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歷史教訓》75年前邱吉爾與史達林分割歐洲大陸的「百分比協議」

2019-04-21 14:10

? 人氣

邱吉爾對美國記者說,「史達林從來沒有對我食言。我們就巴爾幹達成協議。我說他可以得到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他說我們可以得到希臘…當我們1944年進入(希臘)時,史達林並沒有干涉。」(BBC)

邱吉爾對美國記者說,「史達林從來沒有對我食言。我們就巴爾幹達成協議。我說他可以得到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他說我們可以得到希臘…當我們1944年進入(希臘)時,史達林並沒有干涉。」(BBC)

英國國家檔案館推出英國冷戰歷史的專題展覽,紀念北約成立70周年,柏林牆倒塌30周年。檔案館的專家說,他們希望通過這些冷戰檔案文件讓人們了解冷戰年代的秘密,猜疑,恐懼,東西方的政治緊張和意識形態對立。

展覽陳列了被英國二戰時的首相邱吉爾稱為「淘氣文件」的協議原件。那是邱吉爾與史達林在二戰即將結束時在東歐劃分勢力範圍達成的「百分比協議」(Percentages agreement)。

一年多以後,邱吉爾在美國發表了著名的「鐵幕」演說,形容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用鐵幕籠罩起來」。「鐵幕」演說成為冷戰開始的重要標誌之一。

邱吉爾在戰爭末期蘇聯紅軍仍然在推進時達成「百分比協議」中表現出的現實態度,與後來在1946年的「鐵幕」演說中堅定的反共立場形成了對比。1947年,美蘇兩大陣營形成,冷戰開始。

邱吉爾的「淘氣文件」分割英、蘇勢力

1944年10月,英國首相邱吉爾和蘇聯領導人史達林在第四次莫斯科會議期間討論了戰後東歐國家的勢力範圍劃分問題。當時代表美國總統羅斯福參加會議的美駐蘇大使哈里曼被排除在邱吉爾和史達林的密談外。

淘氣文件
BBC 百分比協議:邱吉爾在紙上標出劃分勢力氛圍的百分比,史達林用藍鉛筆打了一個大勾。

邱吉爾在回憶錄中說,他把寫這個百分比數字的一張紙遞給史達林,上面標明了英國和蘇聯在不同歐洲國家勢力範圍的百分比。根據卡爾頓(Carlton)在《邱吉爾和蘇聯》一書中記載,邱吉爾後來說,「史達林拿著藍鉛筆在上面劃了一個大勾,然後把紙遞還給我們。」

英國要求在希臘擁有90%的控制,蘇聯被允許在羅馬尼亞擁有90%的控制。在南斯拉夫和匈牙利,雙方各擁有50%的控制。在保加利亞,蘇聯的影響力為75%,英國為25%。

美國歷史學者萊恩(Henry Butterfield Ryan)在《英美展望:美英同盟和冷戰出現 1943-1946》一書中說,在隨後的具體討論中,英國外相艾登和蘇聯外交部長莫洛托夫像集市裡買地毯談價錢那樣,按照百分比協議展開激烈的討價還價。最後莫洛托夫成功地把邱吉爾的百分比作了修剪。

最後的數字顯示蘇聯在保加利亞和匈牙利佔據了80%的優勢,而英國只有20%。蘇聯在羅馬尼亞的控制也變成了100%。

萊恩在書中說,邱吉爾對美國遲遲沒有同蘇聯達成歐洲勢力範圍相關協議感到焦慮,邱吉爾認為在同莫斯科達成正式協議前,在歐洲的蘇聯紅軍不會停止推進。

俄羅斯的恐懼,邱吉爾的反悔

許多歷史學者認為「百分比協議」的意義十分深遠,有人將此協議同雅爾達協議和波茨坦協議相提並論,說史達林和邱吉爾達成的這些協議,把東歐置於蘇聯的勢力範圍內。

lenin
BBC 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越來越被西方當作威脅,許多人擔心西方和俄羅斯會再次進入類似蘇聯時代的軍事和意識形態對抗

