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鄉女》第3集劇評:碩士生賭氣赴舞廳當舞女,看見從未想像的社會真實

2017-04-28 12:54

? 人氣

種種社會價值的挫敗與情感無法得到滿足,在注射速賜康中尋找平靜也不難理解,但社會能理解俊龍或理解毒癮者、甚至給予「真正的」協助嗎?(圖/外鄉女提供)
種種社會價值的挫敗與情感無法得到滿足,在注射速賜康中尋找平靜也不難理解,但社會能理解俊龍或理解毒癮者、甚至給予「真正的」協助嗎?(圖/外鄉女提供)

將自己放逐在毒品中的俊龍,當初接下速賜康前,凝望著車內繪著富士山的吊飾,想起自己對黑美人的承諾,可知他對黑美人是真心的;但他最後卻將黑美人排拒在自己的世界之外,因為男人的自尊、也因為在愛人面前的自慚形穢。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唯有黑美人是堅定的、矢志不移的,她毫無畏懼地大聲喊出愛,甚至用行動來表示。之前娛樂新聞一直聚焦在「曾珮瑜主動強吻」的震撼,但這場戲裡柯叔元演技之細膩,讓人狂起雞皮疙瘩。在情緒爆發的自我否定下,即使是心愛的女人主動吻上來,那種不確定的、尚停留在之前情緒的狀態,都不可能在第一時間欣然火熱回應。

柯叔元的肢體與表情以一種「循序漸進」的方式做出反應,與曾珮瑜的演繹在互補下強化,這一集看下來,柯叔元的演技堪稱挑戰最大彈性,無論前面的收與後面的放,還有這場戲的收了又放收了又放(欸),最細微末節都能處理到位,只能抱拳三拜,佩服佩服。

受到黑美人主動擁吻,俊龍的反應是...(圖/外鄉女提供)
受到黑美人主動擁吻,俊龍的反應是...(圖/外鄉女提供)

錦鳳與黑美人為了偷看日記與否起了爭執,在錦鳳以「被偷看日記的受害人」身分咄咄逼人下,黑美人惱羞成怒大吼:「我不識字啦!」緊接著下舖的清梅起身,跟著拋下一句:「我也不識字啊。」追隨黑美人走出寢室。

即使1944年政府已公布《強迫入學條例》、國民義務教育至少也提供至小學畢業,為什麼還是有人不識字?這對以為受教育是理所當然的錦鳳,無疑是巨大的衝擊。從進入工廠開始,錦鳳原本美好良善的、圓滿無缺的世界突然開了一個洞,從這個洞看出去,才知道世界有多大、有多少種從未見過的面貌。她開始重新思考審視,但除了完成論文,她還能為這些女工作什麼?

這一集的內容大多繞著舞廳轉,無論舞客幾多,背景音樂總是那首于櫻櫻的〈贖罪〉。笙歌酣舞、觥籌交錯間,有誰聽得情感滿溢、滄桑帶憂的歌聲唱著:「我的諾言,我的諾言,永遠不變,愛人可以問白雲藍天,縱然你對我心意變,我也對你常懷念。」像是伏筆般,暗示錦鳳與雁南之家的女工們、黑美人與徐俊龍,舒麗與朝思暮想的歌唱事業,是否將「美夢隨風消失無蹤」?

撰文|瑪莉莎

大學讀外文、研究所念應用媒體藝術,做過很多互不相干的行業例如中醫診所助理、書店店員、銀行登打員;辦過雜誌、寫過漫畫及影片腳本、企劃主持婚禮,目前從事文字工作,偶爾攝影拍片配音,是個熱愛大叔、對過度CG作品過敏的迷途過期少女

民視《外鄉女》已於4月9日(周日)晚間10點播出第1集,預計播出11集。
每周日晚間10點首播,周四晚上11點、周日中午12點半重播。
更多資訊請見官方facebook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