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正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資深媒體人賈葭:民眾越來越蠢、不知該相信誰

2020-02-25 15:30

? 人氣

賈葭出席新新聞30周年社慶系列活動,兩岸三地新領袖論壇(資料照,陳明仁攝)

賈葭出席新新聞30周年社慶系列活動,兩岸三地新領袖論壇(資料照,陳明仁攝)

日前,騰訊旗下的自媒體平台《大家》被封號。這個曾經集中了許多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的自媒體信息平台,封號前的最後一個頭條文章是《中國正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本台記者唐家婕專訪了《大家》的創刊主編、中國資深媒體人賈葭。

唐家婕:作為騰訊《大家》的創刊主編,當你得知《大家》被封號的時候是什麼狀態?

賈葭:我其實早就有心理準備了,這是遲早的事情 (笑)。我經歷過很多次媒體被封。 2003年,我要入職《21世紀環球報導》的那一天,報紙被封了,我特別傷心。我大學讀過一本《方法》雜誌,由中國頂尖的學者談頂尖的問題 ,也被封了。

當時別人告訴我這個(騰訊《大家》封號)消息的時候,我正在做飯。我特別平靜,我吃完飯、把鍋都洗了,坐下來才開始想這個事情。因為我總覺得…...會有這麼一天的,而且她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

2012年互聯網發展 中國媒體短暫見曙光

唐家婕:騰訊《大家》2012年底成立的時候,騰訊副總裁孫忠懷說要打造一個「百家爭鳴、兼容並包」的思想盛會,當時成立的源起是什麼?

賈葭:那之前我跟長平老師在香港做《陽光時務周刊》,騰訊幾個領導來香港跟我見面,問我願不願意回北京做一個評論頻道。因為網站的原創在過去很多年都沒有做起來,騰訊又財大氣粗、長袖善舞,我就很感興趣。10月中旬我回到北京,大概用一個半月就完成產品開發跟測試,12月15日上線。先從網站做起,來年才開始以微信公眾號為重心。

唐家婕: 這也不過8年前的事,2012年中國的媒體、互聯網環境是怎麼樣的呢?

賈葭: 整體環境因為技術讓大家比較樂觀吧!你要說政治環境,正好又遇到新老交替的背景,從胡錦濤到習近平的交接那年,年底剛好是十七大。

唐家婕:你說過《大家》的原則是洞見、價值、美感,當時是怎麼找寫手?怎麼找題材的呢?

賈葭:題材我當時沒有限定。中國專業評論一直沒有做起來,騰訊《大家》當時野心很大,比方說神五、神六上天,老闆說你去找個航天教授或學者,千萬不要找媒體人。他當時特別強調專業這個詞 。我們怎麼把大眾與專家之間連結起來,既有學理論述、又有深度分析,而不是簡單停留於時事評論或流於表面情緒,我們倒是很忌諱這個,所以一開始找人不容易找。有時候專家稿子來,要花很多時間改。一開始蠻難的,但我覺得很有意義。

唐家婕:你在《大家》的時候,最受到歡迎的評論文章是哪一類呢?

賈葭: 我在的時候有個現象​像比較好玩,談中日問題的文章受歡迎。我們請在日本住了很多年的專家學者、還有兩、三個日本資深媒體人用中文寫稿,最後還結集出了一本關於日本評論的書。日本媒體人、學者寫稿特別認真、細膩,又會講情感,言之有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