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豬瘟到底是怎麼在中國全面擴散的?從疫情爆發地點的神祕關聯,發現案情不單純…

2018-12-27 11:59

? 人氣

中國「非洲豬瘟」疫情到底是怎麼爆發的?(AP)

中國「非洲豬瘟」疫情到底是怎麼爆發的?(AP)

非洲豬瘟在中國大陸已造成23個省市自治區淪陷、疫情數破百,但病毒如何傳入中國?解謎過程宛如懸疑小說,每當線索快與俄羅斯、北韓對接上時,就斷了,無疾而終。

中國農業農村部與吉林省11月16日通報,白山市渾江區紅土崖鎮大清溝村冰湖溝一頭「病死野豬」,確認感染非洲豬瘟病毒。此為中國大陸第一例野豬感染事件,對防治豬瘟是一大警訊。

以當年波蘭為例,為全面杜絕非洲豬瘟蔓延,官方除撲殺染病家豬,還下令獵殺病毒傳播宿主野豬。結果,群居的野豬們在大平原亂竄逃命,導致德國等鄰國大為緊張,丹麥甚至提案要在丹德邊境蓋高牆防野豬。

吉林這起野豬病死事件頗離奇。流行病學界已檢測出非洲豬瘟病毒共23種基因排序,目前傳入中國大陸的豬瘟病毒屬基因Ⅱ型,與喬治亞、俄羅斯、波蘭的病毒株全基因組序列同源性為99.95%左右。

就地理環境看,歐洲野豬難以一路向東翻越高加索山,穿過中亞、橫越新疆戈壁與沙漠到中國。況且,2017年俄羅斯遠東地區的伊爾庫次克州已出現非洲豬瘟疫情,此地距離內蒙古邊境口岸滿洲里僅1000公里。

在11月23日農業農村部的記者會上,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副主任黃保續稱,經過對死亡野豬採樣檢測表明,吉林白山野豬的病毒在基因「關鍵位置」存在明顯差異,不同於引發國內家豬疫情的病毒。

黃保續表示,檢測結果基本可確定,這起野豬疫情和國內已有家豬疫情「沒有直接關係,不是由家豬傳給野豬」。由於發現地處於邊境地區,森林覆蓋率高、野豬活動密集,「很可能是境外傳入疫情」。

這席「境外傳入」話語很玄妙。野豬病死地點位於長白山脈西側,病毒基因排序又跟俄羅斯無關,剩下的「境外」只剩翻過山頭、游過鴨綠江就可抵達的北韓。不過,因沒人追問、官方無進一步確認,北韓小老弟境內是否早有非洲豬瘟疫情?不得而知。

至於已發生的家豬感染病毒,是否源自俄羅斯老大哥?中國官方迄今未確認。以8月發生在瀋陽市瀋北新區瀋北街道五五社區的第一起非洲豬瘟為例,經溯源調查,為7月5日購自瀋陽渾南區高坎鎮小仁境村的王姓豬場,而該豬場事後也檢驗出非洲豬瘟病毒。

王姓豬農表示,最後一次買豬是3月24日,從吉林市船營區大綏河鎮的單姓豬戶買進100頭小豬,加上已飼養豬隻共約280頭。4月份豬群出現發病死亡現象後開始賣豬,除賣到瀋陽45頭,剩餘賣給經紀人,「去向已查清」。

整個已披露調查至此結束,吉林大綏河鎮單姓豬農的家豬是否染病?不清楚;其販賣的豬隻又來自何處?沒交代。唯一可確定的是,非洲豬瘟疫情最早應在今年4月就已爆發,且受感染豬隻被完銷。

這引伸出一個問題,同樣都是豬隻大量病死,為何4月時沒被檢疫出非洲豬瘟?事實上,國務院督查組發現,防控工作出現基層動物防疫機構人員少、設施舊,防控網絡出現「線斷、網破、人散」等問題。

亦即,基層農村根本沒有人力、物力與財力對豬隻進行檢疫。換言之,第一起疫情能被發現是因為瀋北新區的檢疫能量較佳,此後出現類似病死豬事件,地方政府才繃緊神經作事後檢疫檢測工作。

事後防堵疫情擴散需要拼圖,大陸官方強調,非洲豬瘟疫情仍是「點狀散發」態勢,現外界最好奇者,是點與點之間能否串成線,疫情拼圖事實上仍缺好多塊。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