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祥觀點:「代擬」蔡英文不尋求連任聲明

2019-03-12 06:50

? 人氣

蔡英文民調支持度持續低迷。(陳品佑攝)

蔡英文民調支持度持續低迷。(陳品佑攝)

距離二0二0總統大選一年不到的時間,蔡英文總統民調持續低迷,「墊底」之勢無從逆轉,民進黨甚至落入立委補選都「只剩一口氣」的艱窘處境,本文「代擬」蔡英文不連任關鍵時期,以保全民進黨繼續執政於萬一。特別聲明,本文並非蔡英文總統授權。

國人同胞們:

過去將近三年的時間,擔任國家領導人的重任,我時時刻刻銘記就職演說開宗明義所說的話:「台灣,再一次用行動選擇了新總統、新政府,所期待的就是四個字:解決問題。此時此刻,台灣的處境很困難,迫切需要執政者義無反顧的承擔。這一點,我不會忘記。」

我確實沒有忘記。我帶領執政團隊焦心苦思,尋求國家各方面緊迫問題的解決之道,政府上上下下也努力奮發落實執行。然而,去年地方公職人員選舉所反映的民意,卻使我驚覺人民和我之間的距離何其遙遠!我滿懷理想的大政方針,民眾多不認同;秉持進步理念所規劃的政策,許多民眾跟不上;勇敢直面問題所擘劃的解決方案,不是招致強烈的反抗,就是激發尖銳的對立;有些改革則事與願違,績效不彰。

凡此一切,由不得我不承認,我雖然解決了一些問題,但所製造的問題可能更多,懸而未解的問題也不知凡幾。

午夜夢迴之際,我常反思我投入公共服務的初心,就是要背負這個國家的擔子,促進這個國家的改變,讓這個國家有尊嚴、有自信、更繁榮、更團結,而且富於公義。我發願要帶領國人同胞勇敢地一起把國家帶向新的方向,讓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都因為參與台灣的改變而感到驕傲。

20160520-第14任總統、副總統就職慶祝大會.總統蔡英文就職演說.(陳明仁攝)
還記得第14任總統、副總統就職慶祝大會,總統蔡英文就職演說的團結國家的承諾嗎?(陳明仁攝)

我要感謝台灣人民給我機會實踐這樣的雄心壯志。近三年來,我須臾不敢忘懷,一刻不敢懈怠,努力經之營之。然而,實踐的結果活生生的呈現在前,民意的向背赤裸裸的顯現於世,鐵的事實告訴我,我真的失敗了,我也讓這個國家失敗了。

儘管多端複雜的改革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見效,積弊深重的難題也需曠日費時地投入才能化解,但回顧過往為了改革問題和提振績效所走過的險路,再檢視所獲致的有限成果以及橫梗在前的更艱難的漫漫長路,捫心自問,我真的有能耐、有信心再去團結國人齊心協力共創美好的未來嗎?

團結是解決問題的鑰匙。我就職之初即邀請全體國人同胞一起來扛起這個國家的未來。因為我深知,唯有全體國民共同奮鬥,才讓這個國家偉大;總統團結的不只是支持者,而是整個國家。基於此,我呼籲國人拋下成見,拋下過去的對立,一起來完成新時代交給我們的使命。

不幸的是,團結國人正是我最失敗的地方,我不但未產生凝聚力,反而在改革與施政過程中,大大的撕裂了社會,狠狠的增強了對立,致使這個國家陷入更加嚴重的撕扯、爭鬥和分裂中。台灣面臨的內憂外患十分嚴峻,團結一致還不足以解厄消災,不團結必使台灣陷溺在困苦危殆的漩渦中無以自拔。我必須承認,我已經冒犯太多國人的人格尊嚴,剝奪太多國人的權益,製造太多群體之間的仇恨,招惹太多國人的反感、怨懟與否定,我顯然已經無法扮演團結國民同胞的統合角色,反而成為衝突與分裂的因子。

在改革的過程中,因為利益與價值觀的歧異,對立是難免的;在民主政治的運作中,由於牽涉權力與理念的競爭,衝突同樣無法避免。這些衝突與對立固然激發出選舉時的動員能量,但也因為這些對立而使我們的民主逐漸失去了解決問題的能力。我雖然明知此理,但往往因為缺乏同理心,缺乏慈悲的善念,缺乏足夠的包容寬度和瞻矚高度,更因為經常急切求成,甚至爭強好勝,而添增了太多爭戰的柴火,引發了過多、過猛的衝突。

20180509-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9日將於立院外抗議,中山南路的拒馬已經架設到慢車道上。年金改革(蘇仲泓攝)
蔡英文執政創下拒馬蛇籠圍城遠超越任的紀錄。(蘇仲泓攝)

