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士生潛入工廠做女工、取材寫論文,竟造成這些災難!一部劇寫下高材生成長之路

2017-04-21 07:00

? 人氣

從高等教育的殿堂來到中下階層的女工宿舍,時時刻刻惦記的,是等著完成的論文…(圖/外鄉女提供)

從高等教育的殿堂來到中下階層的女工宿舍,時時刻刻惦記的,是等著完成的論文…(圖/外鄉女提供)

養鴨場裡來了個安靜的錦鳳,她是永遠突兀的存在。她不看言情小說、不學唱流行歌曲、不會抽菸,而且老是愛當好人。下鄉的公主看似降尊紆貴,從高等教育的殿堂來到中下階層的女工宿舍,時時刻刻惦記的,是等著完成的論文……

2017年,一本《做工的人》在書市廣受注目,撤去華麗修辭,單純直述的工地現場,造就令人驚訝的銷量。在這本市場上少見、略可稱為「工人文學」的書爆紅後,後續引發的迴響效應也各有不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有人認為這本書紀實讓人窺見另一種生活(或說另一個階級),也有處於同一階級的人卻覺得原屬於自己生命中的苦勞痛楚,竟被他人以詩意的距離玩味著而不平,如何看待不同階級的生活,我也在觀看《外鄉女》的劇情裡不停思索著。

清晨的女工宿舍「雁南之家」,尖銳響亮的爭執聲吵醒通宵趕工、正在補眠的夜班女工,張媽媽以「隱瞞已婚生子」為由,意驅離住宿的阿霞,兩人各執一詞。

阿霞的委屈泣訴與張媽媽的霸氣不讓,加上清夢被擾、起床氣正上來的秀卿大聲抱怨,一團混亂的不和諧氣場使錦鳳不禁向黑美人求助。只見同樣睡得昏沉的黑美人悠悠說道:「別以為當好人就皆大歡喜。」緊接著三兩下扔了包袱、趕了阿霞,宣布散會,留下滿臉疑惑的錦鳳。

在這場戲中,讓我備感精彩的,不是張媽媽與阿霞或是與秀卿的正面罵架,而是寢室內大家商討對策時,不時由外傳入的話外音。

以往看閩南語鄉土劇時,那種聚焦式的手法總讓我不住發噱,即使場面再火爆、再嘈雜,一旦輪到誰講話,鏡頭對上當事人,其他人馬上乖乖安靜,由發話人「一枝獨秀」地口沫橫飛、指手畫腳,這段寢室內的主要對話卻幾乎快被門外的爭吵聲蓋過,「哎呀,是吵真的呢!」的氣氛,臨場感十足。

過去有個老掉牙的笑話說,一個女人等於五百隻鴨子,這場戲中眾女角七嘴八舌的熱鬧程度,大概是企業化養鴨場遇上尾牙大屠殺了吧。

(圖/外鄉女提供)
(圖/外鄉女提供)

養鴨場裡來了個安靜的錦鳳,她是永遠突兀的存在。她不看言情小說、不學唱流行歌曲、不會抽菸,而且老是愛當好人。每次看到錦鳳,總會在腦海裡浮現一本書名:《好人總是自以為是》,錦鳳的自以為「是」,在他人眼裡卻成了「非」。

出自於善意地告訴準備補校考試的美娟「有不懂的可以問我」,但在隱瞞碩士生身分的前提之下,「憑什麼妳要教我?」或許錦鳳真心且單純地只是想要幫助美娟,卻忽略說出這句話否適切。

在生活中,我們不免遇到這種「好為人師」的人,他們可能真的很厲害、可能只是虛有其表,但當他們端起指導者架子的時候,卻也讓人感到百般不悅。

從生活用品的差異到日常習慣的互不相融,錦鳳在其他女工的言談裡被形塑成愛當好人卻又自視甚高的討厭鬼,在主觀的感受中錦鳳當然含冤莫白,但她又是否全觀地思考過進入這個陌生場域的事前準備與可能遇到的風險及對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