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一場賠一場!《博恩夜夜秀》開播首季慘虧三百萬,博恩:這還不是最大挫折

2020-03-29 08:00

? 人氣

《博恩夜夜秀》主持人曾博恩。(圖取自博恩站起來臉書)

《博恩夜夜秀》主持人曾博恩。(圖取自博恩站起來臉書)

博恩,是2018年迅速竄起的網路名人。從小場地葷腥不忌的《博恩站起來》、大到進棚拍的時事單元類型脫口秀《博恩夜夜秀》,這位頂著高學歷、相貌堂堂的30歲大男孩,的確為台灣網紅注入一股新鮮的氣息。

喜劇+社會議題 首季賠本300萬

在台灣做一檔真人棚拍的網路脫口秀,需要多少成本?2018年年中,博恩和《台灣吧》創辦人謝政豪等數名夥伴成立公司,開始《博恩夜夜秀》的計畫,以時事諷刺、人物訪談等單元串起的每集60分鐘節目,比起一般知識型網紅,形式更多元、更深入,引發網友熱烈討論。

節目有媒體聲量,但錄了10集下來,每一場成本40萬,卻錄一場、虧一場,在2018年底《博恩夜夜秀》第一季結束時,總共賠了2、300萬。博恩坦言,心情是挫折的。

「第一季剛出來,沒有人相信你會紅,很難說服別人給你廣告。」博恩觀察到,雖然台灣各類型網紅都有,但他想要填滿的,是寓教於樂兩者平衡的部分。「比起台灣吧等教育成分較重的YouTuber,我想要把『樂』的比重再拉高。」博恩說,也因此他們以時事切入,把他覺得台灣人該關心的事務,用精心安排的喜劇橋段帶下笑聲、藉機引發群眾對社會議題的關心。

拒下指導棋 夢想打造喜劇帝國

博恩目前的YouTube專頁「STR Network」粉絲數量有80.3萬、一億兩千萬次以上觀看,離他本來想像的「百萬粉絲、廣告大量湧進」有一段差距,不過對他來說,收益是需要的,賺大錢卻不是最重要。畢竟講得一口流利的英、法語,擁有倫敦和巴黎雙碩士學位的博恩,若有心,早有不少本領可以賺飽飽過日子。

「一開始的初衷,是想當台灣的喜劇平台,上面有各種頻道,我不用當節目主角,只想要集結各方對產出喜劇有興趣的人。」過去因留學,博恩長年受歐美脫口秀如吉米金摩(Jimmy Kimmel)、喬治‧卡林(George Carlin)等主持人薰陶,想要把大眾熱愛喜劇的風潮引入台灣,他說,「《博恩夜夜秀》只是這個目標的前奏,作為拋磚引玉,若是有更多人出來做這樣的節目,那我們收起來也沒關係,我可以退到幕後,和各種有心人結盟,打造喜劇帝國。」

偉大的理想不只是說說,從2018年年初開始,他每週四晚上都在酒吧舉辦《Open mic》,提供對單口喜劇有熱情的人一個舞台,免費報名,一次5分鐘,讓現場的觀眾反應來測試自己的功力。上場的人,從大一新生,到近40歲的大人都有,搞笑話題從同儕情誼到帶小孩皆有之。

博恩提供舞台,卻堅決不下指導棋,「如果需要指導,你永遠不可能成大器。」他觀察,有的人經過「名師訓練」,反而會從怎麼表演、怎麼寫劇本,都成為複製的二版,但是他希望每個人搞笑要有理,要找到「自己的個性」。

以他自己為例,很多人可能是講了20分鐘落落長,笑點只有4個,為了不消磨觀眾的耐性,就要精煉內容到每分鐘都有笑點。「我剛好相反,很久很久才生出一句話,要慢慢去拓展段子,我對於拉長有障礙。」博恩說,前陣子他想到「三八婦女節」為哏,覺得可以作為「這個節日是否政治不正確」的結論,由此出發繼續想,開始有了「那是不是要來慶祝八七天才節」的延伸,「但剛剛那兩句話講完也才15或20秒,我就會很努力去把一開始的想法拉長寫下去,就沒辦法去教需要精煉的人。」博恩笑言。

