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教你的孩子乖!他:太「乖」的孩子,出社會可慘了

2020-08-19 11:15

? 人氣

如果乖的下場換來好處也罷,但多半是軟土被深掘,造成職場惡性環境中無止盡的循環。(圖/取自youtube)

如果乖的下場換來好處也罷,但多半是軟土被深掘,造成職場惡性環境中無止盡的循環。(圖/取自youtube)

偶然聽到某教授稱讚學姊乖,覺得不可思議,怎會稱讚一個成年人乖?怎會在該養成獨立批判思考的學術殿堂中,出現乖這樣讚美詞?我其實很厭惡聽到人家稱讚我乖,倒不是我生性叛逆,而是我開始工讀接觸社會後,我發現成人世界中的乖跟小時候我想的乖截然不同,完全兩碼事。

我國小、國中時是大家眼中的乖寶寶,家中僅每週發放一千元生活費,我便自行打理生活,不需要特別看照下,從未染惡習,成績雖不優異,但做事中規中矩,大學在半工半讀外加助貸下完成學業;當時我認為的乖,是種自律,出於對己身的負責,每個決定必然要謹慎

但隨社會經歷的增長,乖,在我心中逐漸成為貶義詞。我領悟資本主義管理階層對乖的定義,不是自律,是不假思索地順從,說穿了方便高層管理、好使喚、不吵鬧,是對不合理的規範和範圍照單全收的任勞任怨,以稱讚做為培養奴性的話術

這樣的乖有點衰,你反抗可能沒頭路;不反抗,工作價值是他人的僕役。

臨床工作中不難發現,有些人並不適合這項職務,不夠謹慎,做事散漫,三不五時給錯藥,缺乏周詳評估以致於患者錯失治療時間,即便會議多次檢討這些同事的去留,長官皆僅以至少她乖,願意承擔許多同仁不願意做的勞務,所以並未開除,然後將評鑑工作、開會、報告、雜務全交給她,說好聽是愛將,但工作從早做到晚,隨傳隨到,每日臉色發黃爆肝也未見升遷。做人做的如此辛苦,又是為了甚麼?

這裡的乖,是不鬧事、安靜,但別忘了,軟土被深掘的道理。

2019年市立聯合醫院無預警調降績效獎金時,約有三千人等同減薪,減薪到甚麼程度?績效獎金砍42%,有的人中秋節績效僅拿17元,月薪少1000-4000元,你說營運不佳共體時艱也罷,但事實上聯醫收支高達6.27億元,高居全國第4名。當時社群媒體雖充斥著護理師的匿名抱怨,可是很多人卻對跟自己息息相關的權益連按讚都不敢,而護理工會發聲爭取權益時,卻又只有寥寥數人到場站台。
如果乖的下場換來好處也罷,但多半是軟土被深掘,造成職場惡性環境中無止盡的循環。

當然,人生的選擇很多,各人有各自的考量,沒有非要當義士才光彩,有時就是得順從、不衝突以保住飯碗,承受些擔心懼怕,也是不得已的選擇。但最終人都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奴性漠視自己權益,就必然容忍他人剝奪,不能又自私希望他人為你發聲。護理職場環境不佳需要工會保護援助是眾人皆知,但多數護理師選擇不加入工會,一是不想繳會費,二是工會和公會分不清,而部分同仁出事時卻又跑到工會臉書留言謾罵,令人匪夷所思。別忘了長榮罷工時的禁搭便車條款(當資方與工會簽訂協議時,只有「工會成員」能享有其福利;非工會時,不能獲得相同權利),天下沒白吃的午餐。

現在我聽到大人對小孩說要做個乖寶寶、要乖,稱讚好乖,我心頭總是一緊,如果從小教孩子乖,養成服從不吵鬧品行,會有甚麼結果呢,有可能養成奴性、不反抗、逆來順受,所以與其要孩子乖,不如要求獨立思考後的自律,鼓勵他們思考行動背後的原因和合理性。

作者介紹|瑪西

廢材和憤青綜合體,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出沒北市咖啡廳。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不是當影子不存在。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格子(原標題:奴性教育養成 別教我乖)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