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為人,從來都不平等」她從《做工的人》悟出底層悲哀:除了投胎,只有這方法能翻身

2020-06-24 10:16

? 人氣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站在這個資本主義的頂端?」週末夜我們一家開車經過豪宅區,看著那些蓋個不停的社區豪宅,每棟每棟都裝著華麗低調的外牆照明,從上到下有藍光、綠光、黃光,映在大樓外圍高聳的樹木,再往裡面看去,透過樹木的縫隙隱約可看到挑高的一樓接待大廳,每棟的風格都不同,我喜歡東張西望,每棟都想看根本來不及看。

先生在前座開車,悠悠的感嘆:「我們到底要怎麼做? 才能站在這個資本社會的頂端?」

怎樣才能爬到資本社會的頂端? 投胎比較快

這半年因疫情影響,各行各業甚至全世界都受到波及,先生任職於房仲業,事實上房價根本沒跌,反而隨著疫情趨緩,許多屋主開始一一提高房價,有錢人繼續玩著金錢遊戲,受薪階級一年的薪水遠不及那些投資客一次的買屋買賣,有錢人只會更有錢,疫情之下毫髮無傷。我看著那些大樓的燈光,下意識的回答:「投胎比較快吧!」(苦笑)

「蛤? 這麼悲觀哦!」(先生也笑了) ,車子繼續開往市郊方向,回到我們租的老公寓。

她一早接四通電話就喊忙,我做牛做馬的月薪也不及她一晚的營業額

有一次我到某個國家風景區旅行,平日的早晨我一邊吃早餐,一邊聽著民宿老闆娘在櫃台不停抱怨: 「好忙好忙哦」、「今天電話怎麼這麼多啦,快忙死了」,其實她也不過才接了三、四通訂房的電話,我計算了一下,那間民宿總共有6間房間,若假日一個晚上全住滿就有5萬元的現金收入,相當於上班族一個月的薪水,老闆娘一邊熱情的招呼我早餐吃得夠不夠,又一邊認真的抱怨剛剛來電的客人,還抱怨了訂房網站的系統,她說今天真的太忙了太忙了,電話太多了。

天啊,我在城市上班, 一邊打電腦一邊接電話,一旁還有人把主管交待的事寫在便條紙遞過來,一掛完電話又趕著進會議室,開會的同時,同事不時會傳手機簡訊來問東問西,我不是特別忙的那個,幾乎每個上班的人都像八爪章魚一樣,沒有手能閒著。我心想,只單純接接電話是很幸福的吧,那一刻對於自己每早穿著叩叩叩的高跟鞋,在辦公大樓排著長長的人龍等電梯,日復一日做著八爪章魚的工作,做滿整個月還不及老闆娘接了四通電話的錢,這人生也差太多了吧! 然而我沒有資源可以開民宿,也只能繼續當千手觀音日日普渡公事。

生而為人,從來都不平等,空想投胎,不如正面思考學理財

「怎麼爬到資本主義的頂端?」、「這輩子有可能住豪宅嗎?」、「她接四通電話就喊忙,這人生也差太多了吧!」這些瞬間在我開始工作之後不曾消失,不知道要憤怒也不敢怪罪,直到《做工的人》裡阿欽飾演的鐵工對著警察大吼:「我再投胎,就當警察、當律師、當醫生、當立法委員!」翻不了身的心酸令人非常有感,生而為人,從來都不平等。

出社會之後想翻身往上爬,翻上主管、翻上百萬年薪、翻上有房階級…,人人都想翻身,不過種種翻不了身的沉重感,久了似乎也習慣了,但捫心自問無法自我安慰的表示滿意,然而方法是人想的,賺錢也一樣,雖然投胎比較快,倒不如像《做工的人》極其樂觀的阿祈,不只做發財夢也身體力行,買四面佛、養鱷魚、賣古董搞些有的沒的,出頭真多,但永遠正面思考與強大的行動力,也讓他對中了二百萬的發票,當然那二百萬元有更聰明的用法,所謂「更聰明的作法」就是翻身的開始,不外乎是投資理財的本事,而這些本事需要累積,無法假手他人,只能靠自己去學習,當真的有二百萬掉下來時,才能抓緊機會好好運用。

責任編輯/焦家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