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過日子》健保用越多賺越多?瑞典這樣做避免醫療資源濫用

2016-02-18 14:27

? 人氣

人人稱羨的瑞典社會福利背後,也有著為人詬病的缺點⋯⋯。(圖/Lars_Plougmann@flickr)

人人稱羨的瑞典社會福利背後,也有著為人詬病的缺點⋯⋯。(圖/Lars_Plougmann@flickr)

剛剛好的哲學之道=完美的制度?

Lagom,是瑞典人很常說的一種生活形態,若要以中文來表達,似乎『中庸』之道可以詮釋的很好,一種最恰如分的行事節奏,每件事都有充分地時間,不疾不徐地被妥善處理。

swedehospital.png
妥善規劃、不疾不徐是瑞典人秉持的生活原則。

瑞典人在規劃每一項公共福利時,同樣展現類似的哲學本質, 以瑞典醫療為例,醫生有充裕的時間幫病人看診,卻依然擁有讓自己放鬆Fika(下午茶)時間;病人擁有足夠的看診時間,一個病人至少有20-30分鐘看診時間,在屬於你的這段時間內,所需的一切化驗,如:超音波、CT等,都不需要再額外排隊,因為所有的檢查都在預約被接受那刻起,全部一條龍地預約好了。

在這看似一切完美的高品質福利醫療背後,醫病關係是否真如此和諧美好,我想連土生土長的瑞典人,都會打起一個問號。我們就來簡單介紹一下瑞典的醫療制度、醫護觀念,及在瑞典生活就醫的最大問題。

嚴格醫療系統分級

swedehospital1.png
瑞典的醫院可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喲!

在瑞典,持有合法居留權,包括工作簽或者學生簽證,得超過一個自然年即365天以上的人,方可註冊瑞典的人口號碼,與台灣身份證性質類似,這個人口號碼將紀錄你在瑞典居住期間所有紀錄,包括醫療紀錄,醫生便透過全國聯網十分便捷的瞭解既往病史及用藥狀況。 

一般來說,在瑞典就醫必須透過以下幾個途徑,

1,社區醫院(Vårdcentralen)

最基本的醫療單位,也是一般民眾最常使用的醫療系統,普遍以打電話向護士匯報病情,護士在電話問診過程中評估你是否需要就醫。也有部分社區醫院提供現場預約,但有其限制時間及人數。

2,省郡立醫院(sjukhus)

當社區醫院接診醫生認為病人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或者需要專科醫生的診斷,便將病人轉診至省郡立醫院。一般婦女生產及重大疾病也是在省郡立醫院進行。

3,急診中心(Akutmottagningen)

遇到突發意外或緊急情況時,可以直接至急診中心就醫或者打急救電話112叫救護車。但急診中心的就醫順序仍以是否危及生命危險來分級,一般非立即性得處理的病痛,最長時間得等待超過2個多小時,從進入急診室到出來大概都得花到6小時時間,多數時間是耗在等待醫師從某位重症病人身邊再度回來。因此瑞典一般民眾並不會隨意使用急診中心醫療資源。

4,電話預診1177

遇到不危及生命但需要專業醫療建議時,如高燒,咳嗽,便可撥打這電話,接診醫生會根據病人的描述給予具體照護及非處方籤用藥建議,病人再根據這些建議在家自我照護。如果經過評估,醫生認為有轉診到專科的必要,也會儘快為你安排就診時間。

咳到出血,16小時內嘔吐20多次,護士我中毒了,抱歉你得再等等

在看似中庸和諧的醫病關係之上,實則是有限的醫療資源被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不浪費每一分得來不易的醫療資源,是瑞典醫療制度的最根本原則。

因此最為瑞典民眾所詬病的便是『就醫的困難度』及『漫長的排隊系統』,在瑞典就醫的困難,大概預約到醫生便可拉彩炮慶祝這般誇張,多數瑞典人也往往因這套醫療系統的就醫困難,致力於自身健身運動以換取不生病的體魄。

除非有生命危險,預約醫生一般需等一周左右,最常見的感冒,高燒得超過三個全天,身體並無好轉的情況下,方可順利預約到醫生。以我本身慘痛經驗為例,孩子上幼兒園每個月都被傳染感冒,加上自身鼻炎反覆交叉傳染,咳到痰有血還無法順利預約到醫師,一年因感冒感染肺炎三次進院。其中一次雖如願見到醫生,但驗血後發現只是病毒性感冒尚未合併細菌感染,醫生不願意開出任何抗生素類用藥,便讓你回家自癒。

我家孩子因為腸胃型感冒16小時內嘔吐20多次,預約醫師時護士依然堅持在家看護,只要求家長小心看護、維持一定水份,避免孩子脫水,並和你宣導應該建立正確的醫療觀念,不該浪費重要醫療資源。

瑞典每年秋季,因採拾森林菌菇中毒,延誤就醫的病例不知多少。某年瑞典報紙便特意以某位誤食毒菇,打電話欲就醫,護士依然要他多喝水多休息,導致他中毒身亡的案例,徹底諷刺瑞典醫療就醫的困難度。

swedehospital2.jpg
由於就醫制度過於嚴格,瑞典曾傳出食用野菇中毒致死事件。(圖/Charles_de_Mille-Isles
@flickr)

瑞典對醫療資源的控管會如此嚴格,第一是他們對藥物的嚴格控管,第二則是他們必須將有限的醫療資源及資金用在最需要幫助的人身上,以確保每一個老弱孤苦無依者的生活保障,第三瑞典國民醫療資金70%來自人民的稅收,以高稅收保障高福利是瑞典政府的一貫做法,而這樣的理念也就必然影響到政策法規的制定,將現有資源最大化最有效的利用,為了避免醫療資源被過度濫用,這種看似中庸,實則非然的醫病關係也就應運而生。

瑞典和台灣一樣均推行公民醫療,但最大差異在於,台灣醫療每個人被分配到的資源都一樣,因此往往導致台灣國民用越多,賺越多的扭曲的醫療觀念,而瑞典公民醫療在於將有限的醫療資源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所以過份追求醫療的嚴謹。事實證明,兩種方式各有其優缺點,該如何取得中間的平衡,值得所有人思考。

圖/作者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