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為韓國瑜說句公道話

2019-05-17 06:2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選舉模式」一直沒有切換,選舉攻擊就不可能停止。(新新聞林瑞慶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選舉模式」一直沒有切換,選舉攻擊就不可能停止。(新新聞林瑞慶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用四個月,創造了「韓流」奇蹟,這個奇蹟會不會毀在他自己手裡,很值得觀察。就在國民黨終於通過初選辦法,排除一切「不方便」,讓韓國瑜得以「被動」參加初選之際,韓國瑜再度成為眾矢之的。不唯綠營萬箭齊發,曾經是他競選市長「三山造勢」恩人、初選對手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砲轟黨中央為特定人選量身打造的初選不公正;後發不一定能先至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批評韓國瑜,「只會發大財,不懂庶民經濟。」

被困在高雄市議會備詢的韓國瑜,還要分神接受媒體訪問,為他參選總統「排除心理障礙」,所談不論是當選總統「住在高雄」,保證不會辜負高雄市民的託付,或者「有沒有這個可能,修憲讓總統兼行政院長,直接對立法院負責。」無不引起爭議。

遷都≠遷總統,權力中樞不能成為兩樞

持平而論,韓國瑜的確像是充滿電力轉不停的金頂電池兔,無時無刻都有新的發想或創意,然而,拚經濟或可用庶民語言「發大財」,但若對付一市經濟都捉襟見肘,遑論拚一國之經濟,高雄經濟拚不上來所以要選總統的邏輯,說服力顯然不足,隨便舉例,高雄市負債三千億,就算韓國瑜選上總統,也沒有權力大筆一揮打成呆帳了事;國政大事,在「創意」之外,不能不顧及憲政體制乃至政治現實,因為當參選即將成為事實,脫口而出的創意就大有可能成為「政見」,或者大選交鋒的「話柄」。

舉例而言,韓國瑜說「總統在哪,權力中樞就在哪」,並沒有錯,中華民國首都並未明定於憲法,歷史上一度在《訓政時期約法》明定首都南京,但在抗日戰爭時期,一路南遷「行都」到洛陽,立「陪都」於重慶,直到抗戰勝利再由中央政府發布「還都令」,在南京召開的制憲大會上,一度決定首都在北平,但蔣介石(國民大會主席團代表)主張不必明定於憲法,於是憲法條文刪掉了首都條目,幸好刪掉了,省去國民政府南遷台灣後的麻煩,兩蔣時期不論是蔣介石的演講、或者蔣經國時代對友邦協定,都述明首都台北,餘下不表,首都台北並未明定於憲法,但見諸於各種公文書或行政命令,包括台北市議會紀錄。

韓國瑜肯定一肚子委曲,蔡英文、賴清德、林佳龍都提過「遷都」,他講「遷總統」就不行?首先,「遷都」和「遷總統」是不同的概念,前者難行,而後者基本不可行,權力中樞就是中央政府,孤掛總統一人在高雄,中央政府在台北,這不是權力中樞,而是權力兩樞了。韓國瑜不遷都而遷總統,不涉法制變更,但涉及國家大政之周邊配備;更無厘頭的是,他前腳說總統住高雄,行政院在台北對立法院負責,後腳他又突發奇想「有沒有可能修憲讓總統兼行政院長」,這不是前矛盾嗎?台灣自修憲民選總統後,總統有權無責早為人詬病,論者有主張總統制有主張內閣制,就是沒有「總統兼行政院長制」,何以故?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