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休超過3日最理想!年輕人棄月收10萬、台北打工12K過活,意外獲得有錢人不懂的快樂

2018-08-29 08:10

? 人氣

每月只能花1萬2千元含房租,乍聽之下是自討苦吃,但這名年輕人而言,少了收入,卻得到再多錢也買不到的快樂(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每月只能花1萬2千元含房租,乍聽之下是自討苦吃,但這名年輕人而言,少了收入,卻得到再多錢也買不到的快樂(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我覺得最理想的生活是一周工作不要超過4天、每天8小時,這樣才是可以真正兼顧生活品質的方式!」拋下原先月收入最高10萬元的工作、隻身到台北純靠打工過活、每月只能花1萬2千元含房租,乍聽之下是自討苦吃,但對不到30歲的年輕人酸六而言,3年來少了收入,卻得到再多錢也買不到的快樂。

初到台北謀生,酸六也曾兼好幾份差撐到月收4萬,但走過每天只剩上班跟睡覺的日子,看正職同事們開口閉口只剩工作、整天綁在公司卻只賺3萬、薪水也都花在喝酒美食等宣洩,酸六決心拿回該有的生活品質,只保留每周2天固定打工、每月花費含房租僅1萬2千元;上班族把自己的時間與腦力賣給公司,酸六則拒絕任何「耗腦」工作,把心力花在如何省錢、如何挑選便宜好貨、過自己真正喜歡的生活,6月份還盛大結束一場他策劃的「辣妹市集」。

20180826-專訪酸六,福和橋下二手市集(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上班族把自己的時間與腦力賣給公司,酸六則拒絕任何「耗腦」工作,把心力花在如何過自己真正喜歡的生活(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賺1萬,一定比賺3萬、10萬來得「貧窮」嗎?酸六選擇的自在12K人生,或許已在看似繁華實則貧瘠忙碌的台北,打破「貧窮」與「富有」的標準答案。

「台北生活真的不容易」想賺3萬的代價:回家就是睡覺,醒來就去上班…

人稱也自稱「漂亮寶貝」的酸六,外型高挑亮眼,一身衣著從帽子、配飾到鞋襪全都是精心搭配,朋友們不太相信酸六能過這麼省,但這3年來,這年輕人確實只靠打工收入撐出這般迷倒眾生的氣場。

3年前,酸六本是南台灣一名服飾小老闆,獨到挑貨眼光讓他每月最少4萬、最高9–10萬,但因為親戚一句「你這個性大概也沒辦法在別人底下做事」,決心一個人到台北挑戰打工過活、開始身為一名「員工」的日子。

20180826-專訪酸六,福和橋下二手市集(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酸六原先經營服飾業、二手古著,如今也常出沒在二手衣市集挑選便宜好貨(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談起曾經做過哪些工作,酸六說一開始以可以當天領現金的「現領」工作為主,來台北的第一份打工是家飾店搬運工兼助手,也做過執事咖啡廳外場服務生、拍片助理、二手衣店員等,最累的一次是早上10點先去包貨,6點下班,晚上8點再到酒吧上到12點,之後還接一場表演──這樣兼差雖然可以撐出每月3–4萬收入,但酸六很快就發現代價了。

「你能休息的時間好像真的很短……我那段時間只要回到家就是睡覺,醒來就去上班,我沒有中間可以喘息的時間。」酸六說,每天工作疲勞不已,也很難思考如何省錢,「我要趕快買東西,餓了就吃,隨便買,動不動就會去便利商店」,辛苦賺來的錢大把大把如流水般一去不復返。

犧牲了自由、休閒時間、也把賺來的錢拿去填補工作帶來的疲憊,這是酸六月入3–4萬的代價。酸六也看見「便宜」人力可以如何壓榨,例如第一份工作原先只負責到倉庫整貨搬貨,卻被公司要求做報表、會計、門市人員,主管甚至以工讀時薪要求酸六做行情一小時應為7–800元model。

