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接受英媒專訪》坦言九合一大選因「同婚」、「年改」慘敗 蔡英文:民進黨付出了巨大政治代價

2019-03-22 10:19

? 人氣

總統蔡英文日前接受英國《Monocle》雜誌專訪,談及去年九合一敗選主因。(資料照,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日前接受英國《Monocle》雜誌專訪,談及去年九合一敗選主因。(資料照,顏麟宇攝)

總統蔡英文日前接受英國《Monocle》雜誌專訪,蔡英文坦言,同志婚姻、年金改革議題,是去(2018)年九合一大選敗選主因。而談到因應2020大選的優先工作是什麼?蔡英文則說,我們不斷向全世界以及區域各國說明我們會維持現狀,但有鑑於大環境的變化,所謂維持現狀,是維持正確的平衡,所以台灣會繼續維持正確的平衡。

蔡英文於專訪中更強調:「我認為習主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今年1月2日的演說某種程度上確實改變了兩岸關係的平衡,必須要再重新平衡。」

習近平。(美聯社)
針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1月時發表的對台演說,總統蔡英文再接受英國雜誌專訪時,表示習主席的發言,某種程度上確實改變了兩岸關係的平衡。(資料照,美聯社)

讚年改處理佳 蔡英文:可再撐個2、30年

談到年金改革,蔡英文則說,這次年改財政上處理得不錯,改革後可以再撐個2、30年無虞。雖然很多人抱怨年金被砍,但減少的年金並不會影響他們的基本生活開銷。不過砍了年金,那些被影響的退休人士難免有所不滿,為此民進黨也付出巨大政治代價。

被問到去年選舉大敗是否因為年改議題時,蔡坦言,那是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是同婚議題,很多宗教團體強烈反對同性婚姻,但年輕人認為同婚關乎人權,應朝著人權先進國家方向邁進。大家對同婚疑義意見分歧。年輕人希望以人權議題來處理,而傳統的人士和宗教團體認為在台灣推動同婚太過躁進,因此雙方有一番角力。
蔡也直言,「我們無法閃躲同婚議題,它就在眼前,我們必須處理。大法官釋憲說明同婚的確是人權議題,公投結果則是提醒要顧慮到傳統派及宗教人士的想法。這就是歧異之處。」

20181225-台大學生會「聖誕不快樂:彩虹上門暨台大校門彩虹旗行動」記者會,並在台大圍牆掛上彩虹旗與彩虹絲帶。(蔡親傑攝)
總統蔡英文日前接受英國《Monocle》雜誌專訪時 ,指出台灣在同婚議題意見分歧,雙方仍有一番角力。(資料照,蔡親傑攝)

英國《Monocle》雜誌創立於2007年,總部位於英國倫敦,內容聚焦於政經時事、全球趨勢等。該刊亦出版專業書籍,並開設全年無休之網路電台Monocle24,評論國際事務及政經、文化等發展。

總統蔡英文專訪問答內容全文:

問:您可以分享自己讓人驚訝的地方嗎?那或許不是您的最大秘密,但可能是人們不太瞭解您的地方?

總統:一般人通常認為女性政治人物不如男性強硬,此外,我曾擔任教授多年,大家往往認為教授不夠「政治」,所以有些人對我有政治上不夠強硬的存疑,但是他們現在應該知道即使我的言語可能比較溫和,可是我夠「政治」,也夠「強硬」。

問:我對您的成長背景很感興趣,您是家裡11個小孩裡的老么?

總統:沒錯!

問:想請教您身為老么,在這樣大家庭裡長大是什麼樣的情景?

總統:很多兄姐好處是分散父母注意力,他們對小孩將來的成就總是有所期待,所以希望年長的手足表現好一點。我兄姐學校成績優異,沒有辜負父母期待,所以我在學校的壓力相對就比較小,因此我的童年算是很愜意,因為父母不會給我太多壓力。但另一方面,因為兄弟姐妹很多,所以我要學習如何和大家相處,當然他們也得學著跟我相處,但整體而言,重點在父母,如果父母公平對待小孩,知道如何照顧小孩,情況就沒那麼複雜。

問:您現在家裡人口簡單,但在大家庭的成長經驗,對您在做決策時有任何影響嗎?

總統:身為政治人物,我每天接觸民眾,無論是在辦公室,在外面,或特別在大型活動中,常跟人民交流互動,努力瞭解他們的想法,所以我的成長經驗幫助我很多。因為兄弟姐妹多,我總是訓練自己觀察和瞭解他們。有段時間我曾負責談判,我訓練自己如何觀察別人,如何回應他們的看法。對我來說,新的挑戰是如何和民眾打成一片,觀察他們的反應,瞭解他們的想法。我通常白天已整天和民眾在一起,回家後不想再應對其他人。我在家通常會想獨處,反思白天發生的事,想想隔天該做的事。

問:我知道令尊是生意人,您認為自己是在政治背景家庭下成長嗎?您的政治意識是在稍後才出現的嗎?

