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唐鳳入閣VS國民黨寶可夢

2016-08-26 08:10

? 人氣

唐鳳。(法國在台協會).jpg

唐鳳。(法國在台協會).jpg

一輩子不受「體制」框限的唐鳳,終於「正式」進入體制,他成為蔡政府最年輕的政務官─數位政委,說「一輩子」太誇張,因為她才三十五歲。前總統李登輝入閣擔任政務委員時也曾經是「最年輕」的政務官,時年四十九;連戰內閣最年輕的政務官是青輔會主委李紀珠,時年三十八;扁政府最年輕的政務官是羅文嘉,出任文建會副主委時才三十四歲,但只是副手且任期甚短就轉換跑道選立委了,待出任客委會主委時,與李紀珠同,都是三十八歲。

說她「正式」進入體制,因為她早在二0一五年,馬政府時代就是行政院顧問和國發會諮詢委員,但如她所言,當時「協作」性質還是比較強的。這個職務因為她而首開先例,「數位政策」(如果有政策的話)過去都是財經政委或科技政委兼管,第一次台灣有了「數位政委」這個職位。

數位政委為她開 管中閔:台灣有後望

與她有過共事經驗的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高度稱讚這個人事安排,「當 g0v 走入 gov,應該會產生不一樣的火花。我們這個社會,包括政府,都太老舊(且年久失修),早該找更多真正有新想法與新作法的人來改造(但不是年輕的人就一定有新想法)。」他也提醒蔡政府不要搞錯唐鳳的價值,千萬不要只想拿她當年輕人代表,也不要想「叫」她做東做西,而要真正放手讓她用自己的想法去推動重要的改變,「如果內閣再多幾個這樣有新想法,而且會動手實行的人,台灣似乎又有後望了。」

和唐鳳在虛擬世界法規調適的vTaiwan平台上曾是合作夥伴的前政務委員蔡玉玲,也肯定業界勇敢進入政府,「年輕人與其在體制外抱怨政府做不好,不如進入體制內捲袖動手建立制度。」同樣的,她也建議蔡政府不要設限,放手讓她在創新領域發揮能力。

前行政院長張善政直言無隱,點出林全內閣「用人夠大膽」之外,具體提出三項「憂慮」,一、科技政委吳政忠主導的科技會報四十位幕僚,至少一半是資通訊專才,唐鳳能直接指揮嗎?二、科技政委能動用的預算資源,數位政委能動用嗎?三、前行政院長毛治國力挺open data,林全也得全力相挺,才能讓唐鳳確實發揮所長。

前政府三位首長給唐鳳的期許,毋寧是給林全內閣的挑戰,這些建議正是林全內閣能否脫胎轉新的關鍵。

不受體制框限 藍綠定義不了她

唐鳳初登場,表現不俗,在府院證實之後,她隨即在臉書公開說明她接下職務的想法,還有她和社群討論的共筆文件,接受提問,不迴避、不閃躲,既無熱情洋溢,遑論特立獨行,沒有廢話,只有必要的連結,連文字都有著乾淨簡潔的「程式風格」。這份QA共筆,比林全內閣誰諸多閣員不論是受訪或記者會都要俐落亮眼。當然,這不表示唐鳳一定能適應僵固的官僚體系,就像張善政的憂慮,但無庸置疑,這步棋,比之前或之後的人事佈局,都更具「時代意義」。

唐鳳定義自己是「持守的安那其」(conservative anarchist),並進一步以維基百科的解釋:「由自由的個體自願結合,以建立互助、自治、反獨裁主義的和諧社會。」用四五年級生慣常說法就是「無政府主義者」,換言之,此刻當下的藍或綠都定義不了她─某種程度這就是八0後網路世代。

唐鳳不是寶可夢 國民黨該學會融入時代

對比蔡政府林全內閣跨出的這一步,國民黨也「做了一個符合他們認為的網路世代特性的動作」─中常委提案建請黨中央立即擬訂辦法,要各級民代全面發起建立寶可夢遊戲活動,以彙集民意,找回青年支持;這個令人噴飯的提案還有勞青年黨工提醒:抓到寶可夢不表示抓到年輕民意。不過,提案中常委至少注意到一點:這個老少咸宜的遊戲,民進黨的民代都和民眾分享,「反觀國民黨的人都在勸大家注意安全,不能融入這個群體。」

說穿了,在野的國民黨迄未能掌握社會脈動所在,國民黨可以開記者會,質疑或譏評才上任民調就不斷下滑的蔡政府、林內閣或民進黨,卻不能不想想,為什麼民進黨滑落的支持度宛若憑空蒸發,竟無一丁點落入國民黨的盤裡?

就拿寶可夢來說吧?國民黨該分享還是該預警?國民黨若找不到答案,可以參考唐鳳曾經對「網路成癮」提出的看法:「要問問他(孩子)到底想在網路上找尋什麼、分享什麼?如果是找得到、給得出的東西,那是件好事;但如果找的是一個擁抱、一個親吻和安慰,那他就是在網路上,找尋永遠找不到的東西(成癮性會愈來愈強)。」國民黨想從寶可夢身上找到什麼呢?手忙腳亂的林全內閣,找到了唐鳳,國民黨總不會想抓個皮卡丘吧?國民黨該融入的不是遊戲,而是時代!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