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最值得去的絕不是清水寺!在地人齊聲淚推的免費美景「鴨川」,造訪一次就難忘

2017-07-15 10:00

? 人氣

我喜歡鴨川。來自賀茂川及高野川的水自京都北方順流而下,匯聚於出町柳三角洲,孕育出一座上古神話森林「糺の森」,接著二水合一,流過京都市中心,成為都市裡生生不息的清淺水脈,是謂「鴨川」。

鴨川是日常的。千里迢迢來到京都的旅客,絕大多數都聚集在清水寺、金閣寺、伏見稻荷大社等,很少人會專程來看鴨川。然而,奇怪的是,每次問那些待過京都一小陣子的友人:「最喜歡京都哪裡?」答案竟然不約而同都是鴨川。想來也是,那些門票貴得要命的寺廟古蹟我們不可能每天去;但鴨川的陽光與水,免費。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也許鴨川最大的魅力就在於此,它很親切。你可以三不五時拜訪鴨川,可以沿著它的河邊步道散步、遛狗、慢跑或是騎腳踏車;你可以趁著陽光好坐在岸邊曬太陽、睡大頭覺,也可以在廣場唱歌跳舞練樂器;心情好不妨去三角洲跳跳烏龜,心情壞也能夠丟石頭打水漂;人多可以野餐,春天看櫻花,秋日賞紅葉與銀杏。直到有一天,你發現鴨川河水不經意地淌流進你的日常作息,也許你才剛開始領略京都城市生活的美好。

跳烏龜

鴨川上最受歡迎的景點,大概就是位於三角洲的烏龜飛石了。遠道而來的觀光客們,在烏龜面前總會拋下一切矜持,鞋襪一脫、三步併兩步地蹦跳到對岸。連身穿長裙的女孩子們,也堅持拉著裙襬,小心翼翼一小步一小步慢慢走過去。孩子們更不用說,發瘋似地在龜殼上賽跑,來來回回一趟又一趟。

(圖/聯合文學提供)
來到鴨川一定要玩的「跳烏龜」。(圖/聯合文學提供)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找到烏龜時,興奮地丟下車,一手拎著鞋襪、一手護著相機,咚咚咚一路跳到對面的三角洲上頭。當我站在烏龜上頭時,不禁想像這是一隻浦島太郎的海龜,可以載我遊龍宮、載我去京都任何地方!

然而跳烏龜沒有想像中容易,鴨川流水湍急,烏龜間隔又大,對於短腿一族來說,每次跳躍都要做好萬全準備。看著眼前不過5、6歲的日本小孩元氣滿滿地蹦來蹦去,覺得自己真是老了沒出息。

每個從京都去關東的朋友都嚷嚷著好想念京都,等我離開京都那時一定也會這麼嚷嚷:「好想念晴天的鴨川!」好想念晴天的鴨川,想念無邊無垠的夢幻藍天,想念幾乎與天一樣藍的河水,想念河岸黃綠相間的路樹,想念秋風捲起紅葉撞在我臉頰上的詩意,想念佇立水中身姿優雅的白鷺,想念所有鴿子一同振翅飛翔的瞬間。

練習曲

喜歡鴨川三角洲的理由之一,就是我每次去都會有背景音樂。有時候是吉他、有時候是小提琴、有時候是小號,還有一次遇到了傳統的三味線,享受了一個和風下午。這些演奏雖然不完美,練習中的樂曲有時斷斷續續、五音不全,但生疏的音符譜出來的是人們努力的面貌,交織成一首鴨川日常練習曲。

鴨川河畔的青春物語

這天我去上賀茂神社看不怎麼紅的紅葉,準備回程時突然心血來潮不想等4號公車,而是沿著賀茂川一路往南走。正午時分陽光熾烈,河水竟是驚人的寶藍色,周遭屋舍低矮、一片綠意盎然,美景如詩如畫。我行到上賀茂橋上,遠遠地看到一群藏青色的人影—原來是一群修學旅行的學生在河邊吃便當。

男孩子們在低矮的石牆上坐成一排,手裡捧著五顏六色的便當。我忍不住舉起相機打算拍下這一幕,幾個眼尖的男孩發現了鏡頭,紛紛笑著比YA。忽然,像是有人在我心裡拋了顆小石子,噗通一聲漣漪逐漸擴大,於是我也笑著舉起手,與男孩們交換了一個YA。這時我才驀然發覺,原來,這些在京都的日子,也是我的修學旅行啊。

(圖/聯合文學提供)
三角洲的座椅,一對情侶在冬陽下談笑,彷彿世界只剩下他倆。(圖/聯合文學提供)

作者簡介│迷子少女

本名郭睿瑄,1990年生於台南,畢業於日文系。在一趟打工度假途中喜歡上在遠方散步的感覺,拿筆用圖文記錄這一切。「迷子」(まいご)是日文中「迷路的小孩」的意思,期許自己能夠繼續在旅途上迷路。分明早就過了少女的年紀卻不服老。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聯合文學《我在京都討生活:迷子少女的打工度假繪日記》(原標題:與鴨川三角洲談戀愛)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