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興觀點:總統戍守南疆,誰曰韓國瑜南遷之議不宜?

2019-05-17 06:3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說若他參選總統而當選,會留在高雄上班。(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說若他參選總統而當選,會留在高雄上班。(高雄市政府提供)

日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先生稱:若國黨徵召並順利當選總統,考慮到南北平衡與市民承諾,決定在高雄辦公。討論熱烈:或稱國安、經濟、洽公云云,反對與贊成的輿論互見,除綠營忘了先前倡議府院南遷,十足再度上演「雙重標準」外,筆者亦提供淺見,供各位朋友參考。

或稱:將首都遷徙茲事體大,必造成國家混亂云云。筆者以為不然,中華歷史最偉大文化融合,恰巧就是遷都而成。話說北魏孝文帝當年為了漢化,執意將都城由「平城」遷都「洛陽」,群臣反對者眾,或稱:「四方都沒平定,如何遷都?您又稱要征伐南方,但馬匹何在?」帝曰:「馬場馬匹眾多,何謂無馬?何況平城在九州之外,不是帝王之都。」或稱:「我們也知道平城與洛陽不能相提並論,但自先帝以來,百姓居住日久,早已習慣,若突然遷徙,恐群情不樂。」又稱:「遷都吉凶當占卜」帝曰:「以前有賢者可以卜宅吉凶,但現在已無,今日朕意已決,何必卜算?何況王者四海為家,遠祖居住北荒,先祖不就遷徙好幾次嗎?」爭議遂平,遷都後有孝文帝漢化壯舉,此為後話。

承前,今島內,並無戰火,無前開史實遷都困難,此其一;況且,科技時代,何囿命理,此其二;再者,國府遷都多次:南京、重慶、臺北,非無先例,此其三;更重要,南北差距,向為鄉親詬病,且綠營與陳前市長鴻圖府院南遷,今難得韓市長從善如流,欲以高雄作總統辦公處,豈因人廢言?此其四。綜上四者,韓市長總統南部辦公,無論遷都或總統南部辦公室,誰曰不宜?

即使爭議不斷,韓國瑜(左)的民調支持度仍大幅領先藍綠白所有對手。(林瑞慶攝)
高雄市韓國瑜(左)拋出當選總統南遷高雄的話題。(林瑞慶攝)

或又云:臺北向為政治經濟中心,高雄先前為港區與重工業,且五院皆在臺北,無論平日或緊急時刻,如何互通聲息云云。明末清初大學者顧炎武《歷代帝王宅京記》:話說三國時代,孫權為鞏固長江中上游,將治所由建業(今南京)遷移至武昌之後才再遷往建業;待吳主孫皓繼位,復遷武昌;臣子陸凱上疏,其認:武昌危險,土地貧瘠,不能建都養民;且船舶飄蕩、陵寢高危,更有童謠:『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寧還建業死,不住武昌居。

承前,高雄為重工業為軍事重地,有陸官、海官與軍港等,且韓市長曾為軍人,平日威嚇,有變時就近指揮,與臺北互為犄角,比對武昌與建業,非得魚與熊掌無法兼得,更具彈性,此其一;依《釋字第419號》副總統是否兼任行政院長,其認副總統與行政院長,均可備位元首,然若二人合一,恐失去此一保險,試想:若正副總統與行政院長,同處一市一區較好,還是分散風險,駐守兩地?韓市長使總統與備位者,不居於一地,可謂高妙,此其二;再者,明代定都北京「天子戍邊」;北宋真宗「親征澶淵」;且孫氏政權,無論明主昏君,皆知戍衛軍事重地之重要試想:高雄睥南海,踞壽山,總統南遷不正是統帥權的展現?此其三;且經濟方面,我們無效的錢坑法案、用愛發電、核四停建,千億資金,灰飛煙滅,豈非民脂民膏?今元首南遷,平衡南北夙願,應為美事,此其四。最末,高雄素有「光榮港都」美名,比較臺北與高雄,絕非如建業與武昌,天差地別;今韓市長創見,可將高雄推向另一高峰,此其五。凡此五者,皆為總統高雄辦公之利,或可考量。

最末,舉吳起和魏武候「在德不在險」史實:話說魏候自誇山川險固,認為易守難攻;軍事家吳起稱:「夏桀、商紂領地皆險要,由此知道,在德不在險;若君王失去民心,同舟的人都是寇讎。」魏王稱善。承前,有劉邦氣概之韓總,應廣修德性,服務鄉里,若以總統之尊,戍守南疆,屆時海內和樂,南北同歡,誰敢說韓國「瑜」不若武昌「魚」?想必總比,日日演練,腳底抹油,迅雷撤離好些?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