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年翻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孔令信觀點:支持不公平裁罰,反成壓縮言論自由的打手

台師大大傳所碩士生莊貿捷與多所大學傳播科系學生舉行「捍衛新聞環境、支持NCC裁罰決議」。(顏麟宇攝)

台師大大傳所碩士生莊貿捷與多所大學傳播科系學生舉行「捍衛新聞環境、支持NCC裁罰決議」。(顏麟宇攝)

全台大專院校45所新聞播系所發起「全台新聞傳播師生連署支持捍衛新聞環境、支持NCC裁罰決議」,4月12日時共有師生、校友1506人連署。他們還提出了三點呼籲:

(1)國家傳播通訊委員會(NCC)行使監督職權時,除了捍衛新聞媒體之言論自由,考量社會公眾之輿論壓力外,也應恪守國家傳播通訊委員會作為獨立監理機構之中立性;審議決策過程應公開透明,裁量懲處須一體適用,當罰則罰,並積極說明懲處事由與決議,否則將有失公允,招致非議。

(2)新聞媒體身為社會第四權,播報新聞應善盡媒體之社會責任,遵守媒體自律之規範,並落實事實查證及公平原則,製播新聞及評論節目。

(3)社會大眾作為理性閱聽人,應透過多元管道攝取新聞資訊,並肩負起媒體監督的責任,抵制未經查證的新聞,實踐媒體素養,共同維護台灣媒體環境。

相信這是傳播科系師生與校友們對於「近來假訊息、假新聞充斥台灣的網路與媒體環境,不但造成社會極化對立,也進而影響台灣新聞生產的正確、真實與嚴謹程度。」反映出來他們的憂心而站出來連署。

20190412-台師大大眾傳播所學生發起的「捍衛新聞環境,支持NCC裁罰決議」連署,今(12)日舉辦記者會公布連署名單。記者會現場發放新聞倫理守則。(吳尚軒翻攝)
台師大大眾傳播所學生發起的「捍衛新聞環境,支持NCC裁罰決議」連署,舉辦記者會公布連署名單。記者會現場發放新聞倫理守則。(吳尚軒翻攝)

根據中央社的報導,連署共同發起人、台師大大傳所學生莊貿捷表示,「NCC裁量懲處須一體適用、當罰則罰;新聞媒體應落實事實查證與公平報導原則,不要傳播錯誤訊息;社會大眾也應扮演『理性閱聽人』的角色,多元接收資訊,並積極抵制和檢舉不當新聞。」

學生反映出:NCC對於「假新聞」「假訊息」裁處須「一體適用」,問題是NCC迄今並未對「假新聞」「假訊息」有任何規範與說明,在裁處的三個案例決議中,還引發更多的爭議,NCC的委員在新聞內容評議專業上明顯少了客觀與公正的專家,因此所做出的決議造成更多社會上的紛擾與爭議,在這樣的氛圍中如何做到「當罰則罰」?

還有NCC主秘蕭祈宏強調「絕對一視同仁,公平對待,所有監理都是一致標準,只要民眾有申訴一定會公平處理,做真正的獨立機關。」連署師生們所期待的所謂「一體適用」,是否只限於傾向藍色媒體?至於綠媒有類似情節迄今未見到處理,NCC真的是標準一致? 還是選擇性處理?

請看NCC再度處罰中天一百萬,主要是針對中天的談話節目現場直播時,有柚農爆料去年柚子產銷失調,有「200萬噸」文旦柚被棄置在曾文水庫,當場就有人糾正,應該是「200萬斤」,中天主持人在34秒時就趕緊做了更正。然而NCC顯然沒有看完整個節目,或者只是根據民進黨立委林俊憲的截圖來指控中天「報導」假新聞。因此再開罰一百萬!

20190401-藍天行動聯盟、拔蔡總部1日於NCC門口召開【箝制新聞自由,挺中天,全民一起來】記者會。(顏麟宇攝)
藍天行動聯盟、拔蔡總部於NCC門口召開【箝制新聞自由,挺中天,全民一起來】記者會。(顏麟宇攝)

檢視NCC代理主委翁柏的說明,「中天節目有直播、採訪,屬於新聞播報性質,傳遞錯誤農產資訊,影響農產交易,損及農民收益,委員會議認為違反衛廣法第27條的違反事實查證原則,裁處100萬元。」

中天現場直播的談話內容中,農友提的是2018年產銷失調的慘況,口頭上先說錯了「200萬噸」,謝龍介當場就質疑有問題,現場有其他農友與農會人士馬上澄清,應該是「200萬斤」,主持人隨即宣布更正是「200萬斤」,這裡有傳遞錯誤農產資訊的嫌疑嗎?

