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讓台灣走向總統制的1996年六月政改

2020-06-24 09:10

? 人氣

《新新聞》484期報導的六月政改,引發後來行政院長同意權被刪除的憲改。

《新新聞》484期報導的六月政改,引發後來行政院長同意權被刪除的憲改。

我們為什麼要刊登這篇舊文?

1996年李登輝剛成為台灣第一位民選總統,內定由選前的連戰內閣續任,卻在占有過半優勢的國會遭遇重挫。

當時的閣揆任命需由國會行使同意權,在野兩大黨民進黨和新黨聯手,策反了部分國民黨立委,否定了時為副總統的連戰續任閣揆一案,給剛以580萬票當選總統、志得意滿的李登輝一記悶棍。

這場名為「六月政改」的突襲,讓李登輝個人認為閣揆同意權將成為國會議員勒索政府的利器,更看到即使總統獲得了大部分人民的支持,還是可能受制於選票遠低於總統的國會議員。

於是李登輝在該年年底,與改由許信良擔任黨魁的民進黨合作,召開國家發展會議發動修憲,成功地廢除了國會的閣揆同意權,讓體制更偏向於實質的總統制,卻也留下國會無從監督國家實質最高權力者的憲政問題。目前蔡政府發動修憲的目標,就包括總統必須直接向國會負責的內容。(編輯部)

曾經,李登輝痛批立法院是個大怪獸;曾經,李登輝在中常會怒喝黨籍立委如果跑票,不論職務高低一律嚴懲。

然而,六月十一日由在野黨發起「六月政改」的第一波攻勢──要求重新行使閣揆同意權中,在黨籍立委大舉跑票,國民黨又無力懲處的助勢下,立法院這個李登輝口中的大怪獸,果然惡狠狠地丟給李登輝及其意志主導下成立的新內閣一個大難題。

一群黨鞭只能束手無策

六月的暑熱,消解不了饒穎奇、曾永權、曹爾忠等國民黨黨鞭的心頭寒意,望著立院議場上方左右兩側表決板顯示的結果,國民黨兵敗如山倒。

到了後來,曾永權、曹爾忠只能頹然地看著兩旁民、新兩黨氣勢如虹的喝采與掌聲,卻已無力再要求黨籍立委舉手對抗了。

面對在野黨發起的「六月政改」,時為國民黨黨鞭的饒穎奇(左)等束手無策。(新新聞資料照)
面對在野黨發起的「六月政改」,時為國民黨黨鞭的饒穎奇(左)等束手無策。(新新聞資料照)

這是六月十一日中午,朝野三黨針對重新行使閣揆同意權攻防戰的最後一幕,國民黨在立法院的實力被在野黨徹底痛擊,一群黨鞭只能束手無策地面面相覷。自從核四覆議案以來,只要在野黨一聯手,國民黨就注定毫無還手之力,但是從來沒有像這次輸得這麼難看。

對在野黨而言,他們的主要對手不是國民黨立院黨團,而是隱居其後的李登輝及其意志,因此這場勝利的美酒即使虛幻,品嘗起來也分外甜美。

這一場戰役,其實就是在野的兩黨一盟與李登輝之間的政治角力,在野黨立委在選舉時的總得票數雖然遠遜於李登輝的五八○萬張選票,但是在立法院中,他們仍然證明了自己才是立法院的主人。

由李登輝一手「包下」的連內閣,甫一組閣就在立法院中嘗了一道閉門羹,這是在野黨推出「六月政改」大餐的第一道菜,果然辛辣無比。

國民黨這次是真的輸了,難堪的是,不是輸給在野黨,而是輸在自己人手裡。即使扣掉重病的王顯明,國民黨其實仍然有剛好半數的八十二席實力,但是在這場表決戰中,國民黨掌握的票數始終維持在六十五票左右,跑掉的十幾票中,有些甚至一直是黨鞭眼中的「乖乖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