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揭露貧窮兒童嚴峻處境 非法雇用童工、兒童性剝削問題日益嚴重

2016-05-25 12:02

? 人氣

日本媒體也一直關注貧困兒童的問題。

日本媒體也一直關注貧困兒童的問題。

日本的貧窮兒童(簡稱貧兒)問題近年在當地引起關注,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日本平成24年度(西元2012年)的相對貧窮率(指收入未達全國收入中位數一半的人口比例)約為16.1%,未滿18歲的孩童貧窮率則達16.3%。《朝日新聞》日前對2名高中女生的專訪報導,更反映出日本當前嚴峻的童工剝削問題。

少女淪為「工作機器」

一名北關東地區(主要指茨城、栃木、群馬3縣,有時候也會加上埼玉縣)的高中女生,從2013年開始在一間包住的汽車零件加工廠工作,並於隔年考進現就讀的定時制高中(定時制高校,主要是提供國中畢業後,有半工半讀需求的學生就讀,大多分為早、中、晚時段、各4個小時的上課時間)。

她每周工作5天、工時長達30個小時,但工廠卻不給她工資明細表,每個月只給她2萬日圓(約合新台幣5940元)的薪水。考慮到通勤花費,女學生每天都只吃一頓飯,而且都是泡麵。更甚的是,工廠給她的房子不但無法從外面上鎖,飲用水也總是帶著鐵鏽味,根本是血汗工廠。

無良雇主亂扣薪資

定時制學校教師表示,當他發現這名女學生對所謂的「時薪」毫無概念時,他便於校內召開會議,制定支援方案,建議女學生盡快搬離現在的住處,尋找新的打工和落腳處。此外,學校教師也教女學生對付血汗工廠,以「課程需求」為由,要求工廠提供工資明細表,女學生才首次得知自己的薪水計算方式,雖然時薪高於國定、工作天數無誤,但有約4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1881元)的不明費用遭扣除。

此外,工廠還會以「要支付學費」為由,扣除女學生1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970元)的薪水,但校方卻常常沒收到學費。女學生本來很感謝工廠社長為她擔任學校的保證人,但長期無法溫飽的生活使她痛苦不已,最後選擇在2015年偷偷逃出工廠。

家庭失和 

在此之前,女學生原本與父親、繼母同住,但國中畢業後就被繼母趕了出來,繼母對她說:「你要是想唸高中就去住福利設施,不願意的話就搬出去自己住吧!」女學生本來也在考慮,但看到在兒童養護設施中日漸頹廢的姐姐,她選擇獨立生活。

女學生後來搬到了繼母為她找的公寓,並開始在餐廳兼職,但賺的錢多半進了由繼母管理的戶頭,每個月實際到她手上的僅有5千日圓(約合新台幣1485元)。一心嚮往讀高中的女學生,努力在親戚中找尋能為自己擔保的人,但遲遲沒有下落,直到朋友替她介紹工廠的工作,她才得以如願上學。 這名女學生現在住在以24歲的男友租下的房子,在市場找到月薪11萬日圓(約合新台幣32674元)的工作,比起以前三餐稍有改善,有時也會自己下廚。

單親家境困難 少女走上風俗業

另一名就讀關東某所高中一年級的女學生(15歲),2年前曾在「出租屋」(レンタルルーム,過去有些上班族出差時會選擇到這裡休息,但最近日本花街也出現類似的旅館,多與性產業有關)賣春,每次5000日圓(約合新台幣1485元)。她在受訪時說,當時想:「只要有了這筆錢,就可以買雙室內拖鞋了。」

這名女學生來自單親家庭,與母親相依為命,靠生活保護(基於日本的《生活保護法》,對窮人及各種弱勢直接發給金錢的社會福利制度)過活的兩人大多借住在母親男友家,挨打受罵早成家常便飯。她沒有零用錢,學校用品全靠親戚給的1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970元)壓歲錢支應,如果想要買運動服等較高價的用品,剩下的錢根本不夠買筆記本。

這名少女國中時曾賣春2次,當時她沒錢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也不想待在家,後來在新宿閒逛時被人搭訕。當對方抓住她的手時,她感覺自己被人需要,同時又覺得如果拒絕的話,會遭到毆打,故沒能果斷拒絕對方。她心想:「反正我也缺錢」就這樣出賣了自己的身體。這次她獲得了1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970元),全花在筆記本和書包上。

福利政策不足 貧兒難自立

少女偶然間透過網路聯繫上支援團體,才知道自己在法律上屬於兒童性剝削的受害者,長久以來埋藏在心中的罪惡感、自我厭惡感才稍微舒緩,也停止了過去反覆割腕的舒壓行為。在該團體的建議下,少女曾考慮離開現在的家,求助兒童諮詢所,但因對方會把性交易經歷轉告母親,她便打消了這個念頭。「我很害怕媽媽會生氣,我會一直忍到高中畢業的。」

NHK稱,據厚勞省統計,除兒童貧窮率嚴峻外,母子家庭(指單親家庭由母親撫養小孩的情況)中,兒童貧窮率高達54.6%,位居目前先進國家中的末位。這些貧困的孩子多半因經濟理由放棄讀大學,甚至有些人從國中畢業後就開始賺錢養家,未來日本的貧窮問題恐陷入連鎖效應,父母貧窮間接導致孩子貧窮,進而拉大社會貧富差距。

兒童性剝削問題嚴峻

據日本警察廳統計,因非法雇用童工、進行兒童性交易行為,而被送交檢方的人數於2011年達到巔峰,而後雖有減少趨勢,但2015年仍有7000人左右,較10年前又多出1000人。北海道名寄市立大學教授山野良一指出:「缺乏社會經驗、又沒有地方落角的貧窮孩子們,很容易被有心人士盯上,誘騙或利用他們在惡劣的勞動環境中工作,或強迫他們從事廉價的性交易。」

山野教授主張,除活用民間團體支援這些孩童外,政府也該設置能24小時接受求救的系統,增加電話諮詢、開放兒童館(日本《兒童福利法》第40條下的兒童福利設施,設有遊戲室、圖書室、諮詢室等,主要以培養孩子健全的身心為目的)供無處可去的孩子們居住。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