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鄉女》第4集劇評:回家的路,為何總是這麼遙遠?

2017-05-11 12:19

? 人氣

才剛重拾歡笑的黑美人,又遇上長女阿芬失蹤,好不容易母女倆在戲院終於重逢。(圖/外鄉女提供)

才剛重拾歡笑的黑美人,又遇上長女阿芬失蹤,好不容易母女倆在戲院終於重逢。(圖/外鄉女提供)

上禮拜的許多新聞讓人非常沮喪,有許多無能為力的事情,即使傾盡畢生氣力與之對抗,結局卻未必能從所願,戲劇如此、現實如此。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窮愁潦倒的俊龍躺在地上發著惡夢,想著兒子該跟著他姓徐、想著給黑美人「去富士山泡溫泉吃蘋果」的承諾、想著土地仲介的生意。在囈語與冷汗中醒來,四處寂然。過去所見到的徐俊龍,開著賓士車好不威風,隨著劇情慢慢揭露出,看似招搖風光的賓士車,其實就是他唯一的住所,而今他躺臥之處又是哪裡?

倒敘的劇情讓我們看到朱代書大發慈悲提供他住所,但臉上的表情卻隱隱包藏禍心,只是旁觀其外的我們猜想不到,遑論置身其中的徐俊龍,現下他所要面對的,也不是未知的危機,而是已知的經濟危機、事業不振、親情難圓與擺脫不易的毒癮。

徐俊龍必須綑綁著自己,才能禁斷對速賜康的渴求。(圖/外鄉女提供)
徐俊龍必須綑綁著自己,才能禁斷對速賜康的渴求。(圖/外鄉女提供)

染上毒癮不得已,戒除毒癮卻是必須。徐俊龍必須綑綁著自己,才能禁斷對速賜康的渴求,就在幾近向毒癮屈服之時,藉著緊握原本想送給兒子作為生日禮物的溜冰鞋作為最後的救贖,因為他堅定的意志中有太多夢想、太多想完成的事。

在苦難與考驗尚未降臨己身之時,很多事說得輕鬆易行;就像從小到大的宣導海報或勵志文章勸導告誡我們:抗拒誘惑、用意志力與毒癮宣戰,彷彿一切就像文宣上的圖畫那般簡單。

實際上,我們不也每天都在跟癮對抗?有人戒不了電動、有人戒不了臉書、有人戒不了連續劇;處在中下階層、一再失敗卻能努力戒毒的徐俊龍,也許我們還望其項背,那麼面對仍身陷於毒癮之人,我們又高貴多少呢?

黑美人也不好過,在戲院外的公共電話旁不停地朝話筒另一端高喊,企圖得到回應;想說的話想找的人還沒通上,零錢倒是先用罄。一向烈性的黑美人不禁怒火中燒,破壞公物、引起側目,還不忘遷怒路人、破口大罵。

黑美人也不好過,在戲院外的公共電話旁不停地朝話筒另一端高喊,企圖得到回應。(圖/外鄉女提供)
黑美人也不好過,在戲院外的公共電話旁不停地朝話筒另一端高喊,企圖得到回應。(圖/外鄉女提供)

出道時以氣質美女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曾珮瑜,從第一集起即拋卻過往所有標籤光環,讓人驚豔;在這一集更是火力全開,看她拿著話筒猛烈敲擊公共電話機身、潑婦罵街般地衝著路人口不擇言,如此極端放開的演技,她讓紙上的黑美人活靈活現,也讓人完全融入劇中。

回到雁南之家,黑美人依然霸著電話不放,引起公憤,眼看後面等著打電話快失去耐心的大排人龍,如果是過去的錦鳳,大概會與黑美人為此爭論不休,非要吵出個是非黑白來。但她沒有,錦鳳只是毅然切斷電話、以請吃東西之由,將黑美人帶開,於是我們發現:錦鳳變了。

回到雁南之家,黑美人依然霸著電話不放,引起公憤。(圖/外鄉女提供)
回到雁南之家,黑美人依然霸著電話不放,引起公憤。(圖/外鄉女提供)

她懂得在此焦慮難以排解之時,有別的方式可以給予鎮靜或撫慰,蛻變中的錦鳳2.0令人驚喜。在老王的麵攤上,黑美人語重心長地說出「我們都是沒有家的人。」顯現出少見的內心孤寂與落寞,雖然老王說了:「這(雁南之家)不就是妳的家嗎?」有表面嘮叨、內心溫柔的張媽媽,有一群能相互扶持的姊妹,但是,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對「家」所勾勒的理想輪廓。而雁南之家,又豈是長久居留之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