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華航罷工的骨牌效應會發生嗎?

2016-06-30 06:00

? 人氣

華航罷工的骨牌效應會發生嗎?(資料照,顏麟宇攝)

華航罷工的骨牌效應會發生嗎?(資料照,顏麟宇攝)

這一次這個華航罷工,一般媒體報導都說空服員勝利了,也就是說罷工成功了、勝利了。是可以這麼說。因為這次罷工的成功,媒體報導說,可能會引發後續的罷工,其他單位會起而效法、跟進,也可以說是一種骨排效應或連鎖反應。媒體報導提到說,華信華企或台鐵,都有可能跟進,跟隨空服員罷工的腳步,也會醞釀罷工。

華航罷工空服員24日至民進黨部前抗議遞交陳情書。(顏麟宇攝)
華航罷工空服員24日至民進黨部前抗議遞交陳情書。(顏麟宇攝)

這個可能性不是說沒有,也是不無可能的。不過,大致上看來,應該是不太可能會發生。這次罷工的成功,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一方面是這個空服員罷工,推動這個罷工的工會,還有那些罷工的幹部,他們可說蠻有頭腦、蠻有智慧的,因為他們抓住一個時機。他們一方面有運籌帷幄的謀略之士,有能夠想辦法、想策略的人;另一方面他們整個的成員也都敢衝鋒陷陣,到現場參與罷工。有謀士,謀略之士、也有戰士,這是他們成功的重要因素。

另外一點可能更重要的,就是,他們選對了時機,選在新政府上台之後,就在這個新舊交接之際發動罷工,用一種突擊突襲的方式進行罷工。實際上類似的抗爭,在國民黨主政的時代也曾經有過。比如說收費站拆除之後那些收費員,因為沒有得到妥善的安排,迫使他們形成了一個抗爭的團體。可是多次的抗爭好像都沒有什麼圓滿的結果,也得不到什麼很具體的照顧或賠償、補償。另外像關廠工人,一些惡意倒閉或經營不善倒閉而受害的關廠工人,他們沒有拿到退休金薪水等等,他們也在抗爭,甚至於有所謂的臥軌抗爭,可是結果並沒有得到一種很圓滿的補償或救助。那些都是在國民黨主政的時代了。

20150513-SMG0045-007-國道收費員佔領人事行政總處-噴漆(楊子磊攝).jpg
國道收費員佔領人事行政總處-噴漆(楊子磊攝)

這次罷工抗爭能夠成功,跟新政府上台應該是有密切關係的。新政府未必就是更有智慧或更有人才,不一定是這樣;但是有一點是很重要的,大致上說來新政府是比較重視勞工、比較親近勞工、比較親民愛民,應該可以這樣說。之前的舊政府不能說是他們不愛民、不親民、不親近或不重視勞工,但是他們對勞工的回應,是比較沒有像這一次華航那個新上台的董事長那樣,很斷然的一下子就完全接受勞工訴求,也就是空服員所提出那些條件,快刀斬亂麻結束了罷工行動。比較起來,我們可以說新政府是比較顧勞工、重視勞工,比較親民、親勞工的;舊政府,不是說不親不愛,但是他們比較顧老闆、顧高層、顧管理階層。從關廠工人的抗爭,收費員的抗爭,我們很明顯可以看出來這一點。所以這個成功是歸於抗爭者的智慧謀略跟能作戰;另一方面也應該歸於新政府對這個勞工是比較重視、比較包容的。

因為這一次罷工的成功,其他的企業單位,像華信、華企還有台鐵等等,他們的員工據報導也可能躍躍欲試,也想罷工來爭取權益,這不無可能。但是大致上說來,應該是比較不可能發生的,也就是說骨牌效應連鎖反應,罷工的骨牌效應、連鎖反應是不太可能發生的。為什麼,因為新政府重視勞工,比較親民、愛民,相信那些其他可能勞工條件太嚴苛或者有不合理的對待勞工情況,想來在事前、在罷工行動發動之前各單位新的高層管理階層,(現在大致上都有那種新的人事的更動、有新的管理階層產生)他們應該能夠在罷工或抗爭還沒有發生的時候,就會先跟那些工會的人跟員工、勞工先坐下來談,把彼此的一些不完全一致的地方,先透過對談,然後把那些不合理的情況消弭掉,也就是說把罷工或抗爭戰爭消弭於無形。新政府應該是可以做到這一點的。所以那種所謂的連鎖反應或骨牌效應發生的可能性並不大。

有國民黨的人認為這一次罷工之所以會發生,主要就是因為新政府,也就是民進黨政府造成的。這個說法應該是不怎麼正確,因為那些空服員的不滿是由來已久了,他們也嘗試過對談或表示意見來請求管理層階取消那種不合理的規定或待遇。然而都沒有得到善意的回應,他們才會累積了這種不滿跟憤怒,才會發生這個罷工行動。國民黨那種對新政府的譴責,說是因為新政府上台才造成這種場面,這個說法應該是不正確也是不公平的。可能剛好是相反的、顛倒過來的,也就是說這個罷工主要還是舊政府、國民黨政府造成的,他們沒有很積極的去處理那些冰凍三尺的問題。就如同他們對待那些關廠工人對待那些收費員的抗爭,同樣的一拖再拖、沒有一種圓滿的處理方式,那種情況是一樣的。

