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台灣解嚴三十年,中國何時解嚴?

2017-07-15 06:30

? 人氣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在生命的盡頭,依舊沒有自由。。(美聯社)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在生命的盡頭,依舊沒有自由。。(美聯社)

今天,台灣解嚴三十週年。如未經提醒,很少台灣人會想起今天是如此這般的特殊日子。民主自由對台灣人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飯,習以為常,跟正常呼吸沒兩樣;但三十年前的今天才是台灣真正民主自由的源頭。解嚴,開放黨禁和報禁,無疑是蔣經國晚年最睿智的政治決定。因為這個決定,避開了一場島內大規模的流血衝突,挪開了那一雙掐住台灣民主化咽喉的黑手,也為日後化解嚴重省籍情結預留善緣。最高統治者一念之間影響深遠,錯誤的決策造成生靈塗炭,睿智的決策卻可流芳百世。

台灣解嚴三十年了,中國何時解嚴?這可以從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悲慘遭遇談起。劉曉波只不過是推動「零八憲章」,呼籲中國走向民主、自由、法治、憲政的國家,就被羅織罪名,判十一年徒刑,最後病死獄中,證明今日中國是一個完全沒有言論自由的殘暴黑暗國度。

Carl J. Friedrich和Zbigniew Brzezinski這兩位當代知名政治學者曾經歸納「極權主義國家」(Totalitarian state)的六個特質,包括:1)一個無所不包的官定意識形態;2)一黨專政;3)特務統治;4)全面媒體壟斷;5)全面武器管制;6)全面管制經濟。這個概念的提出,主要是用於分析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崛起的納粹、法西斯和共產極權體制。隨著二戰法西斯極權獨裁迅速消失,以及1990年以前蘇聯為首的共產極權獨裁走入歷史,目前碩果僅存的「極權獨裁國家」只剩下中國和北韓。劉曉波之死再度喚醒世人,中國仍舊是一個野蠻的「極權獨裁國家」,它不但具備那鮮明的六項特質,甚至有過之無不及。

最近台灣出現「親中愛台論」,在此時此刻,更顯得光怪陸離,諷刺味道十足。台灣不是不能親中,但「親中」要有道理。如果中國今天就已經是劉曉波嚮往的國度,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憲政的中華聯邦共和國,台灣要「親中」,還有一點點道理。然而,當現實中的中國依舊是一個「極權獨裁國家」,或頂多是一個「柔性的極權獨裁國家」(soft totalitarian state),而且正針對性對台灣展開外交戰的時刻,且從不排除武力犯台,台灣無端吹起所謂「親中」的歪風,更是一點道理都沒有了。

劉曉波先生英年早逝,死的很冤望;但他求仁得仁,應不會後悔他所做過的一切。台灣人在這件不幸的事情上可以得到什麼啟發?什麼樣的經驗教訓?簡單的說有兩點:第一,站在普世價值的立場上,台灣人應該聲援、協助一切對中國民主化有利的人與事;中國近十四億人民,不是次等人類,他們也值得過民主自由的生活;第二,站在自我利益的立場上,台灣人更應該呼應、促進、參與推動中國民主化;因為,一個民主的中國,才是台灣安全的屏障。民主國家之間不打仗,這是顛撲不破的通則。只有中國民主化,台海才可能有永久的和平。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