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只有「一國」是真的

2019-06-20 06:50

? 人氣

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戳破「一國兩制」假相,北京只在乎一國,無視兩制。(新新聞郭晉瑋攝)

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戳破「一國兩制」假相,北京只在乎一國,無視兩制。(新新聞郭晉瑋攝)

「一國兩制」是種「買時間」的權宜之策。如今中國已全面資本主義化,兩制之別已不重要,所以北京為了「一國」會犧牲「兩制」。對台灣也一樣,北京在意的只是「一國」。

香港民眾站出來反送中之後,台灣政治人物也紛紛表態反對一國兩制。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雲林大型造勢活動上,帶著群眾大聲宣示「拒絕一國兩制、熱愛中華民國、熱愛民主自由、堅持和平繁榮」!他說,台灣絕對不能實施一國兩制,「除非over my dead body」。

國民黨另一個總統參選人郭台銘也說一國兩制失敗,稱自己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而「九二共識」也是韓國瑜口中兩岸的「定海神針」。

對國民黨而言,「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神主牌。因為有「一中各表」,可以自己表述「一中」是中華民國。問題在於北京對於「一中」的態度內外有別,在國際上只談「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有「各表」。

韓國瑜「口誤」說出「中華民國地區」,還被行政院長蘇貞昌糾正。其實韓國瑜不算口誤,因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就是用「大陸地區」和「台灣地區」來稱兩岸,這比「中華民國地區」更曖昧不明。這種曖昧不明就和「一中各表」一樣,是從一九九○年代初兩岸官方開始接觸時,台灣政府刻意創造出的模糊空間。

20190615-高雄市長韓國瑜15日出席雲林造勢大會,在夫人李佳芬陪同下,在台上向支持者發表演說。(新新聞,柯承惠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雲林造勢,強調台灣人不接受一國兩制,除非over my dead body。(新新聞,柯承惠攝)

當初李登輝政府接受這種模糊性有「買時間」、且戰且走的用意。但這種模糊有個限制:如上述北京對一個中國「內外有別」,在國際上定義「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任何模糊性可言。這個模糊空間只有「對內」、在「一國之內的兩岸」才有用,其作用是讓台灣比較放心地坐上架設在「一中」之上的談判桌。

香港「一國兩制」最大問題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最後解釋、修訂權在北京手上,亦即最終決定香港制度的是北京。而當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說出,在維護中國國家安全上,香港「只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分」,就是很清楚地表明「一國」高於「兩制」。

「一國兩制」對中國而言也是種「買時間」的權宜之策。鄧小平時代,兩岸三地有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制度之別,「兩制」對北京還有意義;如今中國已全面資本主義化(國家主導的資本主義),兩制之別對北京已不重要了。甚至兩制還成了北京在香港遂行己志的障礙,所以北京為了「一國」會犧牲「兩制」。

對台灣也一樣,北京在意的只是「一國」,至於你私下要怎麼「表」,反正國際上沒有人會承認。

*作者為新新聞總編輯,本文原刊新新聞1685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