華航空服員23日晚間聚集於南京東路台北分公司門口前舉牌抗議,預計於24日凌晨起開始罷工。(顏麟宇攝)
華航空服員23日晚間聚集於南京東路台北分公司門口前舉牌抗議,預計於24日凌晨起開始罷工。(顏麟宇攝)

另外,在這個罷工的陣頭裡面罷工的這種陣地裡面,我們也看到一些事象。報導是說這一次的罷工行動是一場顏值最高的罷工。這樣說也不是不可以,那些空服員出面罷工她們大多是女性,那女性當然會牽涉到所謂的顏值的問題。一般人都比較注意女生的這種臉孔身材打扮等。不過這一次罷工之所以成功,如前面所述,跟顏值事實上沒有直接的關係,跟女性也不是說有很大的關係。一場戰爭跟天時、地利、人和很有關係,他們在運籌帷幄、在謀略方面,他們把握的很好。另外他們也能夠行動一致上場、能夠作戰。他們有一個場面是每一個人都拿一個「戰」字的標語,表示準備作戰。

華航罷工空服員24日至民進黨部前抗議遞交陳情書。(顏麟宇攝)
華航罷工空服員24日至民進黨部前抗議遞交陳情書。(顏麟宇攝)

戰,是戰鬥的意思,戰這個字裡面就含有一個「戈」,干戈的「戈」,這個「戈」是一種武器,戰是個形聲字,就是表示說有武器、有武力的,用「單」,來發出聲音,讀為「戰」。這就是說他們能作戰、敢作戰,而且知道怎麼作戰。他們也運用了一種兵法, 就是說「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就是一種突襲、突擊的方式,他們把握了一個戰爭的時機,把握了一些戰爭的謀略、道理。這是他們成功的很重要的因素,這跟顏值沒有關係。

而新董事長處理這件事情當然也是著眼在這個,因為罷工的是影響非常深鉅的、影響非常大的,會造成很大的衝擊跟損害,所以把握時效快速的解決,他了解到罷工的嚴重性,而不是說因為看在這個空服員的顏值上,所以要趕快平息這個罷工的行動。跟顏值實際上沒有關係,跟女生也沒有太大關係。

事實上今天很多事情,女生也漸漸的敢出面來爭取她們的權益,這個是好現象。不過,女生能夠爭取到權益,往往並不是說因為她們是女生,或者他們顏值很高,所以她們才能夠爭取到這個權益,不是這樣的。

有媒體也報導有人爆料說,那些罷工的份子,罷工的空服員,有的是假空服員。媒體採訪了爆料者(男)跟被爆料者(女)兩造,男女兩方都加以採訪。他們是,爆料的人跟被爆料的那個假空姐,本來是夫妻的,他們現在正在打離婚官司。這個箇中的恩恩怨怨糾纏不清,我們外人當然不是很清楚。這一次罷工的成功,也不是說因為有這樣的一個假空姐的助陣而使罷工更有聲有色,不是這樣的,還是前面說到的,他們有謀略、也有能戰敢作戰之士。而前面也提到,罷工的連鎖反應骨牌效應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先認真去處理的話,應該是可以防患未然消弭於無形的。

而且勞工他們也要有一個體會、也要有一個認識,就是說,實際上這個罷工是不能夠輕易動用的,因為影響是非常深遠的。比如這一次的華航罷工,它還是有後遺症的,有一些旅遊業者他們深受影響,他們甚至要向華航求償,那民眾的旅遊受到延誤也充滿怒火、充滿憤怒,這些都是要考慮的,因為它殺傷力太強了,所以罷工不能輕易動用。

20160624-SMG0045-005-華航罷工,松山機場旅客苦等,有旅客抱怨,迪士尼的票早買了,但華航高層不願處理空服員問題,反而讓民眾權益受損。(曾原信攝).jpg
華航罷工導致松山機場旅客苦等,有旅客抱怨,迪士尼的票早買了,但華航高層不願處理空服員問題,反而讓民眾權益受損。(曾原信攝

但是罷工就絕對不能動用嗎,也不是。要看情況而定,不過以不動用為宜,最好能夠把這個戰爭,把這個戰火消弭於無形,透過與老闆管理階層對談、談判來爭取權益可能比較合適。如果罷工或動不動抗爭,用得太頻繁的話,等於是殺雞取卵,到時候恐怕公司垮台了或老闆出走了,那也失去了那種罷工抗爭的對象,這可能還是划不來的。老闆、管理階層和勞工,應該都有一個認識,就是說大家和平共存、大家互相幫忙、大家互相愛惜,這個可能是比較正確的一個方向。

*作者為退休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