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鹹鹹是真的?漢人曾獵食原住民,骨頭熬成膏、內臟都不放過…揭課本沒教的吃人黑歷史

2019-06-18 17:30

? 人氣

會說台語的人可能聽過「人肉鹹鹹」這句話,或許有人會以為這句話是根據汗水的味道推導而出的玩笑話,那你就太天真了!這句話可能是古早人「親身體驗」而得出的心得啊!

在清領時期到日治時期,都曾發生過漢人抓原住民煮來吃的慘案,他們相信吃原住民的肉能夠「避免出草」。他們把這些原住民的肉割下來,論斤秤兩地賣,賣得還比一般牛肉貴,甚至吃剩的骨頭會和中藥材一起熬製成塊狀的「番膏」,連心臟、肝膽等內臟都有「特殊藥用」……

「打著一個生番卡好做一年田」

為什麼漢人要吃原住民的肉呢?因為民間流傳著只要吃了原住民的血肉,身上就有「番人味」,原住民能夠聞到「同類的味道」,就不會傷害自己,可以防範「出草」。雖然現在看來荒謬至極,當時的漢人卻是深信不疑,一堆人爭先恐後地搶購,也造成了越來越多人願意冒著風險「獵生番」,而有「殺一名生番,較贏打著幾隻鹿」的台語俗諺。

除了血肉可以防「出草」,據說生番全身上下都可以吃,內臟還有治療效用,根據記載,骨頭和中藥材一起熬製成的「番膏」可以醫治寒熱病;「番心」則可以治療心氣病;「番膽」可以醫治刀傷、槍傷;「番烏腕」也就是腿骨,可以用來治療腳風。

基本上,漢人只不吃生番的大小腸和頭髮,其他包括番鞭、下水等等都會拿來吃,有台語俗諺說:「打著一個生番卡好做一年田,通身軀隴甲伊吃了了。」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1557年漢斯.史達頓曾畫下在巴西的人吃人行為(圖/維基百科)
1557年漢斯.史達頓曾畫下在巴西的人吃人行為(圖/維基百科)

胡適爸爸也看過吃人現場

台灣漢人獵食原住民的風氣有許多人留下紀錄,胡適的爸爸胡傳就是其中之一。他在1892年到台東擔任知州,他所撰寫的《臺灣日記與稟啟》就有寫到他發現埔里地區有在賣人肉,一問之下才知道當地漢人看到未漢化的原住民下山就搶著獵殺,並取人肉來賣,每兩賣二十文,一堆人搶著要買,又煎原住民之骨為膏,稱作「番膏」,賣得更貴,官府禁止也沒用。可見這個習俗已流傳好一陣子。

同一時期活躍於台灣北部的馬偕醫生也見證了這段吃人歷史:「有數十個人到那裡去,為的是要得到生番部分的肉體,作為食物和藥。生番如果是在內陸被殺,通常他的心臟會被拿去吃,身體的肉也被割成一條一條的,骨頭就被煮成膠,保存起來作為治瘧疾的特效藥。」

甚至到了日治時期中期(1921年)還能看到這樣的吃人場景,在台南地方法院工作的日本人片岡巖所寫的《台灣風俗誌》寫到:「南投廳埔里社以北鄰接番地,住民若殺一個番人時,舉庄都來慶祝、將番人首級插上槍尖……有人將番人屍體寸斷煮熟,然後切片分給每一個人吃。」《台灣總督府公文類纂》也有發現幾篇吃原住民肉的紀錄,可見即使改朝換代也沒能阻止這種可怕的行為。

「吃番肉」背後的族群衝突?

不只是書面資料有許多紀錄,也有許多口述紀錄都顯示,漢人曾經吃過「番肉」,最常見的調理方式就是水煮,而且他們表示煮肉的湯會冒出很多水泡,味道則是「人肉鹹鹹」,也有將原住民肉醃漬過後,賣到中國東南沿海地區的紀錄。但是這樣的歷史卻鮮為人知,包括隱藏在野蠻行為下的族群衝突。

去年,由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梁廷毓舉辦的《番肉考》展覽,就是以清領時期「食番肉」為主題的影片,並記錄了客家人「食番肉」的相關口述資料。藝術家表示,同樣是靠山而居的族群,但因為價值觀不同而多有衝突,包括食番肉也可能是因為客家人對於原住民「出草」而無法保留全屍的報復性行為,還有一個觀點是那個年代沒有什麼吃的,有肉就吃,哪管是什麼肉。

這一段驚悚的歷史也許每個族群都有不同的解讀,像是有人認為「食番肉」是原客衝突,也有人認為是「飢不擇食」,但不論是如何解讀,已發生過的悲劇都應該被歷史正視。

責任編輯/潘渝霈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佳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