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鄉女》第3集劇評:碩士生賭氣赴舞廳當舞女,看見從未想像的社會真實

2017-04-28 12:54

? 人氣

只會念書卻不懂人情事故的錦鳳,對於這群女工的人生故事感到困惑。(圖/外鄉女提供)

只會念書卻不懂人情事故的錦鳳,對於這群女工的人生故事感到困惑。(圖/外鄉女提供)

跟好久不見的朋友見面敘舊,開場白輕描淡寫,卻讓我震撼無比:「我上個月跟生父母相認了。」朋友的原生家庭由於經濟等因素,將年幼的她送養,直到自己發現真相,仍默默隱忍直至日前。故事曲折叫人瞠目結舌,然後我想到徐俊龍。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黑美人有三個孩子,留在婆家;徐俊龍也有一個孩子,寄在友人處。只是孩子已經跟著友人改姓,俊龍也只能偶爾探視。在理髮廳裡,電話一通通地又接又撥,為的是努力賺錢作為孩子的養育費。

然而時運不濟,錢賺不進來,也給不出去,無人知曉的焦慮與辛酸,化為車中獨自一人的嘶吼。倒在暴雨泥濘中的這場戲,看似誇張且愚蠢(欸你會感冒),但細細推想,人都走到這地步了,誰管你衣服髒會感冒,頹然至此的自暴自棄,是最無助的心理狀態。果不其然,這場淋得痛快的雨為俊龍帶來久久不癒的感冒,更帶來更大的危害。

另一端,以「錦鳳的男朋友」身份來到雁南之家的文男,引起其他女工們的熱烈討論,卻讓錦鳳感到尷尬難當。面對文男與長輩們的不解,錦鳳搬出教授的金句:「要研究社會,就要到基層觀察。」

承前所提,滿腦子只有研究、又好強爭贏的錦鳳,在文男毫不知情的言語助攻下,加上禁不起黑美人的激將法,錦鳳竟也離開工廠、來到黑美人上班的舞廳,跟著下海當舞女。

看到這裡其實有點納悶:邱錦鳳的論文題目明明是「工廠女作業員的就職與流動原因」,研究主體應該是工廠女性作業員,有必要跟著女工的流動去向而親身經歷嗎?這激不得的性格給錦鳳帶來的,會是視野的拓展、還是更大的吃虧?果不其然,風風火火撩落去的結果,讓錦鳳還沒進入基層觀察,就先吐了一地。

以「錦鳳的男朋友」身份來到雁南之家的文男,引起其他女工們的熱烈討論。(圖/外鄉女提供)
以「錦鳳的男朋友」身份來到雁南之家的文男,引起其他女工們的熱烈討論。(圖/外鄉女提供)

在舞廳嚐到苦頭的錦鳳,對於三天兩頭換工作的黑美人感到質疑,為什麼不能像秀卿那樣,老老實實待在工廠慢慢攢錢,偏要作這些收入雖高卻讓人輕視丟臉的工作?

站在較高處,有的人看得開闊清楚、有的人卻看得扁平渾沌,從小物質生活無虞、至今也沒有經濟壓的錦鳳,缺乏人生歷練、尚未知道何謂同理心,哪裡曉得養家育兒的艱辛重擔?一場爭吵,暴露出錦鳳的主觀幼稚、黑美人的投機妄想,也吵醒就要一鳴驚人的舒麗。

在這場爭執中,黑美人丟下的一段話,戳破了許多直到現世仍存在的醜態:「讀冊人去當舞女、教授去蹭舞廳,你們這種人講話最大聲啦!」高學歷、高社會地位的人,難道就真的高風亮節、恪守道德禮教?

想起去年以「跟摩天輪結婚」的荒謬滑坡理論、「堅決捍衛家庭價值」而一時紅遍全臺的護家盟秘書長張守一,旋即被踢爆外遇生子醜聞,諸如此類的「才說了嘴就打了嘴」案例屢見不鮮。我熱愛的動畫《阿甘妙世界》裡,陶阿達曾說過一句至理名言:「下次你想批評別人的人生選擇,應該先好好看看你自己。」與錦鳳及諸君共勉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