單口喜劇成人生志業 橋段沒預期效果最挫折

表演接地氣,是博恩另一個難題。英文流利到有如母語的他,很多的笑點,都由英文而來,寫腳本的方式也很西式,直到回台灣開始表演後,他才發現觀眾反應和歐美大不同。「我花了一段時間調整講話的方式,後來發現台灣人接受直接吐槽,間接吐槽的難有回應。」他解釋,例如我們在咖啡廳看到水杯空了,美國人只會說:「我看起來像駱駝嗎?」可是台灣人不會轉那個彎,此時就要再加上一句說「怎麼連水都沒有?」他們才能會意過來。

談到一路過關斬將的歷程,大學時代,他曾經參加「卡米地俱樂部」的單口喜劇落選,還被同學戲稱「聽得很痛苦,覺得我不好笑,拜託我不要做」。時間到了2016年,博恩在年底奪得「卡米地脫口秀爭霸戰」冠軍,2017年因著「大奶薇薇」的搞笑段子延燒臉書社群,一夕之間成為網路紅人,原本博恩只打算停留一年回台準備申請攻讀博士,卻無心插柳柳成蔭,人生大轉彎走向了單口喜劇志業。

「每一次都是週三錄影,一次錄5到6個單元,從時效性高的新聞,到愈後面時效性愈低、內容愈深入。」博恩帶著5位年輕寫手,分工完成每一集的內容,他有明確的優先次序,「新聞頭條都是當天寫的,兩個來賓對談,不會超過一個工作天,剩下都是衝專題。」節目涉獵議題很廣,例如豬瘟、妨害名譽、恐龍法官、外籍移工等硬邦邦的議題都在討論之內;名人專訪,找來黃國昌、蘇貞昌、孟耿如、阿滴、滴妹、理科太太等名人對談,點擊率也超越想像。

《博恩夜夜秀》好不好笑?引發網友正反論戰,博恩坦言做節目賠錢對於自己並不是最大的挫折,「節目沒有達到預期的成效才是」。節目播出後,他會上批踢踢實業坊(台灣BBS電子布告欄)把每一篇留言發文都看過,「謾罵的我不會管,有道理的會往心裡去。」受限於沒有不斷重拍的成本、沒有可以找很多合作對象的影響力,他不諱言,很多想做的事情,目前的確都還沒有辦法做到。

例如有的網友說知名的脫口秀主持人,都有獨到的風格,這點博恩很認同。他說,美國的康納(Conan)不怕扮演小丑、瘋瘋癲癲的;英國的詹姆斯科登(James Cordan)外型討喜,賣點是鄰家男孩;史蒂夫‧卡瑞爾(Steve Carell)會掉書袋,給觀眾一種讀書人批判世界的感覺。「鄉民說我現在沒有一個指標的個性,下一步就是要找到這個東西,但也很難。」他說。

不看讚美 拚命用喜劇分享社會不平

很認真的「做」喜劇,私底下的博恩,如同很多喜劇大師一樣,真實生活並非樂觀愛笑的人,相反的還很「憤青」。「我享受的,是看這世界不爽的點,透過喜劇演出,被觀眾認同,不是只想帶來歡笑。」更甚者,博恩說自己的個性是「一直把自己搞得愈來愈不開心,拚命寫笑話讓別人笑,這是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感覺。」

談到也有不少網友讚賞他的演出,博恩搖搖頭說「我不看讚美,讚美於我如浮雲。」他認為這是從小生長的環境使然,因為父母親要求滿高,「我把事情做好,他們也不會稱讚我,但是考第2名就會罵我,所以我很習慣看事情看壞的。」

雖然悲觀,但博恩也不因為第一季的《博恩夜夜秀》不賺錢,停下腳步,認清了喜劇在台灣還需要時間茁壯的事實。這位勇敢做大夢的男孩,繼續匍匐前進,期待更多人透過笑聲,看見他眼中的世界。

本文部分內容取材自今周刊《史丹佛生涯規畫課加強版》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