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不要讓政客的選戰口水,成為台灣安全的淚水

2019-06-17 06:20

? 人氣

當政客把國家安全推到了臨界點,2020大選顧安全當比顧主權更重要。圖為香港的「反送中」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當政客把國家安全推到了臨界點,2020大選顧安全當比顧主權更重要。圖為香港的「反送中」在金鐘街頭上演流血衝突。(美聯社)

蔡英文在民進黨內初選的脫穎而出是理所當然,因為賴清德的參與初選,本身就缺乏足夠的正當性。想想看,挑戰爭取連任的現任黨內同志、挑戰任命他擔任閣揆的總統,不但在一般民主國家極為少見,也不符合民進黨的政治文化。賴清德此舉豈不是把自己從昔日「最親密的戰友,變成了最兇惡的敵人」? 

在這場初選的蔡賴之爭中,民進黨內有許多派系中人紛紛倒向蔡英文,我認為,理由不僅是「西瓜偎大邊」而已,因為只有蔡英文能掌握天時、地利及人和的有利條件,有望角逐2020總統大位,而且當選後可以論功行賞。所以蔡英文出線,是民進黨最佳的選擇。 

談到天時,對岸雖一直強調不介入臺灣內部的選舉,但早在習近平於《告臺灣同胞書》四十週年紀念大會的講話中,就提供了蔡英文可以操作選舉的一塊大餅。習提出兩制「台灣方案」和「民主協商」後,蔡英文立即見縫插針,把一國兩制、統一和九二共識做了巧妙的連結。她建立的邏輯是:贊同九二共識就是主張統一;主張統一,就是接受一國兩制。本來,九二共識是一個工具價值,這時卻成了一個目標價值。足見蔡英文不僅是「辣臺妹」,而且是一名操作選舉議題的高手。 

習近平2日在人民大會堂發表《告台灣同胞書》。(美聯社)
習近平年之多在人民大會堂發表《告台灣同胞書》,讓蔡英文看別人到第把槍。(美聯社)

國民黨當然不認同一國兩制,但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國民黨不能排除統一的選項,更不會放棄九二共識的主張。蔡英文把明年的總統大選演變為一場「統獨之爭」,轉移了她執政四年引人詬病的內政課題。 

一國兩制是當初鄧小平為臺灣設計的統一模式,但陰錯陽差,卻讓港澳成為實驗品。臺灣不贊成一國兩制,但必須提出自己的統一模式,因為除非制憲建國,否則臺獨是違憲之舉,所以是一個假議題。在習近平任內,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這是一個政治現實。 

當臺灣沒有提出自己的統一模式時,參與民主協商就意味著參與討論中共一國兩制的統一模式。這樣,就有可能被指為中共的同路人或代理人,是接受了中共的統戰安排。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對蔡英文而言,來的正是時候,算是一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香港人反送中,有它的正當性,他們可以站在「港人治港」和《基本法》的角度,來檢驗中共是否遵守一國兩制的承諾。香港是一個法治的地區,習近平一向強調「依法治國」,「反送中」和「六四」性質不同,不能相提並論。如何讓香港這次的事件和平落幕,這是習近平一項未完成的答卷。 

西方國家支持「反送中」運動,表面上是站在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來考量,但另一方面也觸及到他們各自的國家利益。中共指責西方對「反送中」運動說三道四,是「干涉內政」。從中共的角度來看,世界許多國家,包括一些美國的盟友在內,也不完全依照這套「普世價值」來治國理政。如果西方要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也不能有雙重標準;何況,中共也可以舉出一堆理由,來反控西方國家的作為,是違反他們所聲稱的普世價值。當「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之際,西方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反應,是頗耐人尋味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