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穩固軍心遠比提告重要多了—看看其他國家對侮辱軍隊的作法

2018-08-29 06:00

? 人氣

網紅陳沂日前直播時,表示大多數志願役軍人「都是廢物」。(資料照,取自陳沂臉書)

網紅陳沂日前直播時,表示大多數志願役軍人「都是廢物」。(資料照,取自陳沂臉書)

日前網紅陳沂使用Facebook直播,暢談個人聆聽周遭義務役友人服役經驗後,對志願役軍人的看法。陳女直言大多數志願役軍人「都是廢物」,並批評大多數志願從軍的都是「社會找不到工作、沒專長、或是文盲」。此番言論一出,褒貶兩極,不少曾經服役過的人深感認同,大大讚賞,同時卻也讓國防部深表憤慨,在發言人粉絲專頁上發文,表示不排除依法提出告訴。

當然法律系畢業的陳女也不是省油的燈,除引述律師發言,以戲謔口吻強調自身言論並未指涉特定志願役人員,無法以妨害名譽下的誹謗或公然侮辱定罪,加上其論述並未提及「國防部」三字,國防部恐無法使用侮辱公署罪提告。

然而,筆者認為,國防部再度被陳女及其支持者嘲笑為「法盲」的同時,其實是在做正確的事情。

2017年11月 (同一時間,陳女在登上知名男性雜誌封面人物時,曾因為過去極端言論遭部分讀者反彈,發起退讚與拒買活動),發生的幻象戰機失蹤案,時任部長面對立委質詢「媒體問說飛行員會不會投共?」一問時,大爆粗口,認為軍人保護家園,可殺不可辱。這樣的反應,與今天國防部發言人的思維是一致的,即凝聚軍隊的向心力才是重要。

20171109-立法院委員會.國防部長馮世寬報告「精進國軍軍紀狀況作為」,被問及有傳聞幻象戰機失聯是投共?他直率脫口說:「他媽的!」。(陳明仁攝)
前國防部長馮世寬報告「精進國軍軍紀狀況作為」,被問及有傳聞幻象戰機失聯是投共?他直率脫口說:「他媽的!」。(陳明仁攝)

在現役約180,000的軍人當中,扣除末代義務役約10,000餘名,「大部分」志願役則至少涵蓋了一半以上,即至少約85,000名志願役軍人在這所謂「大部分」的集合內。即便陳女並未指涉特定個人或團體,也強調「勿對號入座」、「少部分是好的」,但國防部身為無論大部分還是少部分志願役的大東家,倘若悶不吭聲,不也讓自己底下競競業業做事的「少部分」志願役備感無力與無奈嗎?發言人盡了他的責任,為國軍以及軍隊發聲,其發文也僅是 hashtag 了蒐證提告,提到「依法提出告訴」。在筆者看來,這也只是「條件式」的敘述方式罷了,如無法可依,則來告訴之有?

軍人在社會結構上本來就是特殊的存在,軍民關係 (civil-military relations) 在歐美亦是政治學下普遍的研究領域之一,雖隸屬公門卻又異於文職部會。當然,歐美國家也不泛有軍人遭民人侮辱的情況發生。在2013年,英國工黨甚至倡議在當時的國防改革法案中,增列法條將針對現役軍人的犯罪行為列入懲罰,這些犯罪行為包括了歧視與侮辱。

在政界,2017年11月底,時任英國脫歐談判人員的法國政治家巴尼爾 (Michel Bernard Barnier) 便針對脫歐議題,表示一旦英國脫歐,那麼「這個國家將自力更生,不與歐盟他國並肩」。此番言論受到獨立黨榮民發言人兼歐洲議會議員乎坎 (Mike Hookem) 指控,認為用詞不當,意圖使人懷疑英國軍力在對伊斯蘭國聯合作戰中的付出,是個極為無禮的誹謗 (outrageous slur)。

而在學界,今年年初美國南加州匹可里維拉市 (Pico Rivera City) 市議員兼艾爾蘭丘高中 (El Rancho High School) 歷史教師薩爾西多 (Gregory Salcido) 的授課影片,在病毒傳播下也激起了廣大迴響。片中,薩爾西多表示軍人是「低階族群下最低下的」,認為軍人是一群「笨蛋、不善思考、未受教育也不聰明」。這樣的說法不僅讓現任白宮幕僚長,同時也是退役將軍的凱利 (John Kelly) 上節目批評,也讓薩爾西多卸下市議員與老師的身份,甚至校內餐廳以他名字命名的一道餐點,也被改了名字。

薩爾西多 (Gregory Salcido) 的授課影片

這些人對於軍隊的批評,因為他們工作的關係,可受人公評檢視甚至受到懲罰,但網紅卻不一樣。一則研究指出,俗稱網紅的社群媒體影響者 (social media influencer),是一種自我品牌包裝 (self-branding) 的實踐者。在新自由主義的個人主義風潮下,網紅藉由社群媒體所提供的資源獲得名聲與財富,也營造了「任何人都可以紅」的想像以及「成名是可複製」的觀念。

然而,網紅與過去的名人、代言人與政治人物不同,在言論自由的前提下,只要不違反法律幾乎可以為所欲為、暢所欲言,是不需要負社會責任的。名人、代言人與政治人物,一旦發了醜聞、言論不當甚至觀感不佳,都有可能喪失工作機會進而損及生活水準。但是網紅不一樣,並沒有一條法律或是社會規範來約定他們的言論或是行為。對部分網紅而言,傳播什麼樣的想法或論述或許是其次,點閱率、觸及率與聲量,無論正負,才是最重要的。

文末,筆者認為過去在一年兵、兩年兵甚至三年兵的義務役時代,男性公民囿於法規規範,符合體位者均須服役。對這些男性公民而言,軍隊就像一家大家都任職過的公司,工時與工作內容因人而異,但卻一起領著同樣的低薪數著饅頭。在這樣的狀況下,難免不讓人只看見,甚至強化這個體制中的負面因子,這是無可厚非的。但如果並非親身體驗,只以「聽說」為由是一昧地批判,併用貶詞框架以激起閱聽眾情緒,那麼或許缺乏了專業性,也對軍隊的進步毫無助益。

*作者為自由譯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