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思書齋】威權是公民的冷漠養大的!別讓專制趁機壯大 20堂課讓暴政吃鱉

2019-06-23 15:30

? 人氣

2019年6月16日「譴責鎮壓、撤回惡法大遊行」,香港市民再度走上街頭「反送中」,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法,特首林鄭月娥下台(AP)

2019年6月16日「譴責鎮壓、撤回惡法大遊行」,香港市民再度走上街頭「反送中」,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法,特首林鄭月娥下台(AP)

香港69大遊行破百萬人,當大家都覺得那是最高人數時,沒想到616居然破了兩萬百人。想想香港也只有七百多萬人,幾乎是大部分有行為能力的成人都上街了,該比例換算成台灣就有六百五十多萬人上街頭哦!差不多就是雙北市的總人口數!

當然我的同溫層裡大部分朋友都支持「反送中」,那沒啥好看的,我就去看看陰謀論者和極右派部落客怎麼說。果不其然,他們當然把原因歸咎於外國勢力的策劃,還有上街的人被煽動等等,然後挺送終...哦不...挺送中地支持專制極權的貪腐暴政那方。看來紅通通的鈔票數不完......

拜託,香港從鴉片戰爭起,就是外國勢力一直策劃、鼓動、影響了上百年的老地方耶,香港任何事都是外國勢力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沒有才有鬼,如果要爆獨家的陰謀,好歹說香港這幾次的示威抗議其實是中共高層策劃的嘛,降還比較有創意和吸睛吧?另外,極右派部落客還指稱人權在強國的時機未到,卻搞不清楚人家是愈來愈迫害人權,而非原地踏步,是變本加厲地殘害人民!

《論語・憲問》:「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面對暴政,還真不要客氣。在這時候,一定會有人倡導失敗主義,告訴大家啥都改變不了,只有安本份才是王道,或者虛以委蛇地為暴政粉飾太平。如果知道反正不反抗也都會是一死,當初猶太人全都反抗了,納粹還能那麼囂張嗎?如果不是群眾勇敢地反抗,現在整個東歐應該都快餓死了吧?

什麼才是暴政?民主政體就不會出現暴政嗎?面對暴政,我們還有什麼選擇?在這個混亂的時代,來讀讀《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吧!

《暴政》作者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是美國耶魯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現代東歐史,畢業於牛津大學,曾在巴黎、維也納和哈佛大學擔任過研究員。就因為他是東歐史專家,所以特別清楚過去百年,當人們無法看清楚暴政的矇騙時,會有多悲劇。

史奈德身為一位美國教授,當然是要提醒同胞,別因為自己喜歡或厭惡的政客掌權了,就歡欣鼓舞或者逃避麻痺,然後忘記選民永遠的監督政府,制衡政客權力愈來愈大的野心。這本書的內容是源自他在川普剛當選後的一則臉書貼文,被網友瘋狂分享轉發,然後始作俑者史奈德乾脆擴充想法成了一本小書,提醒世人歷史中的教訓可不少。

《暴政》的廿章,基本上是廿篇短文,試圖告訴我們該如何建立公民精神,還有不被有心人士收買的公民社會,別等到專橫的政客破壞法治和分權精神竊取了人民的權利和自由,才恍然大悟到原來,過去看別人靠北很無感,等到自己要靠北時就只能中夭...哦不...靠夭了。

《暴政》這本書的廿章,據說被批評沒有邏輯連貫性,老實說,讀起來感覺還真是如此。即使作者貴為耶魯大學的歷史教授,或許史奈德原先也沒想要寫本邏輯性強、立論嚴謹的著作吧,僅僅是把他在歷史研究中,面對過去暴政和抵抗暴政的廿個心得寫成短文。但是,這廿個心得或許就是一位把大部分學術事業都投身在研究暴政下的歐洲,在政治實踐上能夠總結出的心血結晶了吧。

我們過去可能太樂觀了,尤其是鐵幕政權倒台後。人口最大的強國,也接受了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甚至比起老牌資本主義國家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美國保守派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經典《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在九十年代初期甚至預言西方國家自由民主制的到來可能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不少學者也認為強國不可能在接受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的同時,還維持專制極權的政體,最後連政府也非得改革。可是沒想到強國卻是開倒車,不僅更加限縮言論自由,加強對維權人士的迫害,還大喇喇地廣設集中營侵害少數民族的人權。

另外,倡導全球化的《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作者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曾認為全球供應鏈上的兩個國家之間不會開戰,還提出「預防衝突的金色拱門理論」,認為任何兩個開設了麥當勞(McDonald’s)門店的國家都不會彼此開戰。只是從強國與鄰國及歐美 日的衝突愈來愈多來看,當黨國的權力不是來自人民合法授與,而政客的所作所為不受監控和制衡,也不需要關注任何民意之時,真的幹出啥都不令人意外。即使是極為厭惡川普的佛里曼,也支持川普對抗中共。

我們千萬千萬不要把民主、自由、法治都當作是理所當然。是沒錯,人權是天賦的,只是也要人自己去努力爭取和捍衛。對比美國,香港和台灣的情勢是嚴峻太多了!美國畢竟不小,民主法治根基也算深厚,川普頂多再連任一屆把美國民主玩到元氣大傷,但是還是有喘氣生息的機會,可是彈丸之地就沒有那樣的秉賦和運氣了。就像生物中的大族群,遺傳多樣性不容易消失,但是小族群可能因為小災難就莫名其妙丟失優良基因。因此,我們需要更努力抵抗假新聞和賣國政客及媒體。

就連美國本身,要不是當初他們反抗英國的暴政,為獨立和自由抛頭顱灑熱血,一味只想討好大西洋彼岸的宗主國,會成為跨世紀的強權嗎?要不是美國當初為阻撓南方奴隸主的暴政而開打死傷慘重的南北戰爭,全世界菁英會跨海去追求美國夢嗎?別忘了,強國高層、政協、兩會幾乎都是留美、留洋家長會哦!連暴政的權力中心自己都想要追求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哦!只是人家只讓極少數中的極少數能夠逃離自己製造的暴政地獄哦!

不管是台灣或香港的朋友,請人手一本《暴政》,讓我們好好學習如何讓暴政吃癟,千萬別等到邪惡的政客侵門踏戶才從歌舞昇平的夢中驚醒。畢竟威權是公民的冷漠喂大的,人民從來就不該盲從,至少也能陽奉陰違。民主體制縱然有些缺點,那也是因為允許言論自由接受批評,才顯得好像比專制極權多小毛病,我們千萬不要忘記這點。

專制極權政體,總愛把髒手伸進民主政體中,利用言論自由來散播對自由民主不利的假消息。我們也別忘了,破壞民主和言論自由的言論,和民主保謢的言論自由,不是處在同一邏輯的階層中,並不該受言論自由的保障。

無論在台灣或香港或強國,都發生過武裝警察執法過當,卅年前更是死傷慘重,《暴政》在第七課中,也提醒若軍警人員,請時時反思,執法者該保護的是人民而非極少數政客,被政權強迫的執法者也能把槍口提高一公分來保護人民。 

要遠離「暴政」,先來讀讀《暴政》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貞祥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