隨著二戰結束,英國全面控制希臘後,邱吉爾試圖反悔「百分比協議」。歷史學者勒弗勒爾(Melvyn Leffler)認為,邱吉爾和羅斯福都對與史達林達成的協議保密,不讓他們的繼任者知道,說明了這兩位領導人對協議的態度。

在1945年2月召開的雅爾達會議上,羅斯福提議「百分比協議」中的內容應該由新成立的聯合國決定。美國的建議令史達林不悅,史達林希望把東歐置於蘇聯控制之下。

史達林希望通過和英美達成的一系列協議,能在戰勝納粹德國後在蘇聯歐洲邊界外面的東歐地區建立戰略緩衝區,防止歐洲再出現下一個拿破侖或希特勒。

最初史達林對這個秘密協議充滿了信心,他甚至認為「百分比協議」的重要性超過了雅爾達公開協議。因此史達林後來感到被英美背叛。

邱吉爾在1956年對美國著名記者蘇茲貝格(C. L. Sulzberger)說,「史達林從來沒有對我食言。我們就巴爾幹達成協議。我說他可以得到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他說我們可以得到希臘…當我們1944年進入(希臘)時,史達林並沒有干涉。」

美國對蘇「圍堵」政策的創始人喬治·凱南在1946年的長篇電文中說,克里姆林宮神經質的世界事務看法背後是特有的不安全感。經常的恐懼和對遭受入侵的擔憂貫穿蘇聯和俄羅斯外交政策。

北約東擴問題的歷史教訓

柏林牆倒塌後德國統一,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堅持不能讓統一的德國加入北約。他對美國國務卿貝克說,「北約從一開始就是敵視蘇聯的組織」,(蘇聯)不能接受北約的任何擴張。

北約
Getty Images 本月早些時候北約成員國開會慶祝北約成立70周年。美國蓬佩奧說,在2014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後,北約要致力於對付俄羅斯。

蘇聯解體後,葉爾欽繼續在北約東擴問題上對美國施壓。他對當時的美國總統柯林頓說,北約吸納前華約成員國「埋下不信任的種子」。葉爾欽後來在1995年又對克林頓說,讓俄羅斯領導人「同意北約邊界擴展到俄羅斯,將是對俄羅斯人民的背叛」。

葉爾欽的繼任者普京執政期間的大部分努力都是在致力於恢復蘇聯的經濟空間和安全疆界,對付擴大的北約和歐盟的擴張。2005年普京在國情咨文講話中說,蘇聯解體是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

以色列前領導人裴瑞斯說,普京不是美國和歐洲的敵人。2016年普京同佩雷斯有過一段私人談話,「他們(美國人)需要北約是為了什麼」,「他們想和哪個軍隊作戰?他們認為我不知道克里米亞是俄羅斯的,赫魯雪夫把它作為禮物送給了烏克蘭?在你們需要把烏克蘭加入北約之前,我不在乎。要它做什麼?我沒有碰他們。」

普京的俄羅斯越來越被西方當作新威脅

2014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後,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越來越被西方當作新的威脅。去年俄羅斯前間諜在英國成為毒殺目標,引發兩國互相指責並驅逐對方的外交人員,英俄關係降至冷戰結束以來的最低點。

許多評論認為當今世界已經進入新「冷戰」,即類似於50年代初到80年代末蘇聯和西方的意識形態和軍事對抗的局面再次出現。「百分比協議」是大國對力量對比現實的承認,這種實力政治讓位給意識形態就是「冷戰」的開始。

英國國家檔案館的展覽最後向公眾提問:你是否認為現在的世界更安全了?大多數人的回答是世界沒有更安全。許多人說我們根本沒有吸取歷史教訓。還有人評論說,「現在的世界或許稍微安全了一點,但必須要保持平衡,不要讓俄羅斯和中國感到受威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