其次,這是去年的產銷情況,今年的柚子現今還在開花,還沒有結果,請問NCC這段談話如何影響農產交易?更如何損及農友收益?在整個談話的重點中不正是農友想要反映去年他們的產銷失調,農委會沒有幫忙處理好,才會有這麼多的柚子被拋棄,面對這樣的問題,提醒農委會應該即早因應,以避免去年的困境再現,NCC的委員不去徵詢農友、農委會專家們的意見,就逕自判定中天這次談話性節目會影響農友損失,是不是為罰而罰?更何況談話性節目原本就是集思廣益,讓各種不同立場的聲裡與建議並陳,以供大家參考。NCC此罰下去,不就是禁止談話性節目不能容納與政府立場相悖的言論,那不是箝制言論又是什麼?

最後,小英在余天選戰最後一夜時上台演講,就是引述這一段,來「反擊」藍營,小英自己也口誤說200斤、200萬噸最後還是旁邊幕僚提醒是「200萬斤」,而她馬上又說總之就是很多,試問這場造勢晚會和中天所直播的談話性節目是否都是在表達己方的立場與意見,小英可以口誤,農友就不許口誤?小英講了就不會影響柚子的產銷?中天談完之後就會影響今年柚子的產銷?同樣都是「錯誤訊息」而非假訊息,在NCC委員顯然認定上小英就是口誤(沒有人向NCC檢舉)?中天就是假消息(很多人向NCC檢舉)?這裡面不就是太明顯的「有所選擇」而非「一體適用」!

20190315-三重區立委補選候選人余天選前之夜晚會,總統蔡英文上台致詞。(陳品佑攝)
三重區立委補選候選人余天選前之夜晚會,總統蔡英文上台致詞也說錯。(陳品佑攝)

回到連署上,中央社報導,台灣大學新聞所學生陳德倫說,「他知道參與連署,可能會被貼上職業學生、政治打手的標籤,但他對目前新聞品質感到憂心,為了媒體環境不要繼續惡化,有必要建立一個健全的公共領域,來討論相關議題。」NCC的裁處若是公允,為何社會上馬上出現「NCC,髒兮兮」的反應呢?NCC代理主委在說明時卻是無法完整與明確地交代?原本假訊息與假議題真的是非常值得公開論談的「真議題」,NCC大可藉著此次讓假訊息與假新聞一一曝光,讓媒體更加了解真/假新聞的尺度,供學界業界參考與防弊。然而,NCC卻放了這個良機,反而授人口實成為政黨打手,陷入獨立機關不獨立的窘境。

至於學生甘冒「被貼上職業學生、政治打手的標籤」而出面連署是有勇氣,問題是當NCC自己都處理不公,都站在政黨立場上來做裁處,這份連署不就等於幫NCC背書?不就等於幫那隻伸進黑手到NCC的政黨背書?學生想要有健全的公共領域來討論,但是政黨在背後操作,能讓各位放心大膽、客觀公平地暢所欲言嗎?(操弄NCC來打擊特定媒體,就不會打擊「特定議題」與「特定對象」嗎?)

還有連署學生台灣大學學生會長吳奕柔表示,「前陣子在台大、政大學生爭取下,校內電視台已可自由轉台,不再限定單一頻道。」不知道台大政大這些大學校內電視台為何會出現鎖定單一頻道現象,媒體市場原本就是市場決定機制在運作,轉台權本來就在消費者手上,台大政大學生要去爭取自由轉台,當然是好事,問題是先搞清楚到底是有人刻意操作?還是市場機制使然?若是前者那就問題嚴重,值得這些學校好好探討,因為黨政軍與媒體本來就不該進入校園,這才是校園自主。若是後者,因為市場導向造成鎖定某台,那麼請問NCC是否也要干預市場?同樣的要問:NCC要拿什麼標準來管理市場的報導呢?

末了,學生發起「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並在立法院外召開記者會,邀請電視台簽署承諾書,一同為新聞內容把關。這是好事,問題是這個「假新聞」的定義是誰來確定?若是由政府來操盤定義,只要任何違反政府立場的一定被打為假新聞,屆時請教各位青年學子,你們又要抵制什麼呢?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最可貴的不就是就事實報導真相,就事實評論是非,就問題來監督政府,就困境來幫助弱勢,沒有這些或者一切都由政府來主導,那還要媒體做什麼呢?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