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蘇南觀點:郭台銘參選2020的啟示─台海如何能和平?

2019-05-07 06:50

? 人氣

郭台銘向川普介紹威斯康辛州投資計畫(資料照,AP)

郭台銘向川普介紹威斯康辛州投資計畫(資料照,AP)

日前總統蔡英文在臺北港主持108「金華演習實兵演練」時致詞:「我們要展現捍衛主權、民主、自由的決心,強化邊境安全,守護我們的藍色國土。」

3月31日上午約11時,中國的2架殲11戰機,踰越台灣海峽中線,進入台灣西南面空域;當時我國空軍派戰機緊急升空攔截,雙方對峙超過10分鐘後,中國戰機才返回中線另一側。4月1日,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推文,《台灣關係法》與美國的承諾相當明確,中國軍事威嚇不會贏得台灣的民心。

投入國民黨初選的鴻海集團郭台銘董事長4日在臉書表示,進入白宮係因美國相信郭董會創造價值、能維持「和平」,宣示拚經濟與競選總統的決心。日前他也說「國防靠和平」。

台師大教授范世平回應,國防如果靠和平,還要國防幹嘛?應是「和平靠國防」。針對郭董所說,「中國人為什麼要打中國人?」蔡總統也回嗆,應該講給大陸聽。

3月24日,美國海軍驅逐艦柯蒂斯韋伯號(Curtis Wilbur)和海岸防衛隊的「伯瑟夫」號(Bertholf),穿越台灣海峽,展現美國「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承諾。

4月6日,法國海軍巡防艦葡月號(Vendemiaire,舷號F734)「罕見地」通過台灣海峽,中國除當時派艦警告離開外,國防部也在25日抗議,「非法進入中國海域」。又,法國國防部表示,「法國海軍大約每年都會通過台灣海峽一次,從未引發任何爭端。」

20190425_法國巡防艦「葡月號」(Vendemiaire)。(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Saberwyn攝/CC BY-SA 3.0)
法國巡防艦「葡月號」(Vendemiaire)。(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Saberwyn攝/CC BY-SA 3.0)

美國國防部在2日發布2019年度《中國軍力報告》,首度提到「一國兩制」及武統台灣的七大條件,並指出為了阻止台獨,解放軍正在做武統台灣的準備?並準備阻止、推遲任何第三方勢力干預台灣衝突?

郭董挑戰總統大位,選民最擔心是甚麼?就是日後倘發生鴻海集團的「中國因素」與台灣利益衝突?郭董是否會選擇「台灣利益」?其實,在鴻海集團的股份持有中,郭董只占約1成。又,郭董於4月22日一口氣就解質27萬288張的鴻海股票(市值達237.3億元),以宣示參選的決心,選總統是玩真的。

郭董是否未來可能為兩岸和平的製造者?筆者以為,台灣人的背脊很硬,最需要「信賴」與社會「和諧不對立」等元素。

郭董參選對兩岸和平的啟示是甚麼?筆者以為:

1.在氣候變遷與地緣政治影響下,各國的發展脫離原有軌道,以致民族主義復興與強人政治崛起,俄羅斯的普亭總統、美國的川普總統都是前例,郭董也是援例而已。

2.全球化退卻,這是2009以來全球共同現象,象徵資本主義流動的商人,在這股潮流下,還出來從政,是否代表著資本家能壓縮的空間,已由產業到了政治?一般選民會買單嗎?拭目以待!

3.對外:臺灣成為美中對峙場域。近來,中國海空軍不斷穿越海峽中線,甚至是臺灣東面,弦外之音似已突破第一列鳥鏈的封鎖,對台對美施加壓力。美國則開放軍售、人員訪問,不斷聲援臺灣。兩國不斷藉由臺灣來表達彼此的不滿,相互嗆聲,讓臺灣腹背受敵壓力不輕。

4.一邊一國,當臺灣提出要獨立,不僅中國説老祖宗留下的土地1吋都不能少;美國則説為什麼要保護臺灣,所剩的和平空間留給臺灣的高層、社會或選民等去突破吧!

5.一個主權兩個治權,這就是所謂兩德模式,也是所謂「一個中國·各自表示」,可是92年時臺灣政府就不願意,當時追求的是「新國家」。

6.一國兩治,也就是一個中國裡的自治區,像是昔日的西藏、新疆般,可是今日這兩地發展根本就是中國直接管轄,時間証明並非可行。

7.一國一制,這是中國軍方所提,這根本是「武統」。一旦臺海若不幸發生戰爭,將不僅是臺灣人的悲哀,也是世界人的不幸。亦有可能是中國大陸藉由一場可控制的台海衝突,逼迫美國遂其所願,那麼臺灣將失去當家作主?!

臺灣的經濟會受兩岸和平影響嗎?筆者以為,臺灣經濟架構似乎是依附在美國終極市場上,可是美國內需市場是在衰退,那麼臺灣要怎麼因應?另,臺灣產業鏈好像也是建立以中國大陸為中心上,中國的舉手投足皆可影響到臺灣?

中美貿易戰: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政部長馬努欽(中)和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海澤(左)(AP)
中美貿易戰即將攤牌。圖為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政部長馬努欽(中)和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海澤(左)(AP)

台海要怎様才能和平?這是臺灣上下共同追求的目標,要怎麼才能和平?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在《世界秩序》一書,提到有2個原則可供參考:

1.「談判」,建立新型夥伴關係:

第1個機會點,兩岸在經濟上實質是個「夥伴關係」;而在政治上,臺灣追求的是夥伴関係,中國追求的是「從屬關係」。臺灣的制高點可以採「以經圍政」嗎?這在90年代甚是可能,而當2010年起中國成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這個就可能變得渺茫?

第2個機會點,臺灣需等待中國大陸轉型或解體?可是這不是臺灣所能掌握的。如果政治性談判,零和遠高於非零和的博奕。

2.「實力」,這當然不僅是軍事,也包括:經濟、文化、社會軔性等。雖然臺灣的土地面積僅佔全球土地面積的0.02%,但在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發布的「2018年(IMD)世界競爭力年報」中,台灣整體排名第17名,始終名列前矛;但中國大陸也排第13 名。

3月26日《博鰲亞洲論壇》所公佈的「亞洲競爭力2019年度報告」顯示,2018年亞洲主要經濟體中,台灣排名第2,而中國大陸卻排名第9。

筆者建議,無論是社會的和諧或人民素質,台灣都遠高於中國。面對中國大陸的實力或暴力,臺灣除了訴諸國際,藉諸國際力量阻止中國的威脅外,該如何發揮槓桿力量?台海和平與美中貿易戰息息相關,美中皆將台灣當作籌碼打牌,使台灣政經皆受影響?

筆者以為,美中貿易戰若在近日內和平落幕,則台海和平可有幾年;但如果只是暫時的協議甚至是破裂,那麼台海風波恐怕不會就此停住?如何創造兩岸和平的布局、契機,正考驗臺灣執政高層與選民的智慧,面對國際局勢、兩岸賽局的判斷力!

*作者為雲林科技大學教授。中正大學法學博士/交通大學土木工程博士/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博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