「在台北生活真的不容易,那些公司行號要透過這樣的方式壓榨,他們才能賺到錢……他們看到帳面上的收入,不會想到是勞工賺的。」酸六說。

辛苦工作也存不到多少錢,換過幾份打工後,酸六決定一周只固定工作2天、每月最多花到1萬2千元──這聽來勢必要過得很拮据,但酸六得到的,是讓許多上班族朋友直呼羨慕的自在生活。

台北12K生活術:一周只固定2天班、一餐預算不到20、一件衣服50就算貴

只靠1萬2在台北怎麼活?酸六如是解說其生活預算:「一個月身上只要有6000,基本上就可以安全PASS。我的房租基本是6000,生活費的話身上至少有6000,電話費、油錢扣一扣剩4000多一點……我最近都有在按摩,花比較多錢,但平均一個月真的都花不到1萬2左右。」

20180826-專訪酸六,福和橋下二手市集(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朋友們不太相信外表光鮮亮麗的酸六能靠12K在台北生活,但酸六自有一套省錢秘技,例如一件衣服50元就算貴(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酸六對自己目前的工時相當滿意,一周有5天的時間都屬於自己,只固定工作2天──第一天在飯店做大夜班櫃台,從夜間10點半做到隔天早上7點半,回家約莫9點開始睡覺,下午5點左右睡醒,晚上9點再接著去做另一份吧台人員工作,從9點上到12點:「3個小時而已,但這兩天我薪水加起來有2300,一月最少4個禮拜,幾乎就是我的底薪、離我的目標1萬2最接近,只要我再做1–2個小打工,我可以空出最多時間在中間這段裡面。」

賺的錢變少了,屬於自己的時間則是變多了,酸六開始有心力思考如何把錢花在刀口上,例如食物就靠一只懶人小電鍋搞定,每餐花費不到20元:「我家在市場旁邊,一把青菜了不起30塊、可以吃2天,買包餛飩30塊,可以吃2–3餐,有菜有肉有澱粉,這樣算下來一餐花不到20塊……」

至於飲料,手搖飲一杯售價就超過酸六一餐花費,所以也是自己煮:「我都會買立頓茶包冰冰塊,加糖也沒很困難,這東西如果你要做要花比較多時間成本,但可以享受到一樣的事情。

被他人浪費掉的資源,也是省錢重要來源,例如公司若有多的便當或同事不想喝酸辣湯,酸六就會打包回家,「我一天可以帶10碗酸辣湯回家,這樣覺得會超省!」又例如那些逼近有效期限、實際上還能吃的進口食品,被大批大批運到福和橋下二手市集低價出售,幾乎都在5折以下,酸六也會去買。

20180826-專訪酸六,福和橋下二手市集(謝孟穎攝影)
被他人浪費掉的資源,是省錢重要來源,例如福和橋下二手市集便有許多連吊牌都沒剪的新衣服,一件10元攤在地上賣(謝孟穎攝影)

二手市集的好,酸六再明白不過。酸六的造型幾乎沒有重覆過,服裝的預算卻是:「一件50塊對我來說就算貴!」衣服買二手的,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髒、很抗拒,但其實很多二手衣是連吊牌都沒剪的新品,它們曾經價格高昂,卻因為過度生產被浪費掉了,而酸六的本事,就是撿到最便宜的高品質:「在跳蚤市場只要會選擇,都可以買到市售價最底限。

另一種「富有」:當他們開口閉口都在抱怨工作,我會覺得其實我活得滿開心

問起酸六是否曾感受過「貧窮」,酸六說,其實問題出在「比較」:「要看跟什麼樣的人生活,如果我在公司上班,但我今天是個part time,我覺得會我領的錢沒他們領得多,但他們消費比較……例如他們要一起點飲料,那時我會覺得『天啊,我在喝我半小時的錢!』這時我會覺得我好像特別窮,但沒有這些比較我會覺得還好,因為我不需要用到他們的生活標準。

酸六少數缺過錢的時候,就是發生車禍被撞到機車爆胎,不得不跟家裡拿錢。酸六說,一個月賺1萬2確實可以生活,前提是不能發生任何風險,但發生風險其實不至於垮掉,想方法去把「洞」補起來就好,例如下禮拜省一點、多做幾份臨時打工。

