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梅克爾從政生涯的最大失算?回顧讓德意志走向分裂的關鍵夜晚:難民危機如何改變德國

2019-02-14 15:16

? 人氣

2015年抵達慕尼黑的難民手持一張默克爾的照片

2015年抵達慕尼黑的難民手持一張默克爾的照片

這一年,數以十萬計的難民來到德國尋求庇護。總理梅克爾決定,開放邊境,讓這些人進入德國。這是一個引起德國社會意見極端分化的決定,2015年對這個國家影響深遠。

難民潮讓很多歐洲人感到措手不及。但其實一場人道危機的先兆已經十分明顯。2015年夏,內戰國家敘利亞的局勢嚴重激化。加上來自厄利垂亞和伊拉克的難民,當時共有400多萬人逃離家園。此外越來越多的北非人選擇偷渡地中海前往歐洲。

危機突現

面對大批難民湧來,德國政界毫無準備。雖然歐盟已經在討論如何分配移民的話題,但還未達成妥協。德國的立場是,只有歐盟統一的政策才能應對即將到來的移民大潮。但在2015年的夏天,人們還無法預料到德國將幾乎獨自承擔難民危機的重負。

2015年8月19日,時任德國內政部長德邁齊埃不得不將當年難民數量的預估上調至80萬人。此前預計的難民人數只有這個數字的一半。幾天后,德國移民和難民署(BAMF)就不再對敘利亞難民執行都柏林協議的規定。根據該協議,難民必須在入境歐盟的第一個國家申請避難。德國難民署的這一舉措旨在減輕希臘、義大利等地中海沿岸國家的負擔。

我們能做到!

「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安定的環境裡」,德國總理梅克爾2015年8月31日在年度記者會上說,「我們中的大多數沒有經歷過精疲力竭、充滿恐懼的感覺。」梅克爾願意接納那些經巴爾幹路線前來德國的人,她說接納這些難民是「國家的任務」,並強調:「我們能做到!」

奧地利和匈牙利開始動用專列,向德國運送難民。此時的難民人數雖已相當可觀,但仍在可控的範圍內。不過德國內政部已經提出了如何安置這些難民的問題。儘管如此,總理府還是決定讓難民列車進入德國。畢竟,人們當時其實根本也不知道用怎樣的方式和理由才能阻擋這些火車。

Deutschland Merkel Selfie mit Anas Modamani (Getty Images/S. Gallup)

一名難民和梅克爾自拍

歷史性決定

2015年9月4日,週五的晚上,梅克爾做出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主導了德國接下來數年的政治討論。梅克爾正在北威州參加州議會選舉的造勢活動,這時從奧地利外交部傳來匈牙利總理奧爾班發布的消息,說匈牙利的情況已經失控,一千多名難民徒步踏上了前往奧地利的路途。

梅克爾同奧地利總理費曼通了電話。費曼不希望在邊境出現暴力和驅逐的場面,他向梅克爾建議,不要阻攔難民,而是在他們入境德國後,由德奧兩國以10比1的比例分別接納。梅克爾同聯合執政夥伴社民黨進行了磋商。時任社民黨主席加布里爾同意接納難民。

聯合政府內的另一個夥伴—基社盟(CSU)的主席澤霍費爾,那一天晚上梅克爾沒能聯繫上。他第二天才出現,並稱梅克爾的決定是個「錯誤」。一場基民盟(CDU)和基社盟兩個「姊妹黨」之間延續數年的爭執由此開始。

歡迎文化和縱火洩憤

在那一天夜裡,人們就意識到,奧爾班報出的數字比實際要低很多。接下來的周末,約2萬難民到達慕尼黑火車總站,他們受到了熱情的歡迎。數百名市民向他們歡呼,甚至擁抱這些風塵僕僕的初到者。這些德國「歡迎文化」的鏡頭很快傳遍了世界。

但在一些德國人熱情歡迎的同時,另一些人的敵視和種族主義也日益凸顯。據德國聯邦刑事局的統計,2015年針對難民收容住所的襲擊事件超過1000起,其中有90多起縱火案,是上一年的7倍。僅在梅克爾做出接收難民決定後的一周裡,全德國就發生了8起襲擊難民營的事件,至少造成5人受傷。

難民上限

在巴伐利亞州執政的基社盟感覺,在2015年秋天,沒有人詢問過他們的立場如何。該黨警告,如此大量的難民會讓德國不堪重負,並提議從次年起設定一個「難民上限」。在2015年11月的黨代會上,基社盟與會代表正式採納了這一政策建議。2016年初,這一建議變得具體了:澤霍費爾主張,每年進入德國的難民數量不能超過20萬人。

梅克爾也參加了那次基社盟黨代會。她拒絕設置上限的建議,而主張尋求一個「歐洲解決方案」。她在講話中指出:「關閉國門、無所作為不是21世紀的解決問題之道。」此次大會成為基民盟、基社盟路線之爭的象徵性事件。直到2017年底,兩黨才就年度接收難民的控制範圍達成一致:在18萬到20萬之間。

科隆跨年夜事件

2016年新年夜發生在科隆的大規模性侵事件給有關難民和上限的爭論火上澆油。除夕之夜在科隆火車總站前,大量女性受到性騷擾和搶劫。據聯邦刑事局發布的數字,有650名女性報案稱受到性騷擾。

大多數嫌疑人來自北非國家。刑事局的調查統計顯示,約一半的嫌疑人是不久前才來到德國的。聯邦刑事局局長敏西(Holger Münch)表示,從這一數字看,「這一現象的出現確實與2015年移民大量湧入有關」。這一事件也在德國掀起了有關遣返難民中的刑事犯罪分子的新一輪討論。

影響深遠的一年

2015年11月,德國重新開始對敘利亞人實行都柏林協議的規定。但直到2016年初,形勢才逐漸平復下來。3月,多個巴爾幹國家對難民關閉了邊界,巴爾幹路線基本被封堵。梅克爾則繼續致力於形成歐洲解決方案,她得到了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的支持。土耳其與歐盟簽署了一項協議,旨在阻止難民經土耳其無序入境歐洲。此後,到達歐洲的移民數量驟減。為助難民,幾乎陷入財政絕境

然而,2015年所發生的一切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批評梅克爾的難民政策,反對2015年的歡迎文化。2016年3月,右翼民粹主義的另類選擇黨在多個聯邦州的議會選舉中取得了創紀錄的得票率。兩年後,該黨成為聯邦議院第一大反對黨。

基民盟陣營內部,對梅克爾的批評聲也日漸高漲。梅克爾本人也作起了自我批評,她說,「2015年發生的事不允許重演」。但梅克爾同時強調,德國如此成功地應對了這一嚴重的人道主義挑戰,人們應該為此感到自豪。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