總統:政治意識是之後才出現。我父親不太希望子女太參與政治,他們是上一代傳統的父母,因為過去獨裁統治,他們不太希望子女涉足政治。我父親就是一位典型代表,認為子女應該成為專業人士,像是律師、醫師或建築師。他從沒有讓子女成為政治人物的打算。

問:以您女性的身分擔任總統的角色,為台灣的總統制度至少在形象上帶來變化,過去3年來,您為台灣帶來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總統:主要在政策面,台灣有太多改革要做,我們沒有多少時間,特別在年金方面,有些年金很快就會破產,要是我們不採取作為,整個年金體制可能會崩壞,引發全國財政災難。我們同時也要確保不能中斷退休人員的年金給付。

這是我們要做,也該做的。這次年金改革史無前例,過去從沒有領導人敢碰這一塊,就像其他國家的年金改革,如果想確保財政健全,就一定要刪減給付。以前台灣年金給付率很優渥,事實上太過優渥,造成台灣很多人不滿,認為對勞工很不公平。公務人員的年金比退休勞工優渥太多,讓社會普遍存在不公義的觀感。我們必須解決這種觀感,處理年金制度財政問題,確保年金永續健全。

我們覺得在年改財政上處理得不錯,改革後可以再撐個二、三十年無虞。雖然很多人抱怨年金被砍,但減少的年金並不會影響他們的基本生活開銷。不過砍了年金,那些被影響的退休人士難免有所不滿,為此我們也付出巨大政治代價。

問:回顧去年11月的選舉,您認為年金議題是民進黨大敗的主因嗎?

總統:那是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是同婚議題,很多宗教團體強烈反對同性婚姻,但年輕人認為同婚關乎人權,應朝著人權先進國家方向邁進。大家對同婚疑義意見分歧。年輕人希望以人權議題來處理,而傳統的人士和宗教團體認為在台灣推動同婚太過躁進,因此雙方有一番角力。

但我們無法閃躲同婚議題,它就在眼前,我們必須處理。過去2、3年來,大法官釋憲要求修法進一步保障同志權益,當然去年的公投企圖推遲同婚的進展。

這2年半來,社會上充滿了對同婚議題的爭議與衝突,但終究我們縮小了同婚議題範圍,大法官釋憲說明同婚的確是人權議題,公投結果則是提醒要顧慮到傳統派及宗教人士的想法。這就是歧異之處。

但公投和大法官釋憲的結果讓我們縮小同婚議題的範圍,簡化成2件事,第一,大家都同意應保障同志權益,第二,該提出何種法律架構保障同婚。儘管我們為此付出政治代價,但我認為這樣的過程有幫助,這麼爭議且對立的議題最後簡化為兩件事,也就是民眾普遍同意保障同志權益,而政府須研議如何修法保障他們的權益。

問:您當選總統以來,全球政治局勢在川普上任後改變了。想請問您在這個後川普時代,放眼2020,您認為要變得更川普化?還是要忠於蔡式風格?

總統:這就要看你怎樣定義政治魄力。我想有些人會覺得我講話輕柔和緩,雖然我是女性,但我的意志堅定,且準備好要做事,儘管會付出政治代價,但這才是領導人該有的樣子,重點不在講話強硬,而是你是否有堅定的意志完成改革,過程中你會遭受攻擊、面臨壓力、衝突,但最後還是呈現給人民你想要達成的結果。

問:迎接2020大選,有關外交、兩岸、國防,您的優先工作是什麼?

總統:我們不斷向全世界以及區域各國說明我們會維持現狀,但有鑑於大環境的變化,所謂維持現狀,是維持正確的平衡,所以台灣會繼續維持正確的平衡。在兩岸關係上,我們不去挑釁中國,但我們必須具備足夠的防衛實力,因為中國投資大量軍備,我們必須增加軍備,提升台灣防衛能力,這是我們的優先要務。

問:我們知道台灣目標是把兵役制度改為志願役,請問目前進度如何,預計何時能夠完成?

總統:這項政策其實是在前面兩任總統的任期時就推動並執行,我的責任是讓志願役能夠順利運行,同時讓我們的國防能力因為採行全志願役而更加強化。現代化軍隊須要有經驗的軍人,知道如何使用高科技武器,所以須要非常多的專業訓練。所以如果我們回到以往義務役系統,年輕人服1年兵役時間是不夠的。

在志願役制度下,服役者從軍至少4年,如此我們才能有足夠時間培訓他們。服完四年兵役即可退伍,而且只要符合資格,他們也可以延長服役時間。在接受4年的培訓後,他們成為非常有經驗的軍人。退役後可成為後備軍人,如此一來,我們將有一群核心、專業的志願役,和一群志願役退役的後備軍人。

問:談談明年的選舉,您的一些批評者表示只有打中國牌,您才能贏得選舉。譬如北京採取愚蠢的行為,您馬上站出來反應,激起民眾情緒,民進黨就能贏得選舉。您對此說法有什麼回應?