有了「比較」,酸六會看到自己貧窮的一面,但也會看到自己比正職同事還富有的一面:「當他們開始抱怨工作、抱怨生活,當他們開口閉口所有話題都只有工作,那我會覺得我其實活得滿開心的,我還有時間想我的事情……我會做勞力工作是因為可以花時間想自己的事情,我一直有在規畫自己想做的事情。」

20180826-專訪酸六,福和橋下二手市集(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與同事之間的「比較」可能讓酸六感受到貧窮,但也能比較出身為一名打工族的自由、不必被工作綁住(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賺更多錢,也意味著會在無意識間花更多錢,酸六3年來維持兼職身份,就觀察到正職同事被工作綁架、不得不花更多錢宣洩的種種負擔。酸六偶爾才跟朋友上餐廳吃頓2–300的,正職同事們卻時常揪人買飲料、吃飯喝酒、逛網拍:

「他們上班壓力大,需要宣洩,會有想要娛樂的心情,而我會控制在我自己不要在高壓的狀態……做全職工作某種程度上表示你的生活圈只剩公司,這是對我來講沒辦法接受的事情,雖然同事感情會變很好,但我在台北觀察到的感覺是:同事之間會互相出去,他們太長時間被綁在一起,假日會約出去吃飯、喝酒,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花費……」

把時間留給自己、思考如何生活更舒適 拒絕花錢換來「快速便利」

時間都被工作吃掉了,上班族也開始追求「快速」,酸六對此的感想是:「說實在大家被工作綁住太久,你會很在意一分一秒的時間被浪費掉……大家都花錢買一種便利,像Food Panda,你明明下個樓騎個車走5分鐘10分鐘,可以不要花那麼多錢就得到飽足感……你可能是放棄思考,你不會想要去選擇,你會找他已經做好選擇的,A、B、C就在那裡讓你選。

酸六向來只做勞力活的原因就在這,不願意把自己的腦力賣給工作,而是把所有思考都用在如何讓自己活得更好,工作的意義只有一個,就是錢:「錢是最重要的,我們來的目的都是為了錢,對我來說打工目的就是為了錢。」

靠勞力打工度日在他人眼中或許是辛苦,但酸六時間一到就下班、不必承擔公司給的壓力,發現工作不適合自己也總能全身而退,讓許多前同事直呼羨慕,這正是「選擇」的問題:「他們(正職同事)會覺得被現實逼迫,我知道他們沒辦法像我過得這麼節省,那他們要承擔的風險就包括公司給的壓力。」

夠用就好、把錢花在刀口上、船到橋頭自然直,酸六3年來在台北悟出這套打工生活學,就是一種上班族無法體會的快樂。工作一份一份換卻總能保有自己的模樣、不被體系埋沒個性,酸六坦言以前從來沒想過這件事,而現在最開心的,就是可以規畫下一階段想做的事情。

「每個人都有他們舒適的方式,有錢人過得舒適的方法可能就是花錢去餐廳吃東西,我的話會買個吃的坐在寶藏巖那邊,那邊有風,夏天很涼。」

人們常言台北生活大不易,酸六則用月薪12K換來一種再多錢也買不到的舒適,用心過日子。何謂「上進心」、何謂理想的生活,一切沒有標準答案,只是酸六3年來的生活,確實畫出一幅迥異於傳統的台北舒適風景。

而你,又想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20180826-專訪酸六,福和橋下二手市集(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每個人都有他們舒適的方式。」酸六用月薪12K換來一種再多錢也買不到的舒適,用心過日子(辛母羊攝影、人生百味提供)

更多貧窮人的台北生活故事,將於10月份「貧窮人的台北2018:凌晨四點 #4AM」呈現。展覽資訊如下:

蓋起城市的人:底層者的台北展(10/04-10/11於台北松山文創園區;10/19-10/28於剝皮寮)
夜訪、講座、影展、遊戲系列活動
了解更多貧窮人的台北,敬請關注「貧窮人的台北」官方網站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8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