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先生飆罵動粗,我就是無法恨他…」受暴媽媽用最溫柔方式面對傷痕:相信婚姻有其價值

2020-02-25 15:16

? 人氣

面對先生突如其來暴力相向,她選擇用最溫柔的態度面對婚姻、守護家人。(取自網路)

面對先生突如其來暴力相向,她選擇用最溫柔的態度面對婚姻、守護家人。(取自網路)

這個系列的誕生非常地自發性(spontaneously),因為我自己的婚姻家庭就正在面對家暴。在漫長的面對過程中,很自然地,我相信寫作與分享,是真的能夠帶給許多女性朋友一點點溫馨的安靜的陪伴、一個微小的穩定的支持力量。

這個系列甚至沒辦法有一個很得體的起頭,或一個非常有系統的安排。因為我想妳也知道,家庭風暴往往讓我們處於混亂而唐突的情緒渦流。日常家務與職場的繁重操持,我們隱約知曉這些家暴的遠因近果,但真要非常按照順序去歸納整理,大家都明白,確實是有難度的。

在那些沒有肢體暴力的日子,先生仍處於語言暴力和情緒暴力的狀況中。我原本就認定先生應似患有嚴重的躁鬱症,透過家族排列的心理諮商,老師毫不猶豫地確認我的研判。

沒有人結婚時是以離婚為目標的、沒有婦女誕下孩子時是以拆散親子為前提的。

人人都渴求婚姻美滿、人人都盼望家庭幸福。是因為這份渴求,驅使我們一再地忍耐與堅守;是因為這份盼望,導致我們不斷地隱忍與痛苦著。直到家暴狀態失控、直到我們清楚看見暴力管教在我們兒女身上烙下心靈創傷。

我們捧著撕心裂肺的痛,一方面尋求家暴協助、社工介入,二方面急著療癒孩子、截斷家暴悲劇向下一代延伸的任何機會。什麼時候才真正輪到妳我來接受療癒呢?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就我個人而言,我始終無法以暴力回敬先生。這並不是因為我特別仁慈聖潔,而是我根本地無法認同任何形式的暴力濫用(violence abuse)。我沒有辦法在他粗口連環爆時回上任何一句話、在他展現肢體暴力時有任何的反制能力。這也導致我一心只求和平分手,夫妻恩義的修復可謂毫無機會。

另一方面,這也意味著我徹底認定先生是一名精神病患(mentally disordered person),是一名相當缺乏病識感的躁鬱症患者。我對這些偶然發生在生命中的激烈混亂,心存敬畏、心存悲憫。因此我無法去憎恨先生,「施暴者的前身絕對是受害者」這個原理我沒有半點懷疑。

每一個人都值得關懷與被愛,並生活在一個有價值的關係當中。抱持著這個信念,我相信先生、孩子們跟我,我們也正在持續發展一份特殊的生命關係與生命意義。

是因著這些對生命價值的肯定,使得我願意以最溫柔的可能性,緩慢地讓和平離婚有一天成為事實,而沒辦法以「營運績效KPI」的角度來看待這份婚姻發展。

它既非破碎不堪、亦非明顯朝世俗定義的成功家庭邁進。如果丈夫的思緒和情感已慢慢出現清晰、溫暖、和平,我就認定這份婚姻關係是有價值的。如同我看見孩子們心魂中對暴力的驚恐與傷痕已慢慢撫平、在人際互動上嶄露更多的寧靜特徵,我便感到每一天都有往健康家庭方向靠近一些些,包括孩子們出現噩夢的頻率減輕甚至停止,這些簡單的一小步,都是小婦人我生命中驕傲的一大步。

祝福妳。

作者介紹|無國界姊姊

曾經,我也渴望翱翔在那帶著理想光輝的萬里晴空。是莫可奈何、也是萬生有幸;如今我必須行走在泥濘髒污的坑疤街道。 泥濘髒汙,卻也是長出聖潔芬芳的地方……在這裡,我們有的是感光向量與溫暖陪伴。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格子(原標題:穿越家暴系列)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