總統:人們在意的當然是國家安全,以及我們能否維持與中國穩定的關係。所以這不是說站出來大聲講話,表現非常強悍就好。當然有時候確實有必要強悍一點,但這不是一位領導者唯一能做的。我們要確保國家安全,並且同時保持與中國穩定的關係。

不過民眾也非常在乎經濟,雖然大家沒有注意到,但經濟狀況自2016年以來確實好轉。我2016年剛上任時,很多人認為我們沒有辦法達到1%的經濟成長,因為前一年經濟成長不到1%。不過我們做到了,2016年時成長率1.51%。2017年的表現更好,成長率達3.08%。這是一個重要的成就。去年我們表現也不差,2018年大約2.63%,這表示經濟好轉,且整體趨勢是往上的。就名義或實質收入來說,整體都是往上的趨勢。我們出口表現良好,儘管今年可能因為美中貿易衝突而有所影響,不過整體來說,台灣經濟穩定成長。人們擔心政府能否確保電力的供應,不過根據我們的計算,電力供應應該沒有問題。

問:習主席1月份時發表了恐嚇威武叫囂意味甚高的演講,有些人認為習主席在演講中訂定出北京統一台灣的時程表,似已改變了現狀。請問總統您是否同意,這是您的看法嗎?

總統:我認為習主席在今年1月2日的演說某種程度上確實改變了兩岸關係的平衡,必須要再重新平衡。

問:要如何重新平衡?

總統:重新平衡的意思是我們要更謹慎的處理兩岸的關係,因為1月2日的演講中透露出了中方的急迫性。所以我們必須加速所有的準備工作。

問:如果我們參考其他也有衝突關係的國家,像是南北韓,去年這個時候看似核戰爆發邊緣,如今兩國好像非常要好的朋友。目前,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不樂觀,但是也許明年會有所改變,您認為有沒有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關係改變呢?

總統:關係改變須要很多的因素,首先,中國必須平等地對待台灣。另外,任何和平進程不能設有前提或政治框架做為前提。就台灣方面,我認為如果沒有前提,或一中、一國兩制的框架,而且如果進行過程中我們是被平等的對待,並且對方尊重台灣所擁有的主權,那我認為我們沒有什麼理由不能坐下來溝通。

問:台灣和英國最近都非常流行公投,當然很多時候公投結果並不順你的意,如果您成功當選連任,您能否明確排除在第二任期間進行台灣獨立公投?

總統: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並不是領導者說了算。一個領導者的責任是確保我們的民主能夠運作,並且透過民主讓民眾共同決定我們下一個階段與他方有什麼樣的關係。不過,以總統來說,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護我們的自由、民主、並且和中國保持穩定的關係。

問:有人認為民進黨在去年11月的選舉慘敗是因為您在這3年期間過度關注台灣獨立、台灣認同、或者更改國名等的議題。您有什麼回應?

總統:我不這麼認為。上一次的選舉是地方選舉,所以兩岸議題並不是那次選舉的重要議題。我在這2年半的任期間,我們非常謹慎處理兩岸關係,我們不挑釁,維持了與中國穩定的關係。於此同時,我們面臨來自中國巨大的壓力。中國越來越武斷的進行軍事演練,同時奪取我們的邦交國。所以我們面臨許多的壓力,但是我們並不挑釁,並且非常謹慎處理兩岸關係。是中國在試圖改變現況,我們只是在回應中國的行為。不過去年的選舉比較攸關我們的內政議題,而有些議題確實意見比較分歧。

問:今年有許多重要的週年紀念日,其中一個是4月份台灣關係法40周年,請問您到時會希望向美國傳達什麼樣的訊息?

總統:我希望我們之間的友好關係能夠持續,兩方的合作也能夠更密切,以面對區域未來的挑戰。

問:去年台美關係有很多進展,近乎大使館等級的新館處開幕,還通過了《台灣旅行法》,還有幾個高階的訪團。展望2019年,在您的願望清單上,有沒有什麼台美關係之間的願望您希望能夠實現,或者希望美國能送給台灣什麼樣的禮物?

總統:這不是像聖誕節。台灣和美國的關係不是聖誕節等著開禮物。台美關係非常堅實,而且我們希望能夠保持密切的合作關係,並有實質上的進展。

 

喜歡這篇文章嗎?

顏振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