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香港怎麼回事?台灣怎麼回事?

2019-06-19 06:5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被香港反送中「煞到」,却澆不熄韓流的熱情,主要原因在於這幾年台灣的民怨在蔡政府不在北京。(新新聞,柯承惠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被香港反送中「煞到」,却澆不熄韓流的熱情,主要原因在於這幾年台灣的民怨在蔡政府不在北京。(新新聞,柯承惠攝)

香港反送中運動終於壓迫港府暫停修法,可是港府的聲明卻扯上了台灣,這一點確實如吳釗燮說的「不道德、可恥、無法接受」。然而,香港這一次運動確實在台灣引起了反響,卻因為被蔡英文陣營用來對付韓國瑜陣營而扭曲,至為可惜。

韓國瑜被香港反送中「煞到」(不是少年男女常用的那個意思,而是字面上那個「煞」的意思),終至不得不大聲喊出「反對一國兩制」,當然是咎由自取(消息不靈通,隨口回應,以致遭嗆)。而對此事的回應比較準確的,應該是柯文哲說的:「我看是長期的情緒累積吧?沒有人會為了一個法條上街頭,何況100萬人。」也就是說,香港人反送中的「近因」是修改逃犯條例,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長期對北京的不滿,才是病根。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成功擋下《逃犯條例》修正。(美聯社)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成功擋下《逃犯條例》修正。(美聯社)

同樣的,反送中在台灣有相當人眾聲援,也是長時期對北京累積不滿的宣洩,而蔡陣營覘測到這股情緒,所以打從一開始就以反中為主調,當然就受益於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情緒。可是,蔡陣營以此打擊韓國瑜卻並未澆熄韓流群眾的熱情,那又是怎麼一回事?

那是因為,韓國瑜從去年高雄市長選舉陡然冒起,韓流的外溢效應甚至影響及其他縣市,使得選舉結果變成民進黨潰敗,究其原因,其實是「對民進黨施政的不滿累積很久了」。這股韓流原本應該隨著韓國瑜專心於市政而漸漸退潮,卻因為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在自己宣布不選總統之後,積極「邀請」韓國瑜參選總統,並努力排除韓國瑜「被動參選」的各種路障,引發了韓粉再度勃興,而且全台蔓延——對蔡英文/民進黨政府的不滿仍然聚而不散,而韓國瑜是這股民怨的出口。

上星期一位讀者問我:吳敦義是不是「洪太尉」?

他指的是《水滸傳》裡洪太尉掘開地窖放出妖魔,變成山泊108好漢,而韓國瑜目前已經完全不在國民黨掌控之中,韓粉甚至威脅黨中央「停辦初選,直接提名」——吳敦義一路將韓國瑜「拉」到今天,有如「洪太尉」一般。

我的回答是:那些「妖魔」為什麼不在宋仁宗時作亂,而在宋徽宗時才作亂?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在水滸傳的一開頭:北宋開國是宋太祖趙匡胤,最有為是宋太宗趙匡義,最寬仁是宋仁宗趙禎,有心改革卻失敗的是宋神宗趙頊(王安石變法),最荒疎國事的是宋徽宗趙佶。梁山泊108好漢當中,有一大部分是「逼上梁山」,也就是說,妖魔在太平盛世其實沒有作亂空間,只有當人民生活苦到一個程度,妖魔才變成好漢——問題不在洪太尉,在宋徽宗;亦即不在吳敦義,而在蔡英文。

64挺韓國瑜團體15日在雲林誓師大會。(新新聞柯承惠攝).jpg.jpg
挺韓國瑜團體15日在雲林誓師大會。(新新聞柯承惠攝)

看看韓粉的造勢場面,中華民國國旗全場飛揚,那些人可都是傳統的國民黨擁蠆,曾幾何時開始「挾韓國瑜以令黨中央」!只因為韓國瑜打起「庶民」旗號,以之對抗「權貴」,於是他們呼群保義,聚集在大旗之下。

再回頭看歷史:北宋最終不亡於變民,實因為遼、金、元外患,敢於拋頭顱灑熱血的漢子都投了義軍,抵抗契丹、女真、蒙古等異族去了。水滸傳寫盡了箇中微妙之處,梁山泊最終接受招安,幫朝廷征遼。然後轉頭看今天,如果國民黨最後提名的不是韓國瑜,那些揮舞國旗的熱情韓粉會如何?跟2016年一樣,為了「教訓國民黨」而不去投票嗎?

於是我們明白,香港反送中能聚集100萬人上街頭,是大多數香港人長期以來對北京有疑慮,同時對當今特首的作風不滿有以致之(實際人數多少不是重點,那麼多人走上街頭,而其他港人沒有異聲,是有意義的)。而台灣對這次行動的聲援,熱度遠低於2014年雨傘革命,實是由於這幾年的民怨主要在蔡政府,而不在北京

*作者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