

但是白明認為,這種說法完全誤解了北京當局的政治盤算,以及他們對於1956年匈牙利革命、1968年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1989年六四民運等歷史事件的詮釋。在中共看來,國際形象與國內反彈代價再高,都是可以控管;相較之下,政治威權一旦受創,就是永劫不復。如今從北京看香港,看到的就是其政治威權遭到挑戰。

1989年11月的柏林圍牆( Yann Forget@Wikipedia / CC BY-SA 3.0)
1989年11月的柏林圍牆( Yann Forget@Wikipedia / CC BY-SA 3.0)

1980年代末期,波蘭共產政權無法消滅團結工聯(Solidarity),下場是走向滅亡;東德共產政權打開柏林圍牆(Berlin Wall),下場是走向滅亡。在北京當局看來,向反對運動讓步或「姑息」,只會讓他們得寸進尺、無法無天。

1989年北京天安門大屠殺之後,中共政權的確在國際上付出形象大壞、遭到孤立、經濟受創的代價,但是到1992年時就已走出陰霾,天安門廣場上依然高掛毛澤東肖像,那時的蘇聯共產帝國呢?早已淪為歷史廢墟。今日,中國將新疆百萬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國際譴責聲浪不斷,但是能奈他何?

2019年8月中旬,中國武警部隊大批裝甲車與卡車集結在鄰近香港的深圳(AP)
2019年8月中旬,中國武警部隊大批裝甲車與卡車集結在鄰近香港的深圳(AP)

的確,香港不是1989年的北京,也不是與世隔絕的新疆。香港是亞洲金融重鎮,是中國菁英階層的財富淵藪。的確,對香港出兵──無論計畫如何縝密──會讓中共付出沉重代價。但是白明指出,香港問題牽動中共的「政治求生本能」,近來中國媒體的疾言厲色並非虛張聲勢。

今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解決香港問題的壓力正與日俱增。因此白明悲觀預期,如果北京認定其他處理方式都已經走到盡頭,恐怕很快就會對香港動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