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委內瑞拉大停電──黎明前的黑暗,或者沒有盡頭的黑暗?

2019-03-12 06:10

? 人氣

2019年3月7日,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的一家醫院內,焦慮的母親在停電的醫院中等待。(美聯社)

2019年3月7日,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的一家醫院內,焦慮的母親在停電的醫院中等待。(美聯社)

委內瑞拉照理說應該是個現況與前景非常「光明」,石油已探明儲量將近3000億桶,居世界第一位,是第二名沙烏地阿拉伯的1.3倍,石油與天然氣產業發展超過一世紀。但是近來,「黑暗」卻籠罩了這個3000萬人口的國家,因為它的大部分地區會在晚間陷入黑暗,因為它的供電與輸電網絡已幾近崩潰。

這還(也許)不是委內瑞拉最嚴重的問題。因為從今年1月23日開始,委內瑞拉有了兩位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掌握國內政經軍事實權,瓜伊多(Juan Guaidó)得到國際社會主要國家──當然包括美國──的全力支持。兩人從國內纏鬥到國外,至今勝負難分。這場從7日開始的大停電,或許會是委內瑞拉黎明之前的最後一場黑暗,但也可能是一場更漫長黑暗的開端。

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AP)
火金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AP)

1000萬%的通貨膨脹率 350萬逃離貧困的難民

馬杜洛在2013年上台,繼承拉丁美洲左派傳奇領導人查維斯(Hugo Chávez)的衣缽,當時委內瑞拉的經濟已經開始走下坡,但是馬杜洛並沒有調整龐大的社會福利政策。2014年國際油價開始重挫,原本就沒有「雨天備案」的委內瑞拉也進入漫長的經濟夢魘。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統計與估計,2013年至2017年,委內瑞拉GDP萎縮3分之1,2018年再衰退18%。通貨膨脹率更是蔚為奇觀,今年下半年預計將高達1000萬%。至於失業率,委內瑞拉政府自2016年之後就不再公布。2015年迄今,儘管沒有內戰、沒有嚴重天災,350萬委內瑞拉人逃往鄰國,為謀生淪為難民。

委內瑞拉母女步行逃往祕魯(AP)
一對委內瑞拉母女步行逃往祕魯(AP)

委內瑞拉、中國、俄羅斯、土耳其……物以類聚

儘管如此,馬杜洛證明自己是一個狡獪的政治生存者。對內,他延續查維茲與軍方建立的「恩庇侍從關係」(patron-clientism),讓將領分享各種經濟特權;不顧國家財政狀況,繼續以社會福利政策維繫下層民眾的民心;搞出一個「全國制憲大會」(Asamblea Nacional Constituyente)架空反對黨掌控的國會,取消總統任期限制,為自己的「萬年總統」鋪路。

對外,美國雖然是委內瑞拉石油的大客戶,但兩國關係從查維斯時代就陷入谷底,進入馬杜洛時期依然如此。但是物以類聚,委內瑞拉仍然得到中國、俄羅斯、土耳其與古巴等國的大力支持。中國與俄羅斯的經濟與軍事奧援尤其重要,讓委內瑞拉在民窮財盡的人道災難中苟延殘喘,兩國則換取廉價石油與「插旗美國後院」的影響力。

委內瑞拉危機:總統馬杜洛指控美國造成大停電,痛罵臨時總統瓜伊多是美國傀儡(AP)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AP)

委內瑞拉反對派展現團結新氣象

至此,委內瑞拉蛻變為「非自由主義體制民主國家」(illiberal democracy)的過程已完成。2018年,馬杜洛搞出一場只有中國之類國家才會承認的「總統選舉」,今年1月10日正式宣誓展開第二任6年任期。但是這一次,他踢到鐵板。

多年來因為分裂而積弱不振、與下層階級始終疏離的委內瑞拉反對派,總算團結起來,推出年僅35歲且形象清新的國會議長瓜伊多,依據1999年憲法剝奪馬杜洛的總統職權,由瓜伊多出任代理總統、組成過渡政府、引進國際援助,重新進行一場得到國際認可的總統大選。

2019年3月,委內瑞拉全國大停電,人民連飲水供應都大受影響(AP)
2019年3月,委內瑞拉全國大停電,人民連飲水供應都大受影響(AP)

美國鷹派強勢介入 委內瑞拉軍方動向成關鍵

不難想見,委內瑞拉這場「兩個總統」政爭的主要推手是美國,尤其是川普政府的鷹派人士──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西語裔聯邦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瓜伊多1月23日(正好是台灣戒嚴時期的「一二三自由日」)在街頭示威抗議大會宣誓就職,立刻獲得美國、加拿大、美洲國家組織(OAS)、利馬集團(Lima Group,墨西哥與烏拉圭除外)的支持,歐盟(EU)重要成員國也先後跟進。

表態之外,美國也對馬杜洛統治集團、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PDVSA)施行更嚴厲制裁。但是沒有槍桿子,如何掌政權?瓜伊多雖然頻頻向軍方喊話,祭出特赦令(智利模式)等誘因,華府也在一旁幫腔,雖然有少數退役將領與現役中下級軍官響應,但成效並不顯著。

儘管如此,川普政府雖然不可能重演1983年美軍入侵格瑞那達、1989年入侵巴拿馬的軍事戲碼,但也不可能讓「自家後院」繼續失火。

此外,委內瑞拉反對派也打出兩張還算漂亮的牌。首先是組織國際援助物資運往委內瑞拉,迫使馬杜洛惱羞成怒之餘,封鎖與哥倫比亞、巴西的邊界,喊出:「委內瑞拉有能力照顧自己的兒童與婦女,我們沒有人道危機。」的無恥謊言,還以運送100噸「援助物資」給古巴來當「佐證」,甚至下令軍隊對邊界抗議民眾開火。

反馬杜洛的民眾在巴西和委內瑞拉邊境示威,拆下委內瑞拉的國旗。(AP)
反馬杜洛的民眾在巴西和委內瑞拉邊境示威,拆下委內瑞拉的國旗。(AP)

瓜伊多尋求外援 馬杜洛不敢輕舉妄動

第二張牌則是讓瓜伊多「周遊列國」,2月22日暫時離開委內瑞拉,前往哥倫比亞、巴西、阿根廷、厄瓜多與巴拉圭等「友邦」訪問,並會晤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馬杜洛原本信誓旦旦瓜伊多一旦踏出國門就休想回國,膽敢回國也會遭到逮捕。結果,瓜伊多在3月4日堂而皇之搭機返國,繼續領導翻馬杜洛的大業。馬杜洛不敢輕舉妄動,難堪之餘更是威信大損。

然後就是大停電。委內瑞拉基礎設施已破敗到無以復加,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不定時停電早已是家常便飯,然而像近來這等規模的停電仍是罕見,電力、通訊、醫療、食物飲水供應都大受衝擊。馬杜洛想當然耳歸咎美國搞鬼,但是以委內瑞拉官員貪腐、系統年久失修、技術人員嚴重流失、進口零件裝備價格飛漲而言,這等規模的停電恐怕會越來越常見。

或許,在越來越頻繁的黑暗時刻之中,想到自己國家土崩魚爛的基礎設施、空空如也的商店貨架、一去不回頭的惡性通貨膨脹、日益孤立的國際社會處境,有越來越多的委內瑞拉民眾與軍人會問,我們還要忍受這個政權多久?

2019年3月,委內瑞拉全國大停電,人民基本生活大受影響(AP)
2019年3月,委內瑞拉全國大停電,人民基本生活大受影響(AP)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