同時也由於開闢的戰場過多,點燃的戰火過旺,引爆的對峙過強,我確實已經失去超然於黨派鬥爭與社會衝突之外的立場,再也無法發揮調和、緩衝與凝聚的作用。這些功能正是國家領導人最能給力也最應用力的地方,奈何我已招怨各方,成為負能量的淵數,再也無法為團結發出正能量。

或許因為2016年行政權與立法權都以絕對優勢掌握在民進黨手中,因此在全面執政的態勢下,執政團隊產生權力的傲慢心態,不僅將現實的權位、政策與資源全盤捧走,也制定了有違憲之虞的不當黨產與轉型正義條例,對過往的威權體制作為及相關資產進行清算與鬥爭,因而破壞了朝野政黨的團結空間,也招來民主倒退的質疑。儘管我誓言要將台灣的民主向前推進,不要停留在兩個價值觀的對決,而是變成不同價值觀的對話。其它所以的改革亦乎如此。但誠如大家所見到的那樣,我們所推動的所有改革都演變價值觀的對決、利益的衝突、朝野的對立。這不是我的本意,我一再說要謙卑再謙卑、要成為最會溝通的政府,但因為操持不當,我點燃了全面性的烽火,在勞資之間、環保和能源領域上、軍公教年改問題上、同性婚姻爭辯上、乃至統獨問題上,都把國家推到宛如你死我活的尖銳對抗上。我立意打造一個沒有被意識形態綁架的「團結的民主」,現在顯已徒託空言;坦然的說,我本人要承擔一切責任。

令人遺憾的是,近三年來不僅社會各層面的互動關係與溝通功能全面惡化,兩岸之間關係也搞僵、搞擰、搞壞了。兩岸關係是台灣生存發展的關鍵因素,也是建構區域和平與集體安全的重要一環。這個建構的進程,我決心致力維持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透過對話和溝通,建立互信,有效解決爭議。然而,基於台灣主權不能因為承認一個中國原則而被限縮的堅持,我絕不能承認1992年兩岸兩會達成共識的所謂「定海神針」,由此而使兩岸關係急轉直下,不但官方關係斷絕,連帶影響了兩岸之間經濟、貿易、文化等各層面關係,台灣的外交關係備受打壓, 兩岸人民之間關係急劇惡化,台灣的庶民經濟更受嚴重衝擊。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主席汪洋發表政協工作報告,是4年來首見未提到九二共識。(張家豪攝)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主席汪洋發表政協工作報告,是4年來首見未提到九二共識。(張家豪攝)

這些苦果是顯而易見的,追根究底,中共當局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霸道行徑要負最大責任,台灣在野黨與部份民眾基於意識形態與一己之私而與中國裡應外合也難辭其咎。我確信台灣絕大部分民眾不能接受一國兩制的統一模式,也確信美國、歐洲、日本及世界上其它與我有價值共信的盟邦是台灣的強有力後盾,一定可以確保台灣的安全,粉碎中國併吞台灣的陰謀。

不過,我也知道中國堅持一中原則是牢不可破的,要政府承認九二共識也是鐵板一塊,絕對不會退讓。這是我礙難順應的,我也斷無轉圜的空間,即使連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如果多數人民因而認定我不適合續任總統,我只能說,即使如此,我也不能變節以交換連任。

領導這個國家近三年來,雖然挫折不斷,風雨不停,但我始終擇善固執,一以貫之。去年地方公職選舉和層出不窮的民意調查結果,不容否認的是,我的堅持和主張未獲多數民眾認同,我的作為和政績也未獲廣泛支持。如果堅持尋求連任,確實阻力很大,荊棘遍布。即使倖能續任,在基本政策與施政作為難以更張的情況下,無論是持續改革或是施政績效的追求,勢必面臨與第一個任期同樣的困難,如果民進黨再失去立法院的優勢席次,則處境必將更將困絀,施政勢必寸步難行。痛定思痛,與其堅持爭取連任,讓民進黨承受失去執政權的重大風險,並讓台灣面對中國更加使狠欺壓的困苦,我將不再爭取代表民進黨參選下任總統,而讓賢給黨內賢能之士保全民進黨的執政權。

不再尋求連任之後,我將在剩餘的一年多任期中加倍奮發有為,全心全力實現我承認的政見,壯大台灣,連結國際,開展台灣璀璨的未來。卸任之後,我會面壁思過,深切檢討四年任期的執政得失與功過,從中萃取經驗,再造自我,期盼將來再有機會以更美好的新我再造台灣更美好未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長、中選會委員。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