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拉丁美洲版的「武昌起義」為什麼失敗?下一步何去何從?

2019-05-07 06:10

? 人氣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號召國民與軍方「起義」推翻馬杜洛政權(AP)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號召國民與軍方「起義」推翻馬杜洛政權(AP)

5月1日應該是拉丁美洲大國委內瑞拉歷史性的一天。在這一天清晨,最高法院(TSJ)首席法官將宣布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嚴重違憲,反對派推舉、歐美國家支持的臨時總統瓜伊多(Juan Guaidó)才是名正言順的國家領導人。然後,重點來了:國防部長、總統府侍衛長、國家情報局(SEBIN)局長等軍方三巨頭也宣布支持瓜伊多;馬杜洛「有尊嚴地」黯然下台,搭機前往古巴,展開流亡生涯……

後來消息走漏,馬杜洛準備先發制人,於是瓜伊多提前一天發動「起義」,4月30日清晨來到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東部的拉卡洛塔空軍基地(La Carlota)外面,在一群委內瑞拉國民兵(GNB)官兵的簇擁之下,發表演說呼籲全國人民走上街頭示威,宣稱軍方很快就會加入起義的行列,一同推翻「篡位者」馬杜洛。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號召國民與軍方「起義」推翻馬杜洛政權(AP)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號召國民與軍方「起義」推翻馬杜洛政權(AP)

法官沒出現,將軍不見了,獨裁者還在

然而實際狀況卻是,不僅首席法官莫瑞諾(Maikel Moreno)置身事外,這場博弈中最關鍵的「軍方」始終就只有那幾名國民兵,國防部長帕德利諾(Vladimir Padrino)、總統府侍衛長耶南德茲(Iván Hernandez)、SEBIN局長費古耶拉(Cristopher Figuera)都未到場,帕德利諾與耶南德茲還在推特上發文力挺馬杜洛。

中午,馬杜洛下令安全部隊出動,以催淚瓦斯與橡膠子彈鎮壓示威群眾。早晨與瓜伊多一同宣布起義的另一位反對派領袖羅培茲(Leopoldo López)攜家帶眷到西班牙大使館避難,原本簇擁瓜伊多的國民兵則逃往巴西大使館。傍晚,馬杜洛帶著軍方高層現身,帕德利諾與耶南德茲赫然在列,只有費古耶拉不知去向,據說遭革職後逃往美國。

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4月30日宣稱,他已經獲得軍方支持,呼籲軍民共同革命、推翻總統馬杜洛。馬杜洛則回應,軍方仍效忠於他。(AP)
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4月30日宣稱,他已經獲得軍方支持,呼籲軍民共同革命、推翻總統馬杜洛(左)。馬杜洛則回應,軍方仍效忠於他。(AP)

起義雷聲大雨點小,WHY?

這場「卡拉卡斯起義」與1911年中國的「武昌起義」似乎不謀而合,兩者都是志在推翻現任政權,都是策動軍方棄暗投明,都是事前有規劃但倉促提前舉事。然而後者締造了中華民國,前者卻雷聲大雨點小,讓原本就民窮財盡、政治動亂、國際孤立的委內瑞拉,陷入更複雜的不確定性,甚至面臨美國軍事干預的威脅。

瓜伊多自今年1月23日自任臨時總統以來,已經獲得歐美50多個國家承認,在國內的聲望也居高不下,馬杜洛連他起義失敗後都不敢逮人,但為什麼430這場大張旗鼓的起義仍然虎頭蛇尾?據歐美媒體與專家分析,可能原因有二: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視察軍隊,凸顯他仍受到軍方高層支持(AP)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視察軍隊,凸顯他仍受到軍方高層支持(AP)

軍方臨陣退縮?設局陷害?

