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沒女朋友很魯?租一個啊!「出租女友」成中、日新世代逢年過節的最新選擇

2019-02-14 17:28

? 人氣

從「出租家人、男女朋友」的盛行我們不難看出「家庭」和「社會觀感」帶給現代人的壓力之大,甚至不惜用「欺騙」來緩解局面。(示意圖/Pakutaso)

從「出租家人、男女朋友」的盛行我們不難看出「家庭」和「社會觀感」帶給現代人的壓力之大,甚至不惜用「欺騙」來緩解局面。(示意圖/Pakutaso)

情人節自己一個人過,覺得自己很魯?看著朋友一個個在臉書、IG打卡放閃,你是否有點憤憤不平?如果可以「租」個帥哥正妹在情人節陪你出遊,拍照打卡PO上網炫耀,你願意嗎?

2006年,一間正式的租賃親戚公司在日本出現,從此出租「人」的行業漸漸在亞洲地區盛行。從先前引發話題的出租男、女友開始,到現在連父母、閨蜜都可以出租,甚至還有許多「假結婚」的案例。這個「新興行業」在中國也逐漸盛行,尤其年節期間,更是接單接到手軟。

有需才有供,從這個職業的盛行我們不難看出「家庭」和「社會觀感」帶給現代人的壓力之大,甚至不惜用「欺騙」來緩解局面。

會找上我們的人,通常已經束手無策〉日本的出租家人公司

早在1989年,東京一家公司因發現員工太忙,無法探望父母,開始出租兒女給感到孤獨的長輩。2006年,日本第一間出租家人的公司正式成立,吸引丹麥導演以這間公司為主題,拍攝了紀錄片,卻發現這個特別的公司每個租賃服務背後,都有一段令人辛酸的故事。

被裁員的新郎需要租同事和老闆、酒吧駐唱女歌手專門雇人點她唱歌、一個盲女租了一個視力正常的同伴,想讓同伴告訴她舞會上有哪些好看的男子。一個意外懷孕的女人租了一個媽媽,想勸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的男朋友接受肚子裡的孩子……

各種各樣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租賃理由,都曾出現在「出租家人」公司。目前日本最大的出租家人公司Family Romance創辦人石井裕一在接受採訪時,談到顧客各式各樣的租賃事由,表現出對顧客們的深深同理。從假冒小王陪出軌的人妻去跟丈夫「謝罪」,到代理一般的上班族去跟顧客磕頭道歉,他認為:「會找上我們的人,通常已經束手無策」。他自己從事這份工作的開端,就起因於有位單親媽媽朋友的女兒要申請幼稚園,園方卻要求「父母都要出席」,讓朋友因孩子沒爸爸而備感困擾。朋友遭遇到的困難,也激起了石井裕一創業的熱情。直到現在,他都認為這份生意之所以存在,是為了對抗世上許許多多不公平的現象,也彌補了許多人生命中的遺憾。

石井裕一的旗下有多達800多名演員,業務內容幾乎無所不包,租賃過來的家人還有客製化服務,髮型、個性等等都能要求。至今,日本租賃「人」的形態發展得越來越多樣化,若你今天突然想打籃球,但朋友們都不願意赴約,也可以租人一起打幾個小時的球,而不用一個人寂寞地對著籃框發呆。

有租賃需求的,也不僅限於大人。在日本,小孩常會因為單親或父母身材肥胖而遭霸凌,需要利用租賃服務來創造出自己「家庭美滿」的假象,這門生意雖然看似在「欺騙」某些人,但欺瞞的背後,卻都是人心最真實的需求。

從陪你應付煩人的長輩到步入禮堂全包〉中國的「生活臨時演員」

在與日本鄰近的中國,「出租男女朋友」的生意也逐漸發展起來,每逢年節,就是這個行業生意最好的時候。原因無他,春節是中國家中長輩最積極「關心」孩子的時候。2016年時出租男友、女友已在中國掀起熱潮,近年這個產業也越發完善,不但越來越多這樣的公司,還有手機APP可以購買這類服務,應徵這份工作的人也日益增多,甚至有點供過於求了。

基本上只有在我和雇主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才會表露出「真實」的一面,其他時候都是以情侶或未婚妻的身份示人。有時候迫不得已,會牽一下手,通常身體接觸都是會避免的,因為他們只是我的雇主。

將出租女友作為兼職的蘇桃這麼說。她是個敬業的「假女友」,事前會與雇主溝通很多細節、注意事項與條件,這位女友的「設定」如身高、租金、年齡、職業、家庭背景,還有收到父母紅包、禮物的時候,要不要歸還等等,都是接案時要事先談好的。逢年過節時,千千萬萬個「假戀人」就會接單出動,裝成情人騙雇主爸媽只是最基本的,若雇主需要,「假結婚」也沒問題,有些還會陪雇主拍好婚紗照,相當敬業。有時「假戀人」會和雇主保持聯絡,以便下一次需要再雇這位「假戀人」出席特定場合時,可以找得到人。

出租的內容男女都差不多,長的是4-5天,短的也有2天的。有些第一次見父母的2天,下個月就要去結婚就需要3-4天。流程也相差無幾,去到家裡坐坐,聊聊天、吃吃飯,周圍逛逛。當然做出租女友並非全無風險,被騙錢、迷姦這種事也時有耳聞,因此許多做這行的人都會加入公司,減低個人接單的風險。

「租一對假父母,去同意抵押貸款,這種單子我們是不會做的。有一次是正室租一個替代自己的人去『抓小三』,存在演員個人的安全風險,我們也不做。」從2015年開始自己經營出租家人公司的李生說接單都有一定的考量,而最大宗的還是租男女友應對父母,或是租父母應對男女友的。這種單子量大,風險也較易控管。

為何那麼多人願意掏錢「租賃」男女友、家人?

「租個女(男)友好過年」這句中國的流行語,顯示出了華人社會的傳統價值變成某種新的壓力,讓許多為人子女者喘不過氣。當過年時節父母、親戚照三餐詢問有女(男)有了沒?什麼時候結婚?結婚了打算什麼時候生?「傳宗接代」變成了一種負擔,若無談戀愛或是結婚的想法,或喜愛的對象是同性、父母不接受的類型,又不想天天被問,不如就去租賃個女(男)友,至少可以暫時逃離父母、親戚永無止盡的「關心」。入行第三年的喬五歲(男)就表示:「其實也算是幫助別人,解決暫時的困難、生活上暫時的瓶頸。大家的生活都有不容易的地方,總會需要某些權宜之計。」

但是這種「善意的謊言」只要開了頭,就需要更多的謊話來圓,更不用說這個行業有許多風險,屬於法律灰色地帶。與其走上這條無盡的圓謊路,不如試著和雙親好好溝通;當然,為人父母也應該「隨緣」一點,當你只會用長輩的身分對孩子苦苦相逼,孩子也可能做出你意想不到的行為來反制,把出租情人帶回家應付你,就是一例。

當然,「出租家人」這樣的職業興起不只跟傳統壓力有關,從日本多元的出租家人案例也可以看出現代人對人際關係的焦慮、對自我的不滿、社會對某些族群刻板印象與歧視等等,都可能會讓人想花錢營造一個美麗的表象,以逃避不想面對的問題。

今天是情人節,又是一個出租女(男)友的高峰期,與其租個伴侶過節,不如想想什麼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吧!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佳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