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誰讓保護千年藻礁的人累了?

2019-03-19 07:00

? 人氣

蔡英文曾簽筆寫下「藻礁永存」四個字,如今藻礁要斷送在她手裏?(圖∕潘忠政提供)

蔡英文曾簽筆寫下「藻礁永存」四個字,如今藻礁要斷送在她手裏?(圖∕潘忠政提供)

引發大潭藻礁生死戰的「觀塘工業港(區)」案,去年10月通過環評,接著上周通過內政部區委會,在蔡英文政府的意志下,這些號稱專業審查的委員會,一一淪為政策打手。「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面對政治凌駕專業的政府,在最後一次區委會戴上口罩,用靜默表達無奈跟抗議。

「我們說的也夠多了,大潭藻礁即使出現再多新事證,也無法挽回她的宿命,因為她面對的是不尊重專業、且不守信用的行政團隊。我們很遺憾無法在行政體系中爭取她成為自然地景。各位審查委員們,狗和火車的闗係我想大家都知道,我個人是累了,在這裏閉嘴。你們好好玩,玩出台灣的永續給我們看。以下剩餘時間我要戴上口罩,表達我對行政體系在這個事情上的無奈跟抗議。」

潘忠政這番話在網路上快速傳播,打動許多人的心。而又是什麼原因讓一個愛鄉愛土、為守護藻礁奔走七年的人,最後只能黯然地說「我累了」?

努力提出科學證據,卻發現政府不講科學

「我發現不論我們說再多,官方都二、三句就把我們打發掉,或實問虛答、或用假數據混淆真相,讓我覺得這不是一個談道理的地方。」

潘忠政事後說起當天戴口罩的心情。身為小學自然科學老師,他教學生科學是解決爭議的方法,因此他一路以來的做法就是科學。做調查、出書、演講、辦論壇、記者會開了近60場,就是希望用教育讓大家認識藻礁的珍貴。

2000年從桃園觀音新坡國小退休前,潘忠政就是一位熱心的環保志工,2009年得知中油煉油廠要遷到觀音,因為不忍觀音將變成未來的六輕、五輕,他站出來反對。2012年得知當地有藻礁生態時,原本是想以這個生態系去擋中油煉油廠,沒想到深入了解藻礁後,才發現藻礁本身才是最應該被保留的對象。

於是他開始辦夜觀,每一次報名都秒殺。很多助力紛紛出現,他太太程美玲也在2016年從新坡國小退休,兩人一起推動藻礁守護行動。接著律師、教授都被吸引而來,中研院研究員陳昭倫更是一通電話就答應調查,當他調查出柴山多杯孔珊瑚後,潘忠政更覺得:「我們都被藻礁召喚來的,她要我們去救她。」

他同時也相信環評會、區委會是個講究科學的地方,體制可以辯證是非,於是他在每一場會議中提出調查證據。並動之以情,期望政府能把千年演化而成的珍貴藻礁好好保存下來。而第三接收站並不是非蓋在觀塘不可,連中油都曾提出台北港、林口港的可行替代方案。環評委員鄭明修有感而發,強調台灣西部海岸已過渡開發,導致天然海岸逐漸消失,既然三接站選址存在其他選擇,留下生態應該是最重要的考量,為什麼不能考慮其他替代方案?

原本環評審查時應該好好討論替代方案的可行性,但前環保署長李應元卻宣布,這個環評不包括台北港的範圍,技巧性地迴避了這個重要的討論。

另外,所有行政單位都宣稱已縮小開發面積,足以保護藻礁生態系,但其實這只是個障眼法。這個案子包含工業區、工業港兩部分,工業區雖然從232公頃降到23公頃,但工業港並沒有降低,只是碼頭席次從10席變2席,工業港外海2座儲槽及部分氣化設施,將另案環評,通過後才會做。

20190304-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於行政院前舉行「觀塘環評停止執行記者會」,圖為桃園在地聯盟理事長潘忠政。(蔡親傑攝)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於行政院前舉行「觀塘環評停止執行記者會」,圖為桃園在地聯盟理事長潘忠政。(蔡親傑攝)

但這些所謂迴避方案並無法保護藻礁生態,陳昭倫日前投書媒體強調,過去2年超過50位科學家及公民,不畏強風暴雨低溫,用9個月做出3年才能完成的研究,證明大潭藻礁是目前生態狀況最佳、生物多樣性最好的藻礁,但卻不被政府重視,他感嘆政府不聽科學家的意見,執意葬送國寶。

觀塘爭議如何解?先暫定為自然地景

看到蔡英文總統、行政院長蘇貞昌、台南市長黃偉哲都支持台南龍崎掩埋場依文資法暫定為自然地景,讓潘忠政好羨慕。他說:「這兩個同樣珍貴,龍崎可以、為什麼觀塘不可以?何況觀塘還提出比龍崎更明確的證據。是不是黃偉哲的票比較少、鄭文燦的票比較多?很遺憾一切都還是政治考量。」

雖然才說完「我累了」,但潘忠政立刻又打起精神,未來每周三上午10點到12點,他都要到桃園市政府持續發聲。他在臉書寫下:「藻礁的事不釐清價值取向,不究明開發的正當性,不信守承諾,民進黨就是我眼裏的詐騙集團。」

而目前看來,將觀塘列為暫定自然地景的確是一個暫時解決爭議的折衷方法,只要暫定自然地景,將啟動半年審查,讓所有爭議有釐清的機會。民進黨要證明自己是一個講究科學的政府,觀塘案是最後一次機會。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