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金馬獎北京對台喊卡,究竟是誰損失?

2019-08-17 11:50

? 人氣

《大象席地而坐》因獲得金馬獎的加持,而有機會與更多大陸觀眾見面。(甘岱民攝)

《大象席地而坐》因獲得金馬獎的加持,而有機會與更多大陸觀眾見面。(甘岱民攝)

大陸官方繼八月一日暫停四十七個城市居民赴台自由行後,日前再度喊停電影界人士赴台參加金馬獎。《中國電影報》八月七日引述中國國家電影局的消息指出:「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與二○一九年第五十六屆金馬影展。」八月上旬尚未結束,就接連出現兩岸關係的「大新聞」,激起千層浪之餘,也不免讓人猜測後續是否還會出現更多「暫停」。

影響華語電影圈人才培養

「暫停大陸影人參與金馬」的新聞傳出後,許多去年「傅榆事件」時就關注金馬議題的大陸網民紛紛吐槽,這消息太「打臉」──去年十一月金馬獎意外捲入統獨爭議的政治風波時,香港《蘋果日報》曾報導稱大陸官方已下達指令給電影局:所有合拍片與大陸片一律不可再報名金馬。但中國國台辦當時回應此為假新聞,更怒斥這是「政治操作」。去年的「假新聞」,今年卻成為官方禁令,讓人備感唏噓之餘,也不免為這朝令夕改的反差哭笑不得。

「叫停參加金馬」的效應迅速在電影界發酵。先是有張藝謀《一秒鐘》、王小帥《地久天長》在內的四部大陸片商表示,並未報名今年金馬獎。隨後香港也有多家片商宣布取消報名或退出金馬,其中包括《掃毒2天地對決》、《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追龍II:賊王》──它們共同點是皆為「合拍片」,算是半部大陸影片,響應退出金馬也在情理之中。而包括星皓、寰亞等香港電影公司高層也陸續在受訪時表明,今年無電影參與金馬,旗下藝人也不會出席,意味著今年金馬獎將迎來大陸及多數香港電影的「集體缺席」。

大陸喊暫停的起因自然源自去年金馬風波。當時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就稱之為:「一些政治勢力利用兩岸電影交流活動發表『台獨』言論,製造政治事端。」

兩岸關係難以「讓電影回歸電影」

再加上今年頒獎典禮與大陸金雞獎撞期,且「當前兩岸關係」又處於選舉前空前敏感階段,為免節外生枝而「叫停參加」,是很符合中國官方邏輯的操作,所以談不上「卡台下重手」,很多大陸業界人士對此早有心理準備。

大陸播客(podcast)「反派影評」主播波米在節目中說:「封殺金馬獎不是大陸對台灣的打擊,是政府對行業的打擊。把金馬獎立場和某黨派、某導演的一家之言畫等號,是非常情緒化的行為。」誠然,金馬獎的意義早已不止於一個獎,更是華語電影圈「重要的電影人才培養體系」。

而清醒的中國影評人們也看得出,雖然金馬獎近年來的發展,確實得益於大陸電影「入股」,但大陸電影人也從中獲益良多。以去年最佳影片《大象席地而坐》為例,這部長達四小時、在大陸電影院播映面臨巨大困難的純藝術片,正因獲得金馬加持,而有機會與更多大陸觀眾見面,金馬獎舞台也給予創作者胡波做為電影人應有的尊嚴。這些金馬所帶來的「無形價值」,對於大陸電影特別是獨立藝術創作來說,一直極為珍貴。

所以波米的觀點,代表很多大陸影評人礙於時局不便大聲說出來的真實看法:「自絕於金馬獎相當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我們還真的損失了《八佰》……。」《八佰》此前因技術原因被叫停首映,之後更取消上映,電影與政治的錯綜關係顯然難以「讓電影回歸電影」。

許多大陸自媒體文章都在分析:大陸暫停參加金馬獎,究竟是誰的損失?明眼人自然心知這其實是整個華語電影界的損失,但認為市場就是一切,票房才是硬道理的評論,在微博隨處可見,這種認知脈絡下的網友會覺得:「在中國上映一部電影那麼賺錢,誰還會在乎去不去金馬獎?」而更為民族主義至上的看法,則會為這次暫停叫好:「讓台獨自嗨去吧!」「要讓他們知道!沒我們中國,他們啥也不是!」

禁令是懲罰對方抑或作繭自縛?

相比微博,豆瓣網站上的用戶因為對電影文化接觸得多,所以態度更持中理性。有人吐槽這種官方「困台窮台」的操作,其實意味著「我們這十多億被質押的奴隸才是最強力武器。」不少豆瓣影迷都表示:「難以想像以後大陸電影只能參加金雞百花獎的局面。」

用禁令來懲罰對方抑或作繭自縛困住自己的手腳?瞭解金馬獎風波始末以及兩岸關係來龍去脈的年輕人自有判斷,卻多半不會公開論述,只能私下和朋友發發牢騷。這也就解釋了為何在更廣泛的輿論空間裡,人們看到的只是「支持暫停」的一面倒態度,更多內心清醒的人,早已放棄去和「槓精」無謂爭論的徒勞。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