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子:到日本不為旅遊,是為了更好的醫療!日本不但防疫措施兩光,德政還恐被濫用

2020-01-31 11:43

? 人氣

武漢肺炎在日本出現案例後,28日傍晚的日本電車上,還是有許多人沒戴口罩。(圖/想想論壇提供)

武漢肺炎在日本出現案例後,28日傍晚的日本電車上,還是有許多人沒戴口罩。(圖/想想論壇提供)

新型冠狀病毒蔓延全球,日本於2020年1月出現了確診病例,截至文章截稿的1月29日為止,日本的感染病例已有8起,只是相較於台灣人步步為營、全民防疫的能動性,日本卻明顯得置身事外般慢半拍,令人憂慮。

日本藥妝店中,已經開始出現口罩限購的情況。圖/想想論壇
日本藥妝店中,已經開始出現口罩限購的情況。(圖/想想論壇提供)

日本的第一起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發生在1月16日,為一名居住在神奈川縣的30世代中國籍男子,隨後於1月24日至26日出現的第二、第三、第四起確診病例,均為來自武漢市、持觀光簽證的中國籍人士。然而到了這個時候,日本人似乎還不擔憂。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7日,當筆者搭著電車去上班時,東京都最繁忙路線之一的山手線上,竟然僅有約1/3的人戴上口罩,光用目測可能不一定準,但當抵達公司時,辦公室裡的7名日本人居然只有1人戴上口罩。再深問一下,多增加2個人搭電車時有戴,等抵達公司後就拿掉了,相較之下,辦公室的台灣社員則全都穩穩戴上口罩。

日本厚生勞動省在官方網站上宣導,指出中國國內雖有人傳人病例,但日本並未出現人傳人的持續感染,民眾不需要過度擔心,和季節性流感一樣,注意咳嗽時的禮儀、多洗手;若有前往武漢或者從武漢回國的經驗,且出現咳嗽、發燒等症狀,再請戴上口罩就醫。這是官方的態度。

(圖片來源:日本厚生勞動省官方網站)
(圖片來源:日本厚生勞動省官方網站)

「現在(1月27日)都只是中國人而已吧?現在也還沒證實會人傳給人呀。」語出其中一位日本人同事。對他而言,反倒是我們台灣人太小題大作了。同樣的場景也出現在筆者朋友的公司中,日本人普遍地淡定,台灣人大多嚴正以待。這是民眾的想法。

台灣人的小心翼翼可追溯台灣在2003年時的SARS風暴,當時盡可能不進出人多的場所,處處都呼籲戴口罩、勤洗手,還有新聞上不斷更新的疫情與和平醫院封院消息,種種畫面都記憶猶新。日本在當年未受太多影響,加上這次疫情初期的確診病例皆為中國人,也讓日本人普遍較無感。

1月28日,日本內閣會議宣布將武漢肺炎列為「指定感染症」,也就是日本政府可強制患者入院治療,相關費用將以公費支出,患者身份不分年齡國籍均適用。雖然以人道考量,卻也讓人隱約擔心萬一遭到有心人士利用,反而造成財政問題。同日稍晚,日本又出現了首位本土病例,是一位居住在奈良現地60多歲日本籍男性,男性沒有去過武漢,但在1月分別有兩次載過武漢團體客的經驗,也終於喚起了更多數日本人的警覺。

但日本政府的防疫工作看起來仍很「佛系」。居住在武漢的206名日本人搭乘的專機於29日早晨抵達,他們照理為高危險群,但厚生勞動省卻以「有侵害人權疑慮、無法源依據」為由,並未實施隔離或檢查等強制手段,在機場雖大陣仗安排了一人一台救護車,卻在之後讓歸國人士出來開記者會,眼尖者還可以發現他根本沒把口罩戴好,鼻子全露在外頭了。歸國者中甚至有2名拒絕檢查,無法可管,厚生勞動省也只能表示將持續追蹤,不過人心之不安,也讓「#検査拒否」(#拒絕檢查)登上熱門關鍵字搜尋榜。

雖然越來越多日本人願意戴起口罩了,但日本的口罩百百種,功能、效用也不相同,有花粉專用,有小顏效果,還有配載蒸氣發熱效用,但如果沒注意到口罩是否有阻隔病毒飛沫(ウイルス飛沫)的功能,也是徒勞。之前在日本、台灣都很紅的時尚系口罩「PITTA MASK」,就沒有防阻的功能,不過路上還是很多人在戴。

許多日本藥妝店都出現口罩的搶購熱潮。圖/想想論壇
許多日本藥妝店都出現口罩的搶購熱潮。(圖/想想論壇提供)

許多Facebook旅日相關社團、粉絲專頁裡,都因為日本的緩步防疫感到憂愁與不安,還有日本將武漢肺炎列為指定感染症的公費「德政」,是否會變成有心人士利用的工具,故意硬闖關卡到日本就醫呢?日前日本媒體訪問到訪日的中國籍女子,對方即坦言自己帶著家人來日本旨不在旅遊,就是為了確保更妥善的醫療照顧。武漢肺炎的潛伏期長,目前還停留在呼籲宣導階段的日本,接下來該怎麼走?已成為筆者,以及身邊旅日工作者的憂慮,只能努力做全自我防疫工作,剩下的,就報以祝福了。

作者介紹|咻子

因緣際會闖入日本職場,期許能認真觀察、感受、發掘出各種日常與非日常的有趣角落。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日本想想】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日本人卻超無感?!)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