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游盈隆專欄:純手機族納入總統初選民調,能改變什麼?

2019-05-11 06:50

? 人氣

民進黨初選一延再延,蔡英文總統又想出新招式,要求納入手機民調。(顏麟宇攝)

民進黨初選一延再延,蔡英文總統又想出新招式,要求納入手機民調。(顏麟宇攝)

風波不斷的民進黨總統初選,最新的爭議是「手機民調」。5月4日,蔡英文總統在桃園首度公開表示「民調一定要貼近真實民意,才能找出最有競爭力的候選人,500萬(純)手機族的意見不該被忽視」。民進黨另一位總統參選人賴清德則說「基於制度穩定性,手機民調能否正確反應民意,及手機會不會有作假問題等三個層面,民進黨應該繼續使用目前規定的家戶電話民調為宜」。兩人明顯對「手機族應否納入初選民調」意見相左,再次引起社會關注和討論。後續發展如何?值得一評。

淺談美國經驗

美國是現代民意調查的發源地。當傳統以電腦輔助的電話訪談系統(CATI)因手機興起,手機族或純手機族佔人口比例越來越高的時候,主要民調機構包括媒體和大學研究機構便開始研究納入「純手機族」為樣本的一部份。這個現象在美國大約是2004年開始,迄今15年左右。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過去15年「純手機族」在美國佔人口比例越來越高,從2004年約5%開始,到2016年已經不低於47%。這使得主要媒體和研究機構必須考慮將手機納入傳統以家戶電話為主的民意調查中。至於手機和市話的比例多少?並沒有一定的標準。比方說,美國最著名的兩大民調機構,蓋洛普和皮尤研究中心,使用的比例就不一樣。最近CNN有一次全國性民調則用「全家戶電話」,並沒有採用「手機與家戶電話混比」,是另外一個例子。

手機民調在台灣剛起步,技術未臻成熟,相關問題仍多

台灣目前到底有多少「純手機族」?這方面嚴謹的研究很少。根據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2018年的一項委託研究顯示,目前台灣的「純手機族」估計大約是28%,比美國少19個百分點左右。進一步的研究顯示「台灣純手機族的特質是男性居多、年紀大多在20-39歲,研究所學歷、不與家人同住的獨居人口」。此外,根據NCC(國家傳播委員會)最新的數字,台灣現有手機用戶約2922萬戶(包含易付卡),已超過人口總數2359萬,平均一個人擁有1.24支。如果扣除二十歲以下人口,這個比例會提升到1.5以上。換句話說,每一個台灣成年人擁有1.5支以上行動電話。這意味著在台灣可能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擁有兩支以上行動電話,而這會不會造成初選民調的不公平,違反「每人一票,每票等值」的基本原則?有待釐清。

由於民調或市調納入手機一事,在台灣並不普遍,甚至可以說剛起步而已,相關的問題和疑慮很多,專家學者眾說紛紜,短期內難有共識,包括手機母體特質無法確定、個別手機屬於什麼地理區域無法區辨、手機持有人身份是否非公民?是否為外國人如外勞、觀光客等等?再加上民調納入手機,成本將倍數增長,民調時間也會拖長,有無違反個資法的問題等等。問題一籮筐,都不是一時三刻可以獲得解決。

20190410-民進黨主席卓榮泰10日出席民進黨中執會。(蔡親傑攝)
民進黨初選一延再延,現在蔡英文總統又要求納入手機民調。圖為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出席民進黨中執會。(蔡親傑攝)

回顧民進黨全民調制度的設計

民進黨總統初選第一次採全民調是2003年,但當年並沒有實施。一直到2011年才真正實施全民調,實施的經驗和結果良好,並沒有什麼問題。所以,2019年3月6日,民進黨中常會再次確認通過總統初選民調辦法。根據2011年2月23日中執會修正通過的「第一、二、三類公職候選人提名民意調查辦法」,全民調的制度設計,有以下幾個重點:

一、由中央黨部確定八家合格的民調公司,再由八家中抽出五家,來執行民調;

二、抽中的每家民調公司各自在兩天內要完成3000個有效樣本,所以樣本規模是3000,共五家,一共有15000個。

三、總統初選採用「對手對比式」,而對手之選擇,需黨的初選候選人有共識,或主要對手政黨已正式提名者;否則,中央黨部最後也可以採取「黨內互比式」。

四、決定勝負的規則:根據第八條「…若僅有一人之民調成績等於或高於對手,則由該候選人勝出,其餘皆由民調成績最高者勝出」,也就是說,若參選人僅有一人民意支持度等於或高於對手,則由該參選人勝出;其餘情況則由民意支持度絕對值最高者勝出,規則簡單明瞭。

五、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抽樣的母體採前一年中華電信住宅現話簿所刊登的電話用戶,總數才328萬筆,和現有超過800萬戶資料不一樣,代表性當然也不一樣。但是民進黨初選自2007年以後就採用所謂「黃頁」為母體,原始目的是為了防弊,試圖防止有人臨時大量增加電話線數造成選舉不公,立意良善;但總統初選這種全國性民調,限制只能用明顯不能代表母體的黃頁進行抽樣,是一個很大的缺點,容易造成選舉的糾紛。

六、全民調做為總統初選的依據是民進黨發明的,在全世界民主國家中也是獨一無二的。整體來講,全民調做為總統初選的依據,這項制度的優點是遊戲規則簡單明嘹、成本低、迅速有效率。主要缺點有二,第一,僅根據黃頁,不能代表真正的母體(population);第二是全民調可能有違政黨初選的精神與目的。這些未來都需要再進一步深入研究改進。

「手機族納入本次總統初選民調」究竟牽涉什麼問題?

有關總統初選民調是否應納入手機,近期因蔡英文總統公開表態主張應納入後,再次引起各方關注,在此且提供幾點意見供大家參考:

首先,民進黨總統初選已進行一個半月以上,目前的初選民調辦法是延續2011年的舊制,是蔡英文黨主席任內制訂的;今年3月6日,再經過中常會確認做為2019年總統初選民調辦法。換句話說,不論是2011年或2019年的民調辦法,不納入手機,以全市話方式進行,都是蔡英文黨主席或總統主導下的產物,而她也曾經是現行制度的受益者,因為這項制度使她贏得2011年黨內總統初選。現在,初選進行到一半,蔡總統突然高呼納入手機,等於是自己反對自己,自打嘴巴的行為,要如何說服社會大眾接受?

蔡陣營發言人台北市議員阮昭雄5月7日針對手機納入初選民調時強調說:「黨內民調辦法早就規定,總統初選民調採「對比式」,沒有變更規則的問題」。這是避重就輕的說法,他忘了或不知道這牽涉到「第一、二、三類公職候選人提名民意調查辦法」第五條:「民調中心以初選民調執行日期首日十二個月之前發行之住宅電話簿為抽樣母體進行隨機抽樣,再交由核定之各單位執行民調。」這項條文明白規定「住宅電話簿」為抽樣母體,並沒包括手機電話。如果要納入手機電話,當然涉及遊戲規則的重大改變,怎麼會沒有變更規則的問題?

既然「手機族納入初選民調」會牽動基本遊戲規則第五條的改變,民進黨中央(包括中常會與中執會在內)或相關黨務部門基於選務中立的立場並不宜在初選進行過程中修改民調辦法,五人協調小組更不應將「手機民調」納入協調項目。簡單的說,初選已經啟動,火車已經出站,沒有任何修改遊戲規則的空間。

20190411-台北市議會質詢,台北市議員阮昭雄。(甘岱民攝)
台北市議員阮昭雄認為改手機民調,沒有變更遊戲規則的問題。(甘岱民攝)