首先,瓜伊多操之過急,犯了兵家大忌,讓有意反正的軍方高層準備不及,裹足不前。此外,羅培茲的現身「搶戲」也橫生枝節,因為如果說馬杜洛是竊盜治國(kleptocracy),委國1000多名將領(比美國還多)就是貪腐共犯。儘管瓜伊多已承諾會給予軍方豁免權、讓軍方在「後馬杜洛」時期繼續扮演重要角色,但羅培茲在這個議題上立場強硬,難以得到軍方高層的信賴。

第二個可能則是,瓜伊多根本就「中計」。他今年1月登高一呼,舉世矚目,但後繼無力;2月時企圖利用國際人道物資援助議題造勢,還是只能博取媒體版面。馬杜洛有可能授意軍方,透過心懷貳志的費古耶拉與原本被軟禁在家的羅培茲,與瓜伊多陣營虛與委蛇,一方面試圖摸清其底細以及其與美國的聯絡,一方面利用一場失敗的起義重挫其聲勢,讓整個「反馬杜洛」運動無疾而終。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號召國民與軍方「起義」推翻馬杜洛政權(AP)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號召國民與軍方「起義」推翻馬杜洛政權(AP)

馬杜洛來日無多?固權有方?

如果答案是前者,那麼馬杜洛恐怕來日無多,獨裁政權一旦基礎出現裂痕,通常都會越來越嚴重,更何況彼此間原本就只是利害關係的結合。反對陣營與美國一旦祭出更多的誘因、更強的保證、更大的壓力,委國軍方高層不會選擇與馬杜洛同歸於盡。

如果答案是後者,那將代表馬杜洛治國無能但固權有方,他靠著前任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的庇蔭,俄羅斯、古巴與中國的援助,軍方共犯分贓集團的支持,國家的狀況再怎麼糟(缺糧缺電缺商品、惡性通貨膨脹、經濟大幅萎縮……),他還是可以硬生生挺過去,讓反對勢力自生自滅,繼續當他的萬年總統。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治國無能,民生凋敝(AP)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治國無能,民生凋敝(AP)

美國下一步是關鍵

目前看來,馬杜洛的權力基礎並沒有出現明顯裂痕,委內瑞拉持續處於「崩而不潰」的狀態,有如造就一場「失敗國家的奇蹟」。這時最大的變數恐怕不在委內瑞拉國內,而在北方的美國。

委、美兩國交惡十多年,川普2017年1月上台之後,對委國立場日趨強硬,祭出一連串外交與經貿制裁。現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更直接打出「政權更迭」(regime change)的旗號,並且將委國、古巴與尼加拉瓜(台灣邦交國)塑造成「暴政三國」(Troika of Tyranny),必欲去之而後快,連帶遏阻俄羅斯、中國勢力入侵自家後院。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治國無能,民生凋敝(AP)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治國無能,民生凋敝(AP)

軍事干預?噩夢一場

瓜伊多「上任」迄今,美國的確全力相挺,波頓甚至援引19世紀「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來作為依據,並且口口聲聲「不排除軍事干預」。有分析家指出,美國的行動之所以難見成效,一方面是帝國主義色彩濃厚,容易引發委國與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的猜忌與反感;一方面是欠缺重要相關國家的配合, 歐洲與拉美許多國家雖然承認瓜伊多,但是並沒有加強制裁馬杜洛政權。美國既然在這場博弈中有「輸不起」的壓力,就必須從這兩方面去調整、去努力;甚至應該考慮讓瓜伊多與馬杜洛坐上談判桌,促成政權和平轉移。

至於華府不時拋出的「軍事干預」選項,目前看來可能性微乎其微,主要還是恫嚇與施壓。委內瑞拉與美國的軍事實力不成比例,但畢竟是個人口3000萬、面積91.6萬平方公里(台灣的25倍)的大國,而且長期接受俄羅斯與古巴的軍事援助,美方如果想加強偵察、進行撤僑、海上封鎖、劃設禁航區(no-fly zone)都得大費周章,地面部隊入侵更將是噩夢一場,而且連帶拖累周邊國家。看看阿富汗、伊拉克與利比亞血淋淋的例子就知道,這種規模的「軍事干預」只適合紙上談兵。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