第二、民調納入手機樣本,在美國已漸漸成為常態,在台灣是剛起步,未來也應該會成為常態。但即便在美國,手機與市話比例應該是多少?在過去15年中,是該採2:8、3:7、4:6、5:5、6:4、7:3,何者最適當?業界和學界皆無定論。且「全手機民調」問題很多,「網路民調」的母體無法確定,都難以成為具「代表性樣本」(Representative sample)。基本上,現階段網路民調或「全手機」民調結果,新聞性與娛樂性成分較多,無法據以推論全體選民。因此,即便是美國各大媒體或主要研究機構都不以「全手機」或網路民調做為總統大選民調的方法。

第三、現行以「全市話」(landline)進行的民調是否真的造成極大的誤差或根本就不具代表性?答案是否定的。以我的實際經驗來看,一項全國性抽樣調查,在未加權狀況下,(以台灣民意基金會四月全國性民調為例),20-24歲受訪比例的確是最少的,但與加權後相比,是1:3.8;然後比例開始明顯遞降,25-29歲是1:2.4;30-34歲是1:1.8;35-39歲是1:1.5;40-44歲是1:1.4;45歲以後完全沒問題。所以,一項以傳統市話為基礎的好的調查,其結果基本上沒有問題,是具有代表性的。而且,從過去多次經驗看,例如2012年總統大選,選前兩天根據加權後的民調結果和最後選舉結果相比竟只相差1.4個百分點。由此可見,現在一窩風否定全市話調查的精準度,並非建立在嚴謹的科學經驗與知識基礎上,而是情緒成分居多。

第四、民進黨總統初選從318登記迄今已整整54天,蔡陣營做為總統初選的一方,如果執意非要變更初選遊戲規則不可,坦白講,是完全缺乏正當性與合理性的。執意硬凹下去,徒然給人一種輸不起、耍賴、無賴的感覺,豈是現任總統應有的風範?但講的更直白一點,蔡陣營近期主張「手機族納入民調」,而且從這次總統初選就開始,她們其實是在打一場「手機議題戰」,目的是逼迫賴陣營出面反對,凸顯賴陣營傳統保守,藉此爭取年輕手機族的支持,期盼因此短期內提升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這樣的選戰巧思有沒有用?這種企圖能不能成功?坦白講,那是兩面刃,或許有一部份「純手機族」會起共鳴,但同時也會招來無數重視比賽規則、有民主素養的人的反感,對蔡陣營的得失其實很難說,但這必然造成黨中央新而巨大的困擾。

第五、民進黨各級公職初選民調辦法自2011年以來,長達8年都沒與時俱進,沒有及時因應修改,包括納入手機民調等等,本身就是一種不可原諒的黨務怠惰。是誰在這一段期間內當黨主席?不是很清楚嗎?整體來說,過去十年,蔡英文當民進黨主席前後約八年左右,沒有與時俱進、檢討改進各級公職初選民調辦法,導致今天初選民調遭人詬病,包括沒納入手機等等,蔡主席及其團隊難辭其咎。

結 語

「手機族納入初選民調」這樣的倡議如果是在總統初選還沒有開始的時候提出,確實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但當初選已經起跑,而且已經跑到一半時,這個問題的提出明顯違反程序正義,非常突兀。面對「手機族納入民調」的新爭議,民進黨中央應正心誠意,亡羊補牢,未來積極研議修訂出更完善的初選民調制度,而不是現在倉促變更進行中的遊戲規則,否則必將對已經很糟的民進黨形象造成再一次傷害。倡議「手機族納入初選民調」的一方很可能是認為這將有助於提高自己的勝算,但證諸當前實際民意大勢所趨,當雙方民調差距很大的時候,拋出這樣的選戰議題,究竟能提高多少民意支持度?能不能一舉扭轉戰局?或只是徒生紛擾而已?倡議者宜重新評估,否則將進退失據,得不償失。

捍衛民主價值,維護初選制度的公平性,讓這場風波不斷的總統初選盡快完成,是民進黨當務之急,是廣大支持者共同的期待,也是卓榮泰與羅文嘉的歷史使命。

*作者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前台